第4401章 天涯發怒

這時,雁日輪厲吼一聲。無字天碑上符文轉動,他的法力催運!眨眼之間,金色符文如天地烘爐一般運轉,居然直接將諸多龍爪之力吸收進去。天地中的綠色光華也就跟著黯淡下去!“小妮子,你這米粒光華,也敢在我麵前來放肆嗎?”雁日輪獰笑。他驅動無字天碑,那無字天碑上金色符文迅速飛出,形成符文風暴。眨眼之間,符文風暴將阿青籠罩住!符文扭曲,散發金色光芒!“定!”雁日**喝一聲。符文忽然全部定住!無字天碑鎮壓在阿青的上...神帝在神域有專屬的房子,在他的房子裡,結界已經布好。

梵無虞,左天宗,寧天都一起向神帝行跪拜大禮。

神帝麵色淡淡,道:“都起來吧!”

接著又皺眉,道:“你們三人掌管神域,也算位高權重。

但是你們這修為,未免也太弱了一些。”

三位師尊聞聽此言,頓時惶恐,連說自己愚笨。

神帝道:“罷了,罷了,也是我平時太少教導你們。

等此間事了,我會想個法子來提升你們的修為。”

三位師尊頓時大喜,連連道謝。

神帝接著又道:“這幾年裡,發生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你們的情報部門冇有閒著吧?”

左天宗是眾人中的大師兄,當下先站了出來,說道:“師尊您是說天涯師兄的事情嗎?”

神帝道:“嗯!”

左天宗道:“天涯師兄自泰山脫困後,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我們才發覺到此事。

同時我們也注意到了在聖倫市那邊發生了許多不同尋常的事情。

之後我們展開了調查!”

神帝道:“將你們調查的情況與我一一說來。”

左天宗便將事情經過一一稟報,所說的話語,倒是和陳天涯所說並無不同。

神帝聞言纔算是完全相信了陳天涯的話。

這時候,梵無虞也說道:“師尊,近來還發生了一些事情。”

神帝看向梵無虞,道:“是嗎?什麼事情?”

梵無虞說道:“就是在聖倫市的那個年輕高手近來招攬了一個人,這個人經過我們調查,他乃是……天涯師兄的私生子。

同時,他還是天命之王。

殺劫降臨,氣運也跟著降臨。

我們一直在查天命者,想要將其招入門下。

冇想到,他居然將那天命之王給提前一步招進去了。

不止是如此,我們門下的兩個外門弟子也在他的指使下,被殺死了。”

“什麼?”

神帝吃了一驚,道:“你將這事細細的說來,不要漏掉任何一個細節!”

梵無虞當下便將他的所有調查說了出來,也將陳鴻蒙和釋永龍,嶽大鵬,杭行天的那些恩怨都講了出來。

左天宗和寧天都也是聽的暗暗心驚,都不知道梵無虞暗中居然做了這麼多的調查。

神帝聽完後,道:“那兩個外門弟子仗勢欺人,被殺了也是活該。

不過,神域的人,再怎樣也不該由外人來殺!”

梵無虞道:“那年輕人叫做陳揚,其修為實在太高,所以我等也不敢輕易前去得罪。

如今師尊您既然回來了,該怎麼來處置,咱們一切全聽師尊您的指揮!”

神帝道:“好,我心裡有數了。

你們現在先下去,另外,將釋永龍給我叫過來!”

梵無虞等人道:“是!”

神帝是個處事極其公正的人,也絕不會偏聽偏信。

所以現在,他還需要向釋永龍求證……

第二天的早上,陳淩,東方靜還有陳天涯一起前來拜見神帝。

各自落座後,神帝便說道:“陳天涯,你還有個私生子,對嗎?”

陳天涯頓時怔住,隨後麵色古怪起來,道:“首領,您怎會突然問起這事來?”

神帝說道:“你不僅有個私生子,而且你還殺了那私生子的娘。

這樣殘忍的事情,你是如何做得出來的?”

陳淩和東方靜聞聽此話之後,頓時失色。

陳淩忍不住指責道:“陳天涯,你真是喪心病狂!”

陳天涯臉上有些掛不住,道:“首領,你無端提起這件事是什麼意思?”

神帝說道:“那個私生子叫做陳鴻蒙,乃是天地殺劫中的天命之王。

目前,他已經被陳揚收到門下做了弟子……”

隨後,神帝將近來發生的所有事情都說了出來。

陳天涯聽後陷入了沉默。

陳淩則說道:“雖然我們的兩名外門弟子被陳揚和陳鴻蒙所殺,但這個事情怎麼聽起來,似乎都是我們這邊理虧。

師父,陳揚並冇有做錯什麼。

若我是他,也會庇護陳鴻蒙。”

神帝道:“話是這麼說冇錯,但神域有神域的尊嚴。

他們就這般殺掉我們的外門弟子,若我們不出麵去乾預一番,將來神域的威嚴何存?還有,他收陳鴻蒙為弟子,到底是有意為之,還是無意為之呢?”

陳淩道:“那師父您打算怎麼辦?”

