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冥界

堯打了個小哆嗦。都給明何看笑了,吐出了兩個字的評價:“可愛。”就在四個人在寒風裏等了十來分鐘的時候,終於一輛商務車停在了四個人麵前,從駕駛座上走下來一位看著十分年輕,但是穿著一件大黑貂,脖子上還隱隱約約露著一絲金光閃閃的大金鏈子的年輕男人。男人下車一臉熱情:“哎呦,久等了,久等了。這晚了一會,見諒見諒。”然後連忙幫幾個人搬行李。擱在平時張景堯也是不會做甩手掌櫃,但是這會他實在沒有勇氣撒開明何的手。...(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87章 冥界

管理處知道明何出事的人也不多, 現在管理處已經是個能正常運轉的機構了,其實明何在或不在,沒有什麽太大的區別。

明何好像是出差或休假回來一樣, 引起的波動?, 還有沒那輛車來的大。

徐源看見張景堯和明何進門調侃道:“喲, 長發美人捨得剪頭發了。”

怎麽說呢, 就感覺有點羞恥。

楊思川正好今天也來了管理處,並且意外的沒有遲到。

於是四個人坐在沙發旁邊, 明何和張景堯聽著倆人給他們彙報他們去妖界之前的案子的進度。

楊思川先?開口:“你們去妖界是為了疾風快遞公司的事情, 一個月之前他們那邊已經整頓好了, 一直沒有送到的快遞尋回?來的已經全部送到並支付了延期賠償, 找不到快遞也都進行?了賠償,投訴的謝哥*也都讓人做了反饋,基本?都已經解決了。”

“長槍瀝炎我們本?想等巡展結束送回?原博物館之後?調出來進行?監管的,但是我們去調……發現它好像又丟了……”

張景堯有點在意:“怎麽說?”

楊思川:“去的時候,發現變成?了一杆正常的槍,質感外觀一摸一樣, 但是裏麵沒有槍靈。”

張景堯:“是槍靈不見了?”

楊思川一邊搖頭一邊說:“不是,是被調換了。現在博物館那杆槍, 不是原來那一杆。”

張景堯看著明何, 思索著這件事是不是幕後?那個人幹的, 但是按照他們的推算, 瀝炎應該算是一個失敗品才對啊。

楊思川:“後?續我們還在調查, 不過,進展很慢, 這中間時間有些久,又有長途的移動?, 不知道是從什麽時候被換掉的。”

明何:“問過下麵麽?搜過魂麽?”

楊思川:“搜過,查不到蹤跡。”

張景堯轉著手裏的筆:“確實是又丟了……”

徐源又接過話說:“我這邊還有一個發現。”

然後?遞給了他們一本?資料,裏麵有些用熒光筆畫出來的重點地方,明何翻完隨手遞給了張景堯。

張景堯看完身子都坐直了。

張景堯:“這上麵的資訊真實可靠麽?”

徐源:“大部分?是根據考古內容研究發現的,並且我們找到了那個時間點附近在人間活動?過的妖核實過,有些細節可能記不太清楚了,但是大體內容是沒有什麽問題的,可以保證真實性。”

“通過調查,我們發現許建業現在所在的那個福文門,和瀝炎說的國師所在的正一道門,就是同?一個教派,再向上溯源可能時間還要更久,最初是有一個道人被仙人選中,作為代行?人在人間活動?。最開始主要是些行?騙的記載。”

“不過後?來有一時期發展確實不錯,並且開宗立派了,他們歷代掌門人一直是供奉的那位仙人的代行?者。”

“瀝炎的師兄,就是那個會縛魂之術和命人建摘星樓那個,就是仙人的代行?人。”

張景堯琢磨著:“仙人……”

徐源卻說:“其實未必是仙界的人,那時候對於仙妖區分?未必明確,也有可能是妖獸。”

明何和張景堯倆人對視一眼,心?照不宣的覺得,可能就是仙界的。

徐源繼續說:“後?來正一道門發展的很低調,期間還換過名字和道場,但是多數是攀附上了權貴或是富賈。福文門這個名字,也改了有許多年頭了。”

“許建業身邊有幾個不同?産業的朋友,也都是在這裏認識的,明麵上都是正經公司,但是涉及很多像是販D、走私、傳銷、人口買賣這些黑灰色産業,許建業專案雖然是房地産開發,但是他家?祖上發家?的時候,也不光彩,也不過是他接手之後?逐漸洗白的。

“他們之間有一個共同?的特點。”

張景堯想了一下:“都會莫名其妙的死?人……”

徐源:“沒錯。”

徐源把?那份資料翻到最後?一頁,有這一個資料分?析的圖表:“而且我發現,每逢亂世,這個教派就會很低調,有詳細記載的大部分?都是太平盛世,治安越是規範管理越是有條理的年代,他們的身影就越是活躍。”

張景堯:“他們的目的……就是為了殺人?”

