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人間大亂

畫的作者就是他的Mia,也就是那個叫宋亞的女孩。但是,他和這幅畫的羈絆,又好像不止於此,到底是什麽呢,他想不起來。於是求助似的看嚮明何。明何看他神色,於是擡手先是輕點了一下那副畫中的人物,隨後將手擡起,隨意的向一側揮了一下。那畫上的所有顏色就盡數消失了,重新變回了一張在畫框上麵繃著的畫布。那畫布的材質,好像不是普通的棉布或者是麻布,張景堯伸手摸了一下,觸感十分細膩。卻又有一絲的怪異。張景堯正想擡頭...(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90章 人間大亂

明何看他的狀態實在是不好, 又給他餵了幾杯安神的藥茶。

苦澀的茶水入口之後,強烈的刺激反而令張景堯感覺舒服了不少。

明何仔細觀察他:“剛剛怎麽回事?”

張景堯:“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一閉眼睛, 那畫麵就自己出現在我腦子裏了。”

然後催促著明何:“快走, 趕緊回去看看。”

明何看他狀態不好, 本想讓他在這裏休息的, 但是拗不過他堅持,隻能抱著他出了門, 張景堯本以為會需要在回到黃泉路那裏或者是走輪回司之類的地方纔能回到人間。

誰知道明何抱著他走到廊橋盡頭開啟一扇門直接就回到了管理處。還是那個地下一樓, 隻不過看位置不是他們進去的第一扇門。

張景堯此刻還隱約有些頭疼, 軟軟的靠在明何身上:“出來竟然這麽簡單嗎?”

明何嘴唇在他頭上貼了貼:“原本也可以直接就到的, 我想帶你看一看,所以走了黃泉路。”

張景堯有氣無力的笑了兩聲:“挺好的。”

明何:“下次再帶你去別的地方。”

張景堯:“嗯。”

明何邁著長腿從臺階上走上來,政務大廳一樓擠了不少的人。

大家也都不像平時那般安靜閑適,多數神色有點焦急的樣子。

明何感覺到一絲涼風,從大廳吹了過來,四月份的天氣本來已經轉暖了, 兩個人早上來上班的時候已經連外套都脫下來了,張景堯隻穿了一件單衛衣, 但是此刻感覺溫度又降到了零下, 明何抱著張景堯不讓他被風吹到。

走到門邊發現外麵正在下雨, 明何看了一眼張景堯, 確定他真的沒有覺得冷之後才推開門出去, 走回他們的辦公樓。

辦公室裏很安靜,一個人都沒有, 張景堯看了一下時間,還沒有到下班點, 這個時間按理說應該不會沒有人的。

張景堯感覺好了一些就讓明何把他放下,明何再三確認他狀態還可以之後,把他放在了地上。

明何走到福德正神那張辦公桌前敲了兩下桌子,沒有回應。

明何回頭看了一眼張景堯,又敲了兩下,福德正神纔出現在桌子裏,看見明何第一句話就是:“老大你終於回來了!”

明何看他是站著的問道:“出什麽事了?”

福德正神嘆了一口氣:“今天早上開始京城突然大降溫,還開始下雨,下的雨落到地上沒幾分鐘就結了冰,造成了不少的交通事故。”

聽著福德正神的話,張景堯不知道怎麽的,腦子裏出現了許多車子在路上行駛發生交通事故的畫麵,這些車的行駛速度一開始不算快,但是都有不受控製的情況。

甚至還有在高架橋上因為剎不住車而連續相撞,汽車保險杠零件散了一路。

有一輛車直翻車從高架上掉了下來,砸到了下麵行駛的車上,又造成了一係列的交通事故。

張景堯能看到每一輛車發生事故的時候司機和車內人慌亂的表情和發出的慘叫聲。

張景堯閉著眼睛扶住了門框,強忍著不讓自己因為頭痛而喊出聲來。

那邊呢明何還在繼續問:“為什麽會突然降溫?上麵有規劃?”

福德正神:“我也不知道什麽原因,但是我查了係統,不是正常的降雨降溫。”

明何:“隻有京城嗎?”

福德正神搖頭:“聽說不隻是京城。而是北方地區全部大麵積降溫,東北好像還下雪了,下的還不小。其實交通事故和生病感冒這類的都是小事。”

福德正神嘆了口氣:“不管是大麵積降雨還是大幅度降溫都不是什麽好事,現在正是春天,農作物許多都剛長了小苗,這樣一降溫,明年收成必定受影響。”

張景堯腦海中又閃現出結冰的稻田和被凍住凍死的幼苗,原本紮在土裏的根係迅速萎縮,葉子因為急凍,雖然保持著原本的樣子但是被附上了一層冰層,都被凍成了冰雕。

野外的鳥被凍在了地上和樹上,動彈不得,流浪動物野生動物也凍死了不少。

明何:“沒辦法停下嗎?”

福德正神:“已經跟上麵反應報錯了但是還沒有得到回複。”

明何:“多長時間了?”

福德正神:“早上十點左右開始下雨的,溫度降下來大概十一點多了,中午就報上去了到現在已經有三個多小時了。”

明何嘆了口氣,頭一次對天庭的審批流程之繁瑣有了深刻的體會。

明何又問:“其他人呢?”

福德正神表示不知道:“我一早就開始忙活這邊的事,不在管理處,要不去隔壁問問?”

