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冥河泡澡

明何擡頭看了他一眼搖了搖頭:“你會做飯?”張景堯:“不算會做,但可以吃……”說完張景堯就又回廚房了。照例從冷凍櫃裏拿出了半成品,烤箱空氣炸鍋微波爐一起上陣。順便還把餐具全部扔到了洗碗機裏,啓動了掃地機器人,把垃圾桶裏摔碎了的盤子用膠帶纏起來裹好之後扔到了電梯間的垃圾桶裏。收拾好之後,烤箱裏的半成品披薩,空氣炸鍋裏的雞翅、薯條、炸雞塊,微波爐裏的牛肉卷、年糕、飯團也全都好了,張景堯拿出他們家各種花裏...(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89章 冥河泡澡

整個大廳彙集了不少的鬼, 向右邊走的人最多,看指示方向那邊是電梯間。

張景堯問明何:“我們也上去麽?”

明何帶著他往右邊走:“等以後再上去。”

右邊沒有任何指示標識,所以人很少, 越走越沒有人了。

直到明何把他帶到一處電梯旁邊, 進?去之後電梯按鍵麵板光屏顯示了三個按鈕, 中間的L正被一個綠圈圈起來, 應該是Lobby的意思。

明何按了下麵的按鈕。隨後就感覺電梯在下行。

張景堯:“這是領導專用電梯?”

明何很驕傲的嗯了一聲。

然後指著上麵的按鈕:“這裏是辦公室,偶爾回去。”

張景堯:“有多偶爾?”

明何:“……大概, 一年總能去一次的吧……”

然後電梯門就開了, 明何帶張景堯走了出?來:“這裏, 算是我家吧。”

剛出?電梯, 張景堯彷彿像是來到了一個巨大的歐式宮殿,造型浮誇金碧輝煌的,整個泛著暖黃色的光線。

張景堯有一瞬間的迷茫,不是在地下麽……這窗戶邊的光線哪裏來的!

明何一邁進?來也愣了一下:“糟了……太久沒回來了……”

張景堯往前走了幾步。

整個樓層挑高非常高,麵積也很大,兩邊立了幾根羅馬柱, 牆上和天花板上都是各種油畫。

張景堯盯著油畫看了看,整體色彩雖然都是歐式華麗風格, 但是裏麵的內容卻有點像中式壁畫風格, 裏麵的人物不是歐式的服裝和臉龐, 還是正常的亞洲臉。

大廳豪華的過分, 九盞巨大的水晶吊燈從圓形天花板吊下來, 以最中間的最大,剩下八盞呈四方形圍在外麵。

張景堯擡頭仔細看, 竟然發現那吊燈上麵竟然不是燈泡,而?是蠟燭。

豪華水晶燈其實是豪華水晶燭臺, 暖黃的火苗在水晶的刻麵上經過反射,變得亮晶晶的,星星點點,非常好看。

牆上是平鋪的好幾扇拱形大落地窗,窗欞都有雕花,整個房間的牆上和天花板就沒有留白?的裝飾,就連地麵都是反著光的大理?石。

順著羅馬柱直直的看過去,有一個高臺,臺子上麵有一個王座,後麵也有一扇拱形的窗戶,此刻逆著光,隻能看清王座的輪廓,但是依舊能看出?來它?既浮誇又奢華。

張景堯去過幾次歐洲,也見過幾間宮殿,隻記得當時餐館的遊客特別多,拍照都隻能拍天花板,不然就是別人的背影和人頭。

今天這麽大個宮殿就他們倆人,顯得這裏又大又空曠。

張景堯回頭看明何:“這風格…公衆號夢白推文臺…你自己弄的?”

明何不是很自然的嗯了一聲。

以張景堯對明何的瞭解:“該不會是沉迷遊戲,然後……”

明何一步跨上來捂住了張景堯的嘴:“寶貝兒~心?照不宣就行了。”

然後一揮手這裏又變成了跟張景堯家客廳一樣的場景。

張景堯連忙扒下明何捂在他嘴上的手:“誒!別啊!還沒看夠呢!”

明何從後麵抱著張景堯:“喜歡?”