徐源:“可能主要是為了讓死?人合理化,好像是在規避什麽……”

張景堯:“管理處才成?立不到三十年,首先?排除管理處。”

楊思川:“之前調查的時候發現,這些丟失的魂魄,在冥界的記錄中都是被抹掉了的,他們在冥界有臥底,所以排除冥界。”

明何聽他們在那一頓分?析,淡淡的說:“不能單純的是為了不被我發現麽。”

張景堯、徐源、楊思川:“……”

領導不愧是領導,一句話直擊痛點。

明何淡定的舉起前麵的杯子喝了口茶,可能因為溫度比較高?,所以感覺他不太喜歡。

徐源繼續說:“我們已經派人協助有關部門開始展開調查,已經逐漸破壞他們的組織網,按照法辦了,並且通知了各個分?部對轄區所有小區道路進行?逐一檢查,看還有沒有這種類似的陣法。吉祥小區的縛靈陣也已經破解並改建了。”

一旦被發現,警惕起來的話,起碼短期內,福文門不會死?灰複燃了。

徐源:“但是我去見過已經落網的代行?天師,他們好像都很淡定的樣子,那些商人落網之前還會擔心?一下是不是會引起他們的懷疑失去他們的信任,但是一旦確定落網,都淡定了起來,問什麽也不回?答,像是被□□洗腦一樣。”

張景堯糾正他:“什麽叫像被□□洗腦……福文門一點也不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本?來就是□□!他們就是被□□洗腦了!”

徐源覺得也對。

其他的都是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了,明何和張景堯也就沒再多關注,後?來徐源和楊思川有事就走了。

等倆人都走了之後?張景堯問明何:“你有什麽想法?”

明何思考了一下:“先?去趟下麵吧。”

張景堯:“啊?”

張景堯帶著他去了行?政樓,以前都是上樓,這次卻是直接下樓了。

出了電梯之後?牆上像是賣門的展示樣品一樣,有一排一摸一樣的門,門上都是密碼鎖。

明何開了第一扇門,門開之後?,裏麵是一處像妖界一樣的結界。

張景堯這才反應過來:“你說的去下麵……是去冥界啊?”

明何:“不然呢……”

說完就要拉著張景堯進去。

張景堯勒住了明何:“等等!等等!我做個心?理建設!”

張景堯作為社會主義接班人,二十六年間雖然從來沒有遇見過惡鬼,但是,恐怖電影他看了不少?啊!而且作為民俗學的學生,各種傳說故事看的太多了!故事裏麵的惡鬼都兇狠殘暴!

以前不害怕是因為他覺得世上沒有鬼,那是假的,但是現在,他不光知道世上真的有鬼!而且還馬上就要看見真的了啊!

進鬼屋的時候氛圍一烘托他都會害怕,別說直接去冥界了。

明何安慰他:“沒事,不用怕,跟你想的不一樣。”

張景堯:“真的?”

明何:“嗯,真的,你絕對會喜歡。”

張景堯看著明何這麽篤定的樣子,最後?鼓起勇氣像是進鬼屋一樣閉著眼睛靠在明何身上,跟著他走進了門裏。”

張景堯邁步過來之後?閉著眼睛問:“到……到了麽……”

明何:“到了,你睜開眼睛看看。”

張景堯先?是睜開一隻眼睛的一條縫,看到了一絲藍色的光暈,然後?慢慢睜開了一隻眼,看見此處的場景之後?,張景堯將?眼睛全部睜開了。

怎麽說呢……

眼前的場景很魔幻啊……

他現在站在一個圓形的臺子上,旁邊立著一個光屏,光屏上現在顯示的是‘歡迎回?來’四個大字。

腳底下的圓臺有符文在裏麵流轉,泛著藍光,圓臺是白色的,上麵泛著金屬的光澤,這個白藍的配色……跟他電競房簡直異曲同?工,充滿了未來科技感。

明何看他驚呆了的臉色帶著他幾步走下圓臺:“我就說,你會喜歡的。”

走下了他那處圓臺,兩個人來到了一處廣場上,廣場正中央立了一處加大號的的傳送臺,正有人密密麻麻的往外走。

空中飄著四個“請勿停留”的大字。

幾乎每個人麵前都亮著一小塊泛著藍光的光屏。

張景堯問:“他們麵前的是鬼火麽?”

明何被他這個想法逗笑了:“當然不是。”

然後?揮手倆人麵前也出現了一塊光屏,隻不過是金色的。

明何給他介紹道:“是係統。”

張景堯聽完驚呆了:“不是?什麽設定?”

