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孟婆咖啡廳

之強悍,以前一直覺得是來了四個普通的同事,完全沒想到明何竟然就是他們管理處大名鼎鼎的處長!不由在內心開始膜拜大佬:“一直聽說老大很親民,原來是這麽個親民的嗎。”然後就看到了大佬和跟他一起來的同事開始打情罵俏……張景堯在總部看到過幾次明何與妖定契約,已經習慣了,所以沒什麽感覺,現在正湊在明何身邊給他吐槽:“哎,衣服都濕了。”明何則是回頭看了看,隨手給他烘幹了。張景堯吐槽他:“不是不能在人間使用法力嗎...(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88章 孟婆咖啡廳

張景堯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嗯……還挺好?喝。

然後看著問明何:“死了也需要吃東西麽?下?麵哪來的咖啡啊?”

明何:“這不是咖啡,是孟婆嘗遍了陰間的各種植物之後從裏麵挑選了一種口味和咖啡比較像的,自己研究出來的。”

張景堯一口咖啡噴了出來:“誰?孟什?麽……什?麽婆???”

明何:“孟婆啊, 沒錯, 就是你知道的那個。”

張景堯看著杯子上的Ms.M, 所以這個M是夢婆的意思啊……然後立刻放下?手?裏的咖啡:“那這你還給我喝?我要?什?麽都?忘了怎麽辦啊!”

明何若無其事的拿起自己的咖啡:“沒事的, 這又不是孟婆湯。”

張景堯:“什?麽區別?”

明何:“孟婆湯八淚為引,喝的是湯, 嘗的是酸澀, 品的是人生百味。”

然後又舉起手?裏的杯子:“這不過就是普通的飲料, 甚至連咖提神醒腦的功效都?沒有, 喝的就是個安慰。再說了咖啡哪有生活苦啊。”

張景堯嘖嘖了兩聲,你瞅瞅這人間都?把?鬼逼成什?麽樣了,好?好?一個鬼,在人間呆了二十多年說話都?充滿了哲學內味。

明何又說:“不過做人最難舍的,也是這些人生百味,總有些放不下?的人、事、物?。所以也總有些不願意喝孟婆湯的。”

張景堯:“那不願意喝的怎麽辦?”

明何:“灌進去就行。”

沒錯, 是他熟悉的那個明何,在硬實?力麵前, 一切的牛鬼蛇神都?是紙老虎。

於是張景堯又放心的拿起杯子喝了口咖啡。

仔細品嘗發現入口醇香, 帶著一絲絲很淡的回甘, 和人間的咖啡確實?味道有一絲的差別, 不過並不明顯, 程度甚至比不上不同牌子不同産地的咖啡來的大。

張景堯說:“那她的咖啡癮是真大,跨界都?不能阻止她。”

明何擺了擺手?:“她沒上去過, 這都?是她嘗了別人燒下?來的咖啡豆之後自己研究的,還有奶茶, 果茶,都?是從冥界取的果子,她招了一整個研發團隊,就專門研究這個。”

張景堯聽了覺得真的很神奇:“這也行?那咖啡沒有咖啡因的話,豈不是沒有成癮性?這店裏也沒什?麽人,能盈利嗎……”

明何:“誒,狹隘了。”

張景堯:“怎麽說?”

明何:“這邊靠近城門,平時往來的人少,喜歡閑逛有專門的一片娛樂區。而?且,他們可以點?外賣啊。”

明何調出係統給張景堯展示,最下?麵果然有個‘商城’,他點?進去,裏麵琳琅滿目的什?麽商品都?有。

明何:“在這裏點?了單,製作完成之後,可以直接出現在購買的人身邊,即時送達,沒有快遞時間。”

說完明何就在商城裏隨便點?了一個東西,接著一個小小的包裹就出現在了他手?裏。

張景堯:“哇!這也太牛了吧!”

明何繼續說:“而?且除了口味好?喝以外,這些飲料還有功能啊!”

張景堯:“像遊戲裏麵的各種功能飲料一樣?回血回藍?”

明何點?頭:“堯堯真聰明,一點?就通!這裏的飲品原材料有很多都?具有藥用價值,大多數都?是恢複魂力強身健體的。”

“這些本來都?在野外有需要?直接嚼來吃的,後來孟婆專門招了鬼大麵積種植了,這些稀釋過很多倍的平時都?可以當飲料解饞,還有沒稀釋過的提純之後的純功能飲料。”

張景堯震驚:“鬼也要?吃保健品嗎……”

明何:“鬼生漫長嘛,純純躺平等著的還是太少了。”

張景堯:“那你說孟婆沒上去過?她不算這的公務員嗎?不能去人間?”

明何:“她當然是公務員了,還是元老呢,但是負責的區塊不一樣,她的職位本來就是常駐冥界的,而?且她心思都?用在熬湯改善口味上了,每次有上去的任務需要?人的時候,她考試總是考不過。”

張景堯:“你們這邊上岸也這麽難?”