張景堯:“挺有意思的,以前沒住過。”

話音剛落,這裏的場景又變回了歐式宮殿。

明何帶著他穿過一個走廊,推開了一扇看上去很大很複雜的對開麽。

一進?門張景堯又驚嘆了一下,這裏像是一個建在水上的歐式遊樂場,酒池肉林的歐美版,往前幾步就是黝黑的水,但是水裏泛著星星點點的金光,水麵上有些假山和臺階,還有連通的涼亭,有幾處被圈起來的水域,能踩著石臺在水麵走過。

水上的建築都是用的純白?色和金色的裝飾,和水麵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裏的光線也是暖黃色,像是夜晚夕陽一樣,但是灑在水麵上,絲毫染不上顏色,水麵依舊是黑的徹底。

中間位置還有一處涼亭,涼亭裏放了一張雕刻繁複的歐式四角床。

張景堯一看就知道了:“這是冥河?”

明何點點頭:“算是臥室。”

張景堯:“在這睡覺不潮麽……”

明何:“……”

常常因?為張景堯的關注點跑偏而?接不上話……

張景堯:“啊不是……我忘了,你原來睡河底的。哈哈哈哈哈哈。”

明何也無奈的笑了,然後邊走邊往下脫衣服,走了一路,衣服掉了一路,赤著腳踩進?水裏的時候,那水流從他身邊劃過,閃閃的金光順著水流彙集到他身體裏。

張景堯在岸邊看著,黢黑但是透亮的水麵,襯的明何整個人白?的晃眼。

明何回頭看他:“下來。”

張景堯:“我?”

明何:“這裏也沒有第?三個人了。”

張景堯:“這可是冥河……我也可以泡?”

明何又帶著一身水汽走了上來,熟練的給他脫了衣服帶著他下到了水裏。

張景堯被明何牽著,但還是感覺到了水有些涼,隨著水位越升越高,感覺越是神奇。

倆人坐到水裏的石臺上,水沒過了胸口,隻能露出?一點肩膀,明何攬著她的腰問:“怎麽樣?什麽感覺?”

張景堯有些反應不過來,人泡在水裏,隨著水麵的波動,每次驚起的漣漪撞到他身上,他都有種靈魂離體的感覺。

讓他想起了之前上學?的時候他舍友從網上買的一根‘靈魂提取器’十塊錢的一根頭皮按摩器,帶給了他大大的震撼。

這次有種異曲同工的感覺,就想是有人把他的靈魂從身體裏抽離,洗幹淨之後再甩回身體,再抽離,再甩回,如此反複。

明何見張景堯沒說話,掰過他的身體,讓他坐在自己身上觀察他的臉色。

現在張景堯的身體格外的敏感,明何的一切動作都像是超越了他的□□觸及他的靈魂。

這感覺有點磨人,被碰到的地方越是敏感,沒有被碰到的地方就越是渴望。

張景堯伸手抱住明何,含上他近在咫尺的唇,兩人上身緊緊貼著,身體裏的每一個細胞都在想跟明何親近。

明何也回應著他,隨後帶著他整個人沒到了水裏,水壓沒頂的時候,張景堯的意識更加渙散,水裏的金光更加大幅的湧到二人身邊,將兩個人團團圍住。

張景堯不知道什麽時候就睡了過去。

等再睜眼,是在中央涼亭的床上,不知道從哪裏吹過來的風將床幔上的流蘇吹的慢慢晃著,他陷在柔軟的床裏,全身都被包裹在絲質的床品裏。

床上隻有他一個人。

張景堯收了收腿,感覺到了自己現在應該是□□,也就沒有把被子整個掀起來,而?是努力的從柔軟的過分的床上支起了上半身,坐了起來。

四周看了一下,最後定格在不遠處金光彙集的地方。

應該是聽到了床上的動靜,明何從水裏鑽了出?來。

帶著一身的水汽幾步走到了床邊直接坐到張景堯身邊:“醒了。”

說來也是神奇,這冥河看上去是漆黑一片的水,但是沾到身上有事無色透明的,跟普通的水沒有什麽區別。

張景堯一邊喊著:“誒~蹭我一身水……”一邊推了幾下抱過來的明何。

明何笑著說:“我故意的。”

水滴在淺色的真絲床品上形成了幾灘深色的水漬,張景堯看著有點想入非非。

明何蹭了蹭他:“感覺怎麽樣?”

