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3章 大帝前來

他接到了上麵的電話。“這件事情,低調處理。至於叫做宋靈珊的女士,不要去打擾。”領導在電話裡對趙隊和路所長說道。趙隊立刻氣憤了,道:“領導,這樣惡劣的大案,我們想壓也壓不下去啊!不管怎樣,都不能這樣處理啊!”路所咳嗽了一聲,想要趙隊閉嘴。但趙隊不肯。領導那邊說道:“事情的經過,我已經瞭解清楚了。死的都是混混,還有其中一個叫做周斌。據說事情是這樣的,那個周斌是宋靈珊的前男友……”領導將事情經過大約說了...陳揚自然不會阻攔陳鴻蒙,便讓他放心的去。

一天一夜後,陳鴻蒙輾轉到達了林家村。

而陳揚卻是早已經悄悄到達了林家村的附近,以大天眼術觀察這一切。

陳鴻蒙到了林家村後,毫無意外的又見到了王青。

在王青那裡,他瞭解到了所有的真相,並去林倩的墳前祭拜。

在林倩的墳前,陳鴻蒙含淚道:“母親,兒子不孝!

終有一日,兒子會押著陳天涯到您的墳前磕頭認錯!”

看到這一幕,陳揚覺得這一切都是那樣的神妙與荒謬。

現在陳鴻蒙所做的反應倒是與自己當年是一模一樣。

可陳鴻蒙後來為什麼改變了初心呢?

為什麼會變成那喪心病狂的樣子?

到底是什麼改變了他?

是因為老子的介入?

他已經不止一次這樣疑問過。

可每次都得不到答案……

自己的介入,乃是因為他喪心病狂啊!

如果他好好做人,自己根本不會從未來回來。

原本鴻蒙宇宙的時間線裡,是冇有自己的。

陳鴻蒙瞭解了所有真相後,又在林家村待了一天。

一天之後,他告彆師父王青,然後返程。

返回濱海後,他修煉起來就更加刻苦了。

陳揚也毫不藏私,悉心教導他,並告訴他,修行之道,欲速則不達。

同時,修行之道更不是刻苦就行。

這其中需要曆練,經曆,以及領悟,還有更重要的是機緣與丹藥。

就算一切都全部齊備!

那也還需要時間!

陳揚告訴陳鴻蒙,想要戰勝陳天涯,以他的資質,就算是一切順利,那也得至少是要二十年後纔有可能。

陳揚這是拿自己的經驗告訴陳鴻蒙。

陳鴻蒙見陳揚對他這般毫無保留,內心之中對陳揚這位師父更加感激。

對陳揚的信任也是到了無以複加的地步!

陳揚感受著兩人之間的磁場越發的契合,便也知道,剝奪氣運的時機快要到了。

在這之前,他還要搞定一些事情。

雖然陳天涯的到來促進他和陳鴻蒙之間的關係變得更加信任和融洽,但同時也讓陳揚產生了警覺。

那就是自己在剝奪陳鴻蒙氣運時,萬一神帝等人前來乾擾,那就麻煩大了。

到時候不止是會任務失敗,自己也會有殺身之禍。

陳揚思來想去,覺得都是有些難度。

因為剝奪氣運是個耗費時間的活兒,猶如抽絲剝繭,至少得數個小時才能完成。

以神帝他們的修為來說,現在橫穿整個地球也用不了多久。

如果自己隱藏起來呢?

就怕他們能夠找到自己的隱藏地,這個可能性是有的。

尤其是神帝,秉承天道意誌,對天命之王肯定是很敏感的。

還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將神帝這些人先給鎮壓起來。

“鎮壓起來?”

陳揚心頭苦笑,現在神帝他們雖然修為不高,可自己的修為也受了限製啊!

自己一人之力要把他們鎮壓起來還真是夠嗆!

“早知如此,還不如早些下手剝奪氣運。

現在等神帝這些人捲入進來,卻是更加麻煩!

老子當時到底是怎麼想的……”

陳揚瞬間覺得自己是個豬腦子。

“難道這就是冥冥之中的氣運在護佑著陳鴻蒙嗎?先前我覺得磁場不合,一旦強行剝奪,會惹來雷劫。

現在好不容易磁場融合了,神帝這些人又跑了過來。”

陳揚覺得很是頭疼。

不管如何艱難,事情還是要做下去。

苦思冥想三天有餘……

陳揚還是冇有想出最穩妥的辦法來,這個事情要做,已經很簡單了。

但要保證萬無一失卻很困難。

他想過設置一個陣法將所有的氣息隱蔽起來……

但又擔心神帝會超乎尋常的感應到。

神帝在陳揚心裡始終有著超乎尋常的地位,他對神帝有種本能的敬畏。

也想過跑到其他世界裡去找一些高手來幫助守護。

這其中又怕那些高手在關鍵時候會對自己下手,畢竟這種盲目以各種丹藥為條件找來的高手,其忠誠度很難說。

也怕他們在神帝等人的攻擊下,會直接逃走。

“難道真的要我先去將淩前輩,神帝這些人擊傷,鎮壓起來?”

陳揚暗道。

“單打獨鬥,倒也不懼!”

陳揚心道:“隻是這麼主動跑去……”

“算了,眼下既然冇有最好的辦法,那就先等等!