明何留下一句:“你去忙吧。”

等明何走回門邊的時候張景堯已經調整好了自己的狀態,除了眼圈有點紅以外,看著沒有什麽異常。

他本來就有些虛,明何伸手攬著他的腰,讓他靠在自己身上,倆人一起去了隔壁的辦公室。

這屋裏倒是有人,但是電話一一直在響,有幾個人在接電話,也有些人正在劈裏啪啦的敲鍵盤。

明何揪了現在沒在打電話的田野問:“怎麽了?”

田野一看張景堯和明何立刻站了起來:“老大!你們終於回來了。”

這是明何今天第二次聽見這句話了,皺著眉頭問:“怎麽回事?什麽叫終於回來了?”

田野:“從早上開始我們就一直試圖聯係你們,結果誰都聯係不上。”

張景堯疑惑的問明何:“冥界不通網?”

明何搖頭:“雖然跟人間不通,但是冥界的係統和管理處係統是通的,不應該聯係不上。就算是真的聯係不上,咱們今天去冥界也是走的黃泉路口,係統都能查到的。”

明何問田野:“沒叫人去查一下?”

田野:“叫了,三界都派人找了,回複的資訊都是沒找到,但是冥界比較奇怪,派去的人去了就失聯,陸續去了三波人,都沒有音訊傳回來。”

明何:“我們今天上午從黃路口一路招搖過市走到酆都十八層地獄,隻要去了冥界不可能不知道我在。”

說到這裏兩個人已經心照不宣的覺得冥界肯定有問題了。

明何:“你繼續說,他們人呢?”

田野一時間不知道從哪裏開始說起,最後隻憋出了一句:“人間亂了。”

張景堯和明何一聽都皺著眉頭聽他接下來的話。

田野整理了一下思路,然後說:“從今天早上開始,先是晉省的人說他們那邊和妖界的結界口好像出了問題,請求總部支援。”

“這邊就近調了琴省的人過去,結果那邊結界口還沒有修複好呢,琴省這邊就被發現燒起了山火,火勢非常大,兩個小時就都燒起來了。蔓延了周圍好多的山脈,等發現的時候已經撲不滅了。”

明何:“起火原因是?”

田野搖頭:“不知道,現在還沒有查清楚,但是應該是非人所為的,因為那火,很難熄滅。”

明何:“不是凡火?”

田野:“他們說好像是這樣的。已經調了應澤帶人過去了,因為事情緊急,又一時聯係不到您,所以楊思川批了條子,直接飛過去的,副處長去聯係衛星監管局那邊了。”

張景堯腦海中的畫麵不減,反而越來越多,場景不斷切換,切換中他還看見了好幾個在管理處打過照麵的同事。

原本以為隻有一處的山火,但是他從某處畫麵裏看到了熟悉的一個建築,正是立在半山腰的他家別墅。

張景堯仔細分辨之後發現,這些山火竟然不隻是一座山脈。

張景堯此刻已經有點撐不住了,聲音顫抖的說:“不止一處……”

明何聽到他的聲音立刻發現他的異樣:“堯堯?”

張景堯的腿已經開始使不上力氣,但是還是強撐著說:“山火不止一處,岱山……”

田野接過他的話補充說:“確實不隻一處,晉省那邊把注意力都放在結界口上了,所以山火燒起來的時候也沒有人注意到。下午在岱山也發生了小型山火,但是因為發現的早,所以及時撲滅了。”

說道這裏,田野又加快了語氣“但是岱省最麻煩的不是山火,而是地震。”

張景堯:“地震?”

岱省在平原上,根本不處在地震帶上,怎麽會發生地震。

沒等田野繼續說,張景堯眼前已經出現了倒塌的樓房和開裂的牆體,空地上站滿了人,有的披著被子有的連衣服都沒穿。

好多人身上都帶著傷,空氣裏彌漫著濃濃的血腥味和土腥味。

張景堯終於忍不住了,開始無力的幹嘔,難受的咳嗽。

要不是被明何攬著早就脫力跪到地上了。

明何立刻急了,但是依舊什麽都做不到,隻能又將他抱起來,手掌貼著他的額頭,用自己的靈力讓他盡量好過一點,這是第一次,明何感覺到了泥牛入海,杯水車薪的感覺。

等忍過了這一陣的難受。張景堯跟明何說:“不隻人間……所有的結界口,都出問題了,我看見……西王母……和於兒他們……在妖界……”

張景堯越說,眼前的畫麵就又越清晰,越是清晰的畫麵他的頭就越痛,最後已經發不出聲音了。

明何:“我知道了……你別說了……什麽都不要想……什麽都別想……”

明何有有些慌了,來到人間之後,張景堯的狀態明顯更差了。他必須要帶他回冥河裏麵,再這麽下去,他的靈力會撐不住爆體而亡的。

這一切的混亂開始都是從他們早上下了冥界開始的,想要抓到幕後主使,正好也要冥界著手。

想到這裏,明何又抱著張景堯回到冥界。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出。上麵的觀景臺還是我特意找人搭的呢。”這時候明何非常適時的提問:“初墨是誰啊?”張景堯:“他女朋友。”明何略帶笑意的說:“啊……女朋友啊……”張景堯感覺到了明何語氣裏的揶揄, 稍微有點尷尬。他是不是發現了?自己是不是太明顯了?但是現實並沒有給張景堯太多時間尷尬, 張星禹已經點燃了鞭炮,劈裏啪啦的聲音打破了尷尬也打散了所有的胡思亂想。早上放完了炮之後算是守歲就結束了。大家夥都上去找房間睡覺了。張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