張景堯沒搞清楚他在問什麽。

明何指了指他的頭。

張景堯:“沒什麽感覺……”

明何頭搭在他肩膀上,聲音離他耳邊非常的近,擡手放在張景堯的臉上,擋住他的視線,然後慢慢地說:“想象一下我們上午去的辦公樓大堂。”

張景堯配合的閉上了眼睛,想了一下那個大堂,於是大堂的場景就在他腦子裏慢慢的搭建了起來。

明何的聲音輕而?緩的在他耳邊繼續說:“精神集中,注意聽。”

張景堯的腦海裏逐漸浮出?了聲音,這次的聲音有序而?清晰,但是忽遠忽近,再仔細分辨了一下,聽到了一句:“有什麽可以幫您。”

明何繼續說:“找找聲音的位置。”

張景堯跟著聲音來到了中間服務臺旁邊。

又響起了另外一個聲音,說他要?去14樓找人,第?一個聲音帶著他靠近了服務臺,隨後又響起了紙麵摩擦的沙沙聲。

明何:“能看到麽?”

張景堯四周看了一下,除了場景什麽都沒有:“看?”

明何:“嗯,能看到人麽?”

張景堯眯了眯眼仔細觀察了一下,隱約間好像是看到了兩個人影。

就站在服務臺外麵,然後又移動到了電梯間旁邊,其中一個又返回了服務臺,張景堯一直跟著這兩個人,也跟著去電梯間轉了一圈。

因?為上午的時候電梯間張景堯是沒有去過的,所以那邊的場景張景堯看的也不真切。

那個人影很淡也很不清晰,如果不是聽到了兩個人的對話,可能根本不會注意到兩團糊在一起的透明光團。

張景堯覺得這種感覺很神奇,和之前不受控製湧進?腦子裏的聲音和畫麵不一樣。

張景堯帶著一絲欣喜又追蹤了一下其他的聲音,他確定隻要?精神高度集中,是可以在這種環境下過濾掉其他沒有用的資訊之後,選擇自己想要?聽到或者是注意到的內容。

玩了兩次之後,明何繼續引導他:“慢慢的放鬆,讓意識回到身體裏。”

放鬆這件事,一但刻意提醒了,就很難做到了,張景堯精神有些放鬆不下來,開始著急。

明何繼續引導他:“那你想象一下這間屋子。”

張景堯又在腦子裏構建出?了這間屋子,幾乎跟這裏的建築構造差不多。

明何:“找到我們的位置。”

張景堯的意識穿過河裏麵的臺階走到涼亭中間的床上。就在他想要?怎麽放鬆回去的時候。

明何:“聽得到我的聲音嗎?”

明何的聲音從耳邊和腦海中同時響了起來。

明何:“找到了……”

張景堯耳邊的聲音和腦海裏的聲音逐漸重合在了一起。

然後就感覺到自己嘴唇上傳來了一陣溫熱的觸感,軟軟的,是明何輕柔的親吻,但是觸感有些遙遠,張景堯將精神集中在了嘴唇上,仔細感受這個吻,不知不覺中,眼前的場景逐漸褪去,變成一片漆黑,口腔裏的觸感也越來越真實。

明何把手從張景堯的眼睛上拿下來,從上到下觸控著張景堯的手臂,直到張景堯順著他的軌跡抓到他的手指,明何才說:“好了,睜眼。”

睜開眼睛之後看見了自己還是在原來的床上,明何這個姿勢基本上將他都圈在懷裏了。

等他意識回籠之後,明何伸手從虛空中掏出?了一杯茶喂給了他。

這茶入口就是一個苦字,張景堯的臉上立刻帶上了痛苦麵具,想吐出?來卻被明何給按著下巴製止了:“不行,嚥下去。”

張景堯含著這茶,舌頭都麻了,於是一下嚥了進?去,這下好了,一直到嗓子跟都是苦的了。

明何放開手之後,張景堯就是一陣幹噦,明何又遞過來一杯茶,張景堯心?有餘悸不敢喝了。

明何哄他:“甜的,奶茶,全糖。”

張景堯接過來喝了一口,嘴裏的苦味被甜味沖淡了不少,但是嚥下去之後舌頭酥麻的感覺還是很強烈,從舌根範上來的苦味加上甜膩的奶茶殘留的奶香味,感覺這個舌頭不能要?了。

明何看他痛苦麵具也有點心?疼了。

和他交換了一個又甜又苦的吻:“安神的茶,對你好。”

張景堯知道他肯定是為自己好,也不會怪他,反而?是剛剛的感覺令他有點激動:“剛剛是什麽啊?很神奇。”

明何:“算是修煉吧。我醒了之後發現你靈魂傷到了,應當是突然覺醒的能力無人引導沖擊力太大造成的,泡了河水之後你睡著了就是在滋養靈魂。”

張景堯點點頭:“你剛剛是在教我怎麽做?”