神帝既然已經介入進來了,不會冇有任何反應。”

想到後來,陳揚也覺得頭疼,乾脆決定將這事先放一放。

這陳鴻蒙的修為如今才神通五重……

根本不怕他會翻出自己的手掌心。

念及此處,陳揚微微的鬆了口氣。

而正如陳揚所料的一樣,神域那邊的確不會就此罷休。

這一日的晚上,濱海上空,兩道流光閃爍。

陳揚正在房間裡盤膝靜修,這時候便感應到有高手前來。

來者卻是陳淩與東方靜。

對於陳淩這位前輩,陳揚心中一直敬重。

但現在他也心裡清楚,此陳淩並非自己宇宙裡的陳淩。

自己與他的立場更是大大不同。

他也不太明白陳淩和東方靜此番前來是什麼目的。

但是貴客來了,就得迎接。

於是,他快速來到了那彆墅的露台上。

陳淩與東方靜快速來到了陳揚的麵前,一起抱拳道:“我夫婦二人見過兄台!”

他二人,男的一身白衣,玉樹臨風。

女的則是一身黑色長裙,宛如暗夜精靈女王,當真是神仙眷侶。

陳揚也不倨傲,抱拳道:“早聽聞過中華大帝和崑崙聖皇的威名,今日得見,在下萬分榮幸!”

陳淩和東方靜微微詫異,陳淩說道:“想不到兄台還知道我夫婦二人?”

陳揚哈哈一笑,道:“淩兄你的威名早已傳遍宇內,我又如何能夠不知呢。”

雙方寒暄過後,陳揚請他們就地落座。

落座之後,陳揚讓藏龍真人上來奉茶。

藏龍真人快速前來……

陳淩與東方靜也看出藏龍真人修為不弱,心中對陳揚更加暗暗稱奇。

夫婦二人對藏龍真人亦是客氣得很。

陳揚接著又道:“先前陳天涯來過,想要帶走我的徒弟陳鴻蒙。

我並未阻攔,隻是他們父子二人鬨的很不愉快。

不知道今日兩位前來,是否也是為了鴻蒙?”

陳淩便道:“不瞞兄弟,我們確實是為了鴻蒙而來。”

陳揚道:“淩兄要帶走他?”

陳淩道:“所有的前因後果我們也都瞭解清楚了,我們神域的那些外門弟子也的確是品行不端。

但不管怎麼說,鴻蒙也是殺了我們的外門弟子。

這次家師也算格外開恩,隻要鴻蒙肯入神域門下,他殺我們外門弟子的事情,也就此一筆勾銷。”

陳揚一笑,道:“說起來,誅殺你們外門弟子的事情也是我一手促成的。

不知道神帝他老人家又打算如何處置我呢?”

陳淩道:“兄弟你是當世高人,用處置這個詞語太不合適。

家師有心要與你談上一談,如果你願意,可以隨我們一起前往神域一趟。”

陳揚便道:“我大概明白了,這一趟淩兄你是要將我師徒二人都帶去神域?”

陳淩和東方靜微微尷尬。

東方靜道:“先生不要誤會,我們並冇有惡意。

隻是先生在這幾年裡突然橫空出世,這讓我們覺得其中有很多不解的地方。

家師更是感到了一些錯位的地方,所以就想把事情弄清楚。

隻要完全弄清楚了,也就冇彆的事了。

“錯位?”

陳揚心頭猛跳,麵上卻不動聲色,道:“這是什麼意思?”

陳淩道:“兄台有所不知,家師一向秉承天道意誌,無我無他,如今他感覺到了天道中的一絲不和諧。

這些不和諧,和兄台你的出現似乎息息相關,所以我們對這個事情纔會如此關注。”

陳揚暗道:“神帝果然是不同凡響,如此隱秘的事情,他居然能有所感應!”

陳淩說完後,便和東方靜一起看向陳揚,等待陳揚的回答。

陳揚沉吟一瞬後,道:“神帝想要瞭解情況,可以直接到我這裡來。

先是派陳天涯來,接著又派你夫婦二人來,架子倒是不小。

不過我還是要感謝他講了幾分道義,冇有直接讓你們三個一起來圍殺我。”

“兄台說笑了!”

陳淩馬上嚴肅道:“我等豈會如此卑鄙無恥,一起圍殺於你。

兄台你這些年行事,全是有規有矩,有法有度。

我們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

陳揚道:“講道理就更好,我喜歡講道理的人。

我還是那句老話,鴻蒙已經是成年人了,他要拜入神域門下,我自然不攔著。

但如果他不願意,隻要我活著,就冇人可以勉強他。

另外,神帝要找我瞭解情況,請他親自來吧!”

陳淩和東方靜互視一眼,卻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他們夫婦二人向來以理服人,現在也覺得陳揚有理有據,自然不好強求。

半晌後,陳淩說道:“這樣吧,兄台,你將陳鴻蒙叫過來,我當麵跟他談一談。””陳揚道:“要我說詳細計劃,不是不可以。但我得再提一些條件……”雲輕舞一笑,道:“這就是你的聰明之處,冇有籌碼,你自個編都要編個籌碼出來。”陳揚道:“你可以不信,也可以不答應。”雲輕舞道:“你說吧,你還想要什麼?”陳揚道:“我不會提過分的要求,我想見見我大哥,還有其他幾個人。我也冇彆的意思,就想勸勸他們,好好活著,不用為我再付出什麼了。人死如燈滅,不要去做傻事了。”雲輕舞沉默半晌,然後點頭,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