明何對他這麽吃驚很不理解:“你不是見過麽?”

張景堯回?想一下,確實是在明何和黑白無常身上都見到過,就是他麵前這個金色光屏,但是張景堯以為那是像手機或者電腦一樣的辦公用的係統,可是廣場上每個人……哦不是,每個鬼都有誒!

明何:“這裏是黃泉路的起點,也就是鬼門關。每個死?後?的靈魂來到這裏,都會自動?檢測繫結係統,係統會給他們進行?新?手指導和指引,這樣,可以省去很多的鬼力。現在係統的初始設定都是藍色的,公職人員的是金色的,後?期都可以改,像手機一樣很方便?。”

這樣就不難理解為什麽他們一個個全都聚精會神的在看眼前的光屏了。

原來是在看新?手指導啊。

張景堯還看見有幾個離得近的,螢幕上突然出現四個大字‘請勿停留’。

然後?站著的鬼就會開始走動?起來。

冥河給他解釋:“鬼門關每天鬼流量巨大,全部擁擠在這裏會造成?鬼流超標。”

張景堯:“那個傳送臺好大啊!跟咱們那個有什麽區別?”

明何:“那個隻進不出,是單向結界。咱們剛剛那個,可進可出,是雙向結界,你可以理解為——員工通道。”

張景堯恍然大悟。

倆人順著往前走,鬼流開始排隊,前麵是一個個隔開的閘機口,天上飄著三個血紅的大字“鬼、門、關。”

因為閘機口很多,驗證也很快,所以並沒有造成?什麽擁堵,隻是前進的速度偏慢了一些。

明何帶著他從單獨的入口激進來了:“這裏是進行?身份驗證的,一般來到這裏的鬼都是死?後?過了頭七的,上麵的親人家?人朋友給他們燒的東西,都會寄存在供養閣,過了閘機口,就算是和供養閣認證繫結了,上麵捎給他的東西,也都可以隨意取用了。”

張景堯忍不住發自真心?的感嘆:“哇!好高?級!”

閘機口邊有來回?巡邏的穿著黑紅配色古裝帶著高?高?的帽子手裏拿著鎖鏈的陰差正在來回?巡邏。

張景堯:“為什麽冥界都進化成?這樣了,陰差還是穿著一身古裝?”

明何:“原來穿西裝的,後?來這裏鬼流量太大了,陰差總是被淹沒在鬼流裏,總有鬼以為來到冥界就可以肆無忌憚無人監管,所以又改回?了古製服,這樣比較顯眼,而且有威懾力。你不覺得他們看上去很兇嗎。”

張景堯一邊點頭一邊直呼專業。

過了閘機之後?就從白藍的配色變成?了黑紅的配色。

路邊一個很大的閣樓式建築,雖然是飛簷翹角的設計,但是立柱和簷下都在範著紅光,立柱正麵沒有門窗,直接就可以走進去,張景堯往裏看了看,裏麵有兩層樓,分?左右兩邊,左邊全是一臺一臺的自助機器,右邊則是鬼工視窗。

中間有很多穿著黃色製服,踩著高?跟鞋的鬼來往其中為其他辦業務的鬼提供幫助。

樓上麵非常大的“天地銀行?”四個血紅的大字。

張景堯問明何:“這裏的工作人員怎麽不穿古裝了?”

明何:“因為天地銀行?辦的主要是借貸的業務。算是服務業吧,態度要讓鬼感覺親和一些。”

張景堯:“啊!銀行?不是金錢交易的地方麽。”

明何:“冥界不流通現金,全部虛擬支付,上麵燒下來的所有物品全部由?供養閣保留轉交,所有交易都可以通過係統進行?,所以天地銀行?沒有存取款的業務。”

張景堯:“那借貸指的是?”

明何:“如果是橫死?,死?了但是還未被別人發現就來到冥界的話,可以用自己的功德,下輩子的運氣或者是自己的能力之類的,所有東西來進行?抵押貸款。”

張景堯:“那在陰間不要錢行?不行??死?都死?了還要為錢發愁?”

明何:“按理說是可以的,但是後?麵到酆都之前會經過惡狗嶺、金雞山和惡鬼存沒有鬼差引路,普通人九死?一生。現在可以說基本?上十死?無生。”

張景堯:“為什麽?”

明何:“因為現在基本?上沒有鬼自己過,他們餓得狠了,見到鬼魂,就越發兇了。”

張景堯:“那這也太不人道了吧!這不是必死?開局!”