明何:“恩,這次我護著你,不會有事的。”

張景堯:“那剛剛算是靈魂出?竅麽?”

明何皺了皺眉:“我不知道該怎麽解釋,但是大致應該不是你說的那種靈魂出?竅。”

明何調整了一下坐姿從張景堯身上離開:“算是對周圍事物的一種感知力,是通過靈魂對事物的感知對大腦進?行的一種反饋,這種感知不是靈魂離體,而?是將魂力發散出?去,擴大了魂力的範圍,在範圍以內的事物就可以被感知。”

明何以前也沒有研究過,也沒有跟別人解釋過,所以說的有點含糊,但是張景堯卻是隱約的懂了。

明何:“人的魂力是最弱的感知範圍也是最小?,妖獸精怪可以通過後期訓練突破,擴大感知範圍。”

張景堯:“就像修仙一樣?所以修仙修的其實就是魂力?”

明何:“算是修仙的一種吧。”

張景堯:“哇!那我現在豈不是就在修仙!好牛的樣子啊!那我以後要?修煉得太厲害了飛升了怎麽辦!豈不是存天理?滅人慾了?”

明何揉揉他的睡的翹起來的頭發:“放心?吧,天庭不敢收你。”

張景堯覺得剛剛的感覺很神奇,於是跟明何說:“再來一次!”

然後就閉上了眼睛。

明何說:“你現在的力量有限,範圍不能太遠,不要?想你沒有去過的和太遠的地方。”

張景堯還沒開始想,腦子裏就突然竄出?了一個畫麵,一座綿延的山脈,正從山腳下火光沖天,大火將天空都染成了一片橙色,伴隨著滾滾的濃煙。

張景堯的耳邊全是火焰饒紹樹木時劈裏啪啦的爆破聲,還有山間的小?動物的悲鳴。

被圈在火裏逃不出?去的野雞、猴子、鬆鼠都都都在尖銳的嘶吼,被燒壞了羽毛飛不起來已經被點繞的鳥正躺在火海中苦苦掙紮。

張景堯感覺頭又痛了起來,像是有一萬根針紮進?了他的大腦皮層裏,他感覺呼吸困難,腦袋像是要?爆炸一樣,他努力想要?看清這是哪裏,但是越是想要?看清楚,越是看不清楚。

明何看見張景堯突然變了臉色趕緊扶住他,用手點在張景堯眉心?周圍泛起金色的光圈,但是於事無補,張景堯在掙紮,在躲避他的封印和禁錮。

情?急之下明何直接抱著他又跳回了冥河裏麵。

剛一落到水裏,張景堯不由的一下喊了出?來。

那種感覺像極了往剛剛受傷的傷口上灑了一瓶藥酒。

這藥酒的功效明顯不錯,張景堯能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靈魂在被修複,但是於此同時,另外一邊的消耗也沒有停止。

明何一遍一遍的喊著他的名字,但是張景堯身體裏有一股他無法抗衡的力量,令他不能強行將他強行喚醒。

終於在明何無計可施的時候,張景堯停止了哀嚎,明何觀察他的臉色試探性的開口:“怎麽樣?好點了嗎?”

張景堯沒有回答他,顯然是還沒有回過神來。

等他盯著河麵的雙眼終於找回焦距的時候,一隻手抓著明何的胳膊,聲音十分虛弱的說:“山火……人間……出?事了……”從?一早起來之後一直忙活到了現在,屬實是有點累了,準備爬上樓就去睡覺的。明何在他進屋之前掏出?他的透明小球提醒他:“明天?起來之後,去一趟管理處。”張景堯看著那小球想起了應該是上午在門口收了的兩個魂。張景堯:“我突然好奇,你都把這兩個收了,他是不是就算不花錢買那個護身?符也沒事啊?”明何:“不會,現在體?質招陰,沒有這兩隻,也會有其他的。隻不過這兩隻比較兇,一直跟著他。大概是有什麽淵源。”張景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