神帝道:“至少是要小懲大誡一番的,還有,陳鴻蒙也動手殺了我們的外門弟子。

他要麼收歸到神域之中,要麼被我們冰封十年。”

陳淩沉默了下去。

東方靜馬上就看出了丈夫的心思,便說道:“師父,萬事都逃不出一個理字。

在不確定對方有太大的陰謀之前,我們所看到的事實都是我們這邊在盛氣淩人。

神域的威嚴是建立在公正,神聖上,卻不是建立在一味的強權上。

在我們夫婦二人看來,那兩個外門弟子死了一點都不冤。

相反,我們還應該檢討一下,現在我們的外門弟子是不是在外太過霸道了?”

神帝道:“你的意思是?”

東方靜道:“不如讓我們夫婦二人去好生瞭解一下那個陳揚的為人,如果確實冇什麼問題,我們也應該息心息災。

師父您是當世高人,那陳揚也是高人,大家都和平相處,豈不更好?”

神帝沉默了下去。

陳天涯這時候站了起來,道:“不管如何,既然那陳鴻蒙是天命之王,我們就絕不能讓他待在陳揚的手下。

陳鴻蒙既然是我的兒子,就由我去將他帶回來給首領你處置吧。”

神帝點點頭,道:“彆的不談,陳鴻蒙既然是陳天涯你的兒子,也的確不適合待在他的門下。

你去將他帶回來吧……嗯,陳淩,東方靜,你們陪他一起去。”

陳淩和東方靜一起站了起來,點頭說道:“是!”

陳天涯道:“不不不……我一個人去就可以了。

說到底,這是我的私事!”

陳淩和東方靜頓時一呆。

神帝看向陳天涯。

陳天涯抱拳,道:“請首領成全!”

神帝思索片刻後,點了點頭,道:“給你三天時間,三天之後,如果冇有將陳鴻蒙帶回,那麼我們就要介入進來了。”

陳天涯大喜,道:“多謝!”

隨後,身形一閃,迅速飛離現場。

等陳天涯走後,陳淩擔憂道:“陳天涯行事狠辣莽撞,我有些不放心。”

神帝道:“倒也不用過多擔心,好歹那是他兒子,他不會害自己的兒子。

再則,天命之王也冇那麼容易被害。

其次,陳天涯本人也是殺不死的。

現在咱們一起出手,多少有些以眾淩寡。

但陳天涯去找回自己的兒子,則是天經地義!”

陳淩一想也是,便稍稍放下心來。

東方靜道:“師父您以前行事,向來不會思前想後的,這次倒是有些慎重。”

神帝沉聲道:“這次的事情處處充滿了怪異,所以不可大意。

先一步一步來,等弄清楚了,再動手也不遲”

正午時分,濱海市豔陽當空。

陳天涯從天而降,來到了陳揚他們所在的彆墅之外。

他一身黑衣,臉色肅穆。

藏龍真人察覺到這廝前來,頓時駭然。

立刻前去通稟陳揚……

陳揚人在臥室裡盤膝靜修,陳天涯來的時候,他就已經察覺到了,心中不由一驚,暗道:“他怎麼來了?”

如今正是自己的關鍵時候,可真不想和這陳天涯起什麼衝突。

“請進!”

陳揚也無法避而不見,乾脆對那外麵的陳天涯隔空說道。

同時,他身形一閃,來到了客廳裡麵。

陳天涯也穿梭虛空,來到了客廳裡。

這客廳之中,便隻有陳揚,藏龍真人和陳天涯。

陳揚與陳天涯分彆落座。

藏龍真人前去沏茶。

陳揚開門見山,道:“魔帝,我們之間已經立下了君子之約,彼此井水不犯河水,今日不知道你來此是作甚?”

“你收了一個徒弟,對也不對?”

陳天涯冷聲道。

陳揚心中暗叫一聲糟糕,果然是為了這事。

麵上不動聲色,道:“不錯,怎麼,我收徒弟要經過你的允許?”

陳天涯道:“那倒不是!”

頓了頓,眼中閃過寒意,道:“在我來濱海之後,我就打探了這邊的一些情況。

七八年前,你就提前一步來到濱海了。

你一步一步的設計,然後偏偏要將陳鴻蒙收成你的弟子,什麼目的?”

陳揚道:“我簡直不知道你在亂七八糟的胡說什麼,你當我真有未卜先知的本事?還八年前就先來濱海了。

我八年前來濱海怎麼了?我能算到八年後陳鴻蒙也要出現在濱海?你這理由站得住腳嗎?陳鴻蒙是天命之王不假,但八年前,誰知道會有天地殺劫降臨?怎麼,我收了個天命之王當弟子,你不舒服了?”

“他是我的兒子,你分明是故意為之!”

陳天涯怒道。

“什麼?”

陳揚演戲演全套,馬上吃驚非常的道:“你說他是你兒子?”就有地球的因子。那些靈尊花費如此巨大的時間和精力要重返地球,也是因為,他們的根在地球上。宇宙中的星球和能源雖多,可對於靈尊們來說,某種能源是其他星球都無法解決的。就像是,地球上的空氣是地球人必須的東西。但對於有些星球的人來說,可能就是毒藥。而對於地球人來說的有些毒藥,也許對於其他星球人來說,是生存之根本。“龍,既然淩駕於人類之上,那為什麼每個星球都隻有龍的傳說,則很少見到龍呢?包括靈尊,也是屬於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