明何撇嘴:“隻會比人間更難,更刁鑽,通過率更低。”

張景堯:“為什?麽?”

明何:“競爭壓力太大了,人間的知識屬於大爆發模式,讓他們這群陳年老鬼來學習,真的很難。而?且那批考科舉的跟現在考公務員的一碰撞,嗬……簡直了,每年都?要?改革,他們開會的時候我聽了一下?,用喪心病狂來形容絲毫不誇張。”

“而?且冥界的老鬼還是不少的,總是聽新?鬼說外麵有多麽多麽好?,所以每次公開招募的時候,隻要?是符合條件的鬼都?願意去試試。”

張景堯默默的同情了一下?這個素未謀麵的孟婆,並且感嘆了一下?原來死了上岸也這麽難。

張景堯抱著明何的胳膊:“那你說,等我死了,我要?是想考個公務員,是不是可以找你開後門。”

明何照著他嘴上親了一口:“乖,咱盡量不死。”

張景堯一琢磨也是,活著不好?嗎……嘖……陷入思維陷阱了 。

張景堯突然靈感乍現:“你說人是百分之百會死的,所以人是預製屍體,沒錯吧!”

明何笑了:“我覺得,要?不你去當閻王吧,你比他們可怕。”

喝完了咖啡又在咖啡館小坐了一會,他們這個位置正好?能看到酆都?的閘機口,一批又一批的鬼通過閘機進到城裏,然後跟著麵前的光屏散的指引在了城裏。

張景堯:“他們進來都?是去了哪?”

明何:“進了城,就算是真正的鬼了。係統會根據他們生前的功過,安排好?十殿審訊的時間和流程,隻要?在固定的時間去完成任務就行,剩下?的時間,可以在城中自由活動。”

張景堯:“聽上去……像無限流副本……”

明何:“嗯,他們就是看了無限流小說之後改進的……”

張景堯:“……”

今天無語的次數真的很多,整個冥界都?充斥著一種離譜但又很合理的感覺。

怎麽形容呢,大概就是魔幻現實?主義,既魔幻……又現實?……

張景堯忍不住舉手?提問:“我能問一下?,為什?麽冥界會發展成這樣麽?人間什?麽時候撿橡皮了沒跟上課程?”

明何:“怪隻怪……頂級的程式設計師猝死的太多了……而?且冥界沒有夜晚,不需要?睡覺……投胎等待年限又長,靈力也能彌補很多人間無法做到的事情……然後,冥界就變成這樣了。”

張景堯不可思議的說:“人都?加班猝死了!都?當鬼了!還得打工啊!也太不鬼性化了!”

明何:“可不能瞎說,這裏三班倒,每週休兩天,不提倡加班。”

張景堯指著最中間大樓上纏繞的黑白兩色的怨氣?:“那這怨氣?哪來的。”

明何:“怨同事太捲了。”

張景堯:“哈?他們為什?麽啊!都?死了!死了還要?卷???”

明何:“這麽說吧……”

明何指了指外麵各種各樣的建築:“在這裏,隻要?你想,任何事都?可以做到。隻要?是有**,就不會停止。”

張景堯:“比如?呢?”

明何:“最簡單的,比如?下?輩子投個好?胎。”

張景堯震驚:“這可以選的麽???”

倆人坐的差不多了於是邊走邊說:“當然可以,係統對於投胎的計算本來就是按照功德量計算的,若是生前積德福厚,那投胎就會越好?,但是如?果生前福薄,也可以在這裏用你的一切來換取,你可以理解為打工吧。不過人間掙的是錢,冥界掙得是功德。”

倆人沿著中心主幹道慢慢往前走,能看見中央那棟建築旁邊有一座有它?一半高?的樓,中間是樓的主體建築,外麵還有一個半圓形中間帶孔洞的環,像是是一枚銅錢一樣,周圍繞著幾圈光圈,迴圈轉著天地銀行四?個字。

這一棟明顯比剛剛在黃泉路邊看見的那處天地銀行有氣?場多了,甚至離得這麽遠,張景堯都?能看見那棟建築上麵迴圈轉著的字。

明何看張景堯的視線盯著那棟建築,跟他說:“那個就是天地銀行的本部。”

張景堯:“看上去就很有錢的樣子。”

明何點?頭:“天地銀行,原本不是銀行,叫‘無物?不當’是典當行。後來新?上任了一個主管,為了名聲和提高?業績,才改名叫天地銀行的。”

張景堯反應過來了:“怪不得他這裏都?是抵押貸款啊!”

明何:“而?且,雖然第一次是沒有利息的,但是第二次就不是了。利息會隨著你典當的次數增加而?增加。”

張景堯:“還是高?利貸!地府不管嗎?”

明何:“監管,但不幹涉,係統會根據本鬼情況提醒,但是主觀意願無法幹預。”

張景堯:“那要?是投胎之前,抵押的東西贖不回來呢?”