明何:“所以有了天地銀行?開設了借貸業務。第一次的抵押不收取利息,隻要能攢夠本?金在轉世投胎之前還上,就可以。”

張景堯:“聽上去還挺人性化……鬼性化的。果然存在即合理。”

明何牽著張景堯慢慢的順著黃泉路往前走,不知不覺就走到了一處空曠的平臺上,這處平臺就是這個山的盡頭了。

這個平臺很大,可以裝下很多的鬼。

這裏像是集散中心?一樣,山體邊分?成?了三個區域。

分?別有寫著:‘纜車售票處’、‘列車售票處‘、‘飛車售票處’。離得比較遠的山口旁還有‘步行?通道’的指示牌。

明何盡職盡責的給張景堯介紹:“這裏就是望鄉臺。”說完指了指山外側:“向那邊望過去可以最後?再看一眼人間最想唸的地方。這裏停留的鬼還挺多的。”

然後?明何帶著他朝著人最少?的‘飛車售票處’走了過去。

說是售票處,實際上就是閘機口,驗證通過之後?就直接可以上交通工具了。

明何:“從這裏就可以用到錢了。纜車可以從上麵觀景,列車速度快,這兩個算是公共交通工具價格差不多,飛車就像是打車一樣,舒適度高?,但是價格是前麵兩個的十倍。也可以走路,但是走路要走一整天,走路也可以買陰差牌牌,陰差牌牌最便?宜,但是要跟上隊伍。一個陰差最多一趟帶五百個鬼,離得太遠也很危險,尤其是最後?的惡**,很容易被迷惑。”

“所以這裏的交通工具一般係統都推薦乘坐,不過組此部分?人間信仰崩塌之後?,很多地方不讓明火祭奠之後?,年紀大點自然死?亡的人係統也會提醒他們酌情分?配財産。畢竟投胎等待年限也很長。英年早逝的,普遍過得都會好一些,子女對父母總是沒有父母對子女的思念來的長久。”

張景堯跟著明何坐進了‘飛車’裏,說是飛車,實際上是紡錘造型,可能是為了減少?風阻吧。四周都是透明的,張景堯能看見不遠處像是集裝箱一樣吊在空中緩慢運動?的纜車車廂,也能看見在旁邊像是高?鐵一樣沿著軌道前進速度很快的列車。還有整合?一團一團在地上慢慢挪動?的人群。

張景堯看著這3D的效果,還是覺得很魔幻。

明何竟然還說:“這還沒進城呢。後?麵還有更帶勁的。”

直到十來分?鐘之後?,張景堯和明何倆人站在寫了‘酆都’兩個字的閘機口前麵的時候。

張景堯徹底傻眼了。

整個城市不算很亮,是泛著月光的冷白色。

中間一棟最高?的大樓,四周還立著十棟高?樓,每棟建築之間都有橋梁銜接著,高?樓建築也並不符合建築學原理,每一塊造型建築區域都不一樣,可能一層是中式,一層是歐式,一層是蒸汽朋克,下一層就是未來科技。

最中間那棟最高?的樓尤為奇形怪狀。

其他建築都比較低矮,沒有超過這十一棟建築一半高?的。造型風格也是各異,特別像玩遊戲的時候把?各種不同?畫風的建築都堆到了一個城市裏。

十一棟高?樓外麵雲霧繚繞,有的冒著黑煙,有的冒著白煙,感覺格外的詭異。

明何指著那些煙說:“你看,人總說,打工的時候怨氣比鬼都大,其實不是的。打工鬼的怨氣更大!都凝成?實質了。”

張景堯:“哈?你說……這是怨氣?”

明何:“嗯。真·怨氣沖天。”

路邊有一家?叫Ms.M的咖啡館。

明何帶著他進去點了一杯咖啡。

咖啡廳看著還挺正常的,甚至連佈景都充滿了現實的味道。

可能是靠近城門的關係,這裏人不多,過不了一會,一個看上去也就十來歲的小姑娘給兩個人端來了兩杯咖啡。

張景堯低頭一看,上麵的拉花竟然是一個‘奠’字,很好……很陰間……快樂~心想事成~”看見張景堯邱池和邱彩雲已經從沙發上站起來迎接了,薑丞天看見他們倆站起來了纔看見張景堯,也跟著站起來了。張星禹看著三個人恭恭敬敬的樣子,不禁開始懷疑,他哥在外人麵前到底什麽形象?怎麽一個個畢恭畢敬的。張景堯抱著邱子涵走到沙發上坐下:“都坐啊,站著幹嘛。”聽到張景堯的話邱池和邱彩雲才又坐下。張景堯問邱子涵:“你要過來怎麽沒給哥哥提前發資訊啊?”邱子涵說:“本來是跟爸爸來工作的!小天哥...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