明何:“利息高?了,自然有人在投胎之前贖不回來。那這樣東西也就成了死當。死當的物?品歸銀行所有,可以自行處置。銀行有一個交易廳,裏麵有銀行的死當物?品,也有其他鬼出售的東西,想要?什?麽,就都?可以去交易大廳看看,價格合適,都?可以拿走。”

張景堯:“……這設定好?像遊戲裏的交易行。”

明何:“現在交易大廳的主管生前確實?是一款超火的RPG*遊戲的的主創。”

張景堯嗬嗬兩聲:“挺好?!主打一個遊戲鬼生……”

然後突然盯著明何這個網癮極大的鬼:“這一切真的沒有你的手?筆在裏麵麽?”

明何絲毫不覺得不好?意思,反而?有點?驕傲的說:“我批的。”

張景堯不知道該怎麽評價他這個有點?驕傲的態度,怪不得在管理處的時候鬼都?這麽怕他呀,這可使實?打實?的活閻王,隻可著冥界一個地方使勁謔謔。

明何又補充道:“當然了,也是有很多鬼隻求今生不求來世的,畢竟魂魄在冥河裏走一遭,打散再重聚,那個新?生的靈魂,確實?跟現在的靈魂,可以說毫無關係。”

張景堯:“那他們豈不是可以躺平了?”

明何:“你有沒聽說過,死亡纔是一切真正的開始這句話?”

張景堯點?點?頭,然後看著眼前的魔幻冥界,立馬理解了明何的意思感覺這句話說的可真對啊。

明何:“在這裏,其實?可以在某種程度上實?現永生。天地銀行無物?不當,有些不想有來生的,可以換掉自己的魂力,有些不想轉生的,可以買別人的魂力給自己續命,總之,隻要?有**,他們就都?是永動機。”

張景堯:“我現在不相信人比鬼可怕這句話了……還是鬼比較可怕……”

明何攬著他肩膀:“可怕的一直都?是同一批靈魂,不會因為他老了,死了有什?麽改變的。”

城裏最高?的那棟建築,看著很遠,實?際走了不一會,就到了最中間的高?樓前麵。

張景堯想到了這裏應該是冥界的政府建築,但是沒想到的是,這裏竟然是“十八層地獄”

張景堯站在寫著‘十八層地獄’的路標前麵擡頭看著這棟建築說:“從來沒有想到有一天我也會下?十八層地獄……”

明何笑著解釋:“十八層地獄不是你以為的那種。這裏是整個冥界的政治中心,你可以理解為政府大樓吧。每個部門有負責的司職。十殿閻王判生前,十八地獄判死後。”

張景堯:“那碰見什?麽惡意買賣之類的,也會有公務員來處理?”

明何:“當然,這裏的公務員恨不得多抓幾個違法犯紀的,還能多換點?功德。所以冥界治安紀律特別好?。”

張景堯:“冥界公務員很吃香吧……”

明何:“那當然,工資又高?,福利待遇又好?,給配的裝備又使頂尖的。每次有招聘的時候,都?是搶破頭的要?往上考。”

張景堯感覺這裏上岸一定很難,工作年限又長,工作同事又卷……想到這裏突然又覺得死了也不是那麽好?了……

倆人一走進這棟 建築的大廳,張景堯再次目瞪口呆。

有了劉姥姥進大觀園的感覺。

一樓大廳正中央有一個圓形的前臺,是飄在空中的,上麵站著幾個穿著西裝的俊男美女,空曠場地中有各種顏色的指示標誌飄在空中,就像是醫院的指示地標的3D版。

而?在如?此充滿未來科技感的大廳中央,也就是圓形前臺的中間,有一棵巨大的、金色的、工藝品發財樹。

真的就是在人間可以買到的那種,鐵絲扭成的發財樹,樹枝上掛著的都?是銅錢。一整個金燦燦的。

看上去有種詭異的不和諧感。

張景堯指著那樹:“這東西也是冥界的?”

明何看他看見那樹了,嘿嘿一笑:“這是我特意找了這項非遺的傳承鬼扭的發財樹!全冥界最大的!厲不厲害!”

張景堯尷尬的嗬嗬兩聲,隻能說,不愧是你吧……,一會動動筷子,動動杯子的。好在這個時候服務員就開始上菜了。最先端上來的是一個小砂鍋,鍋裏裝著鮮蝦扇貝粥,蓋子一掀開,鮮香的味道瞬間就在屋子裏飄了開來。粥已經熬得十分濃稠,微微泛著黃色的蝦油,最上麵點綴著一點青菜絲,看著就另人食指大動。服務員原本想要留下給二人佈菜的,明何揮手讓他出去了,然後動手給張景堯盛了一碗粥,遞給他的時候還囑咐了一句:“小心燙。”張景堯接過粥輕輕舀了一勺,吹了吹感覺差不多了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