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大結局(中)

看的。”徐源看了看張景堯,感覺他一臉感興趣的樣子:“你下午跟著一起去吧,這種小事最適合熟悉業務。”張景堯一聽又來了興致,眼神裏閃著光笑道:“好啊。”馬天是來自馬成山的一隻天馬,作為一個遵紀守法的好妖怪,自從來到人類社會之後,辛辛苦苦上學,勤勤懇懇打工,立誌於在京城買房並為之努力奮鬥了十多年,但是他打工的速度根本比不上京城房價上漲的速度,所以首付依舊沒有攢下。但即便是如此馬天依舊是勤懇打工,努力攢錢...(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92章 大結局(中)

人間正?處在一片水深火熱之?中, 天上還在下著雨,初步判斷從結界口跑出了不少的妖獸,甚至可能會?有靈智未開的妖獸也跑了出來。

這種妖一旦在沒有被發現的時候闖到人間, 被人類發現了並?且傳播了出?去, 輿論將一發不可收拾。

所?以各地管理處全部開啓了緊急預案, 但凡是有點戰鬥能力的妖獸都被派出去了, 從結界口開始分析排查,有可能跑出來的妖獸都被列了出?來, 分組進?行?搜捕追蹤。

楊思川作為在管理處妖獸的首領, 自然是要全境支援, 倒是也陸續的抓回了不少的妖獸。

但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原本他指望老大盡快回來平息這次動亂呢,奈何一整天都聯係不上人,晚上的時候田野發來訊息說?老大出?現了又消失了之?後。原本隻?有妖獸危機的人間,也開始鬧鬼了!

這個訊息徹底打碎了楊思川指望明何回來擺平一切的幻想,想必是妖界冥界全都出?了岔子。

一些本來應該去地府得鬼卻滯留在了人間。

這時候楊思川才發現,人間和冥界的聯通的結界似乎被全部封鎖了。

楊思川再次嘗試了一下聯係明何, 但是不管什麽法器或者法術都毫無反應,甚至連人間請神的咒法都用了, 也依舊是毫無音訊。

在人間任職的神仙也開始忙的腳打後腦勺, 原本就少的編製更是被迫轉換工種, 楊思川從一戶人家窗外路過的時候甚至看見了這家的守飯童子正?掄著一根長長的鍋鏟在和一隻?誤入家中的遊魂正?在菜雞互啄。

楊思川順手幫他抓了幾個遊蕩的野鬼, 又立刻通知了管理處, 調出?了鬼來協助轉移街上的遊魂,以免造成更大的恐慌和沖撞, 使得場麵更加失控。

張小黑作為戰鬥力不強,並?且心智不成熟的妖, 這種時候就顯得沒?有什麽用處了,被要求留在管理處,不要惹麻煩。

躺在宿舍床上的張小黑突然想到,聽田野說?,爸爸一整天都聯係不到人,自己現在沒?有人管,那張楚越是不是也沒?有人管啊!

於是從床上一個鯉魚打挺坐了起來,看了一眼時間,應該是早就過了張楚越幼兒園放學的點了,他現在在管理處不能輕易出?門,所?以給楊思川發了個簡訊:“我得去接張楚越放學!”

楊思川這會?應該不算很忙,很快就回了四個字:注意?安全。

張小黑看到簡訊立刻從櫥子裏套了件厚衣服,頭上扣了頂帽子就從管理處跑出?去了。

現在外麵地麵全部都是冰,這會?正?是下班高峰期,他如果要是變成車開過去的話不知道要堵到猴年馬月,於是仗著自己年輕腿長,頂著寒風凍雨朝著張楚越的幼兒園方向跑了過去。

一路上看了好多起因為地麵太滑造成的交通事故,甚至就非機動車道和人行?道上都會?因為人的滑倒造成短暫的擁堵。

管理處到張楚越的幼兒園很近,三四公裏的樣子,一路上磕磕絆絆的跑了二十?分鐘左右纔到,這時候已經?距離張楚越放學過去一個小時了。

幼兒園的大門已經?關閉了,張小黑焦急的挪到門衛處的窗戶邊,裏麵有一個看上去挺年輕的保安,看見張小黑立刻拉開了窗戶。

保安看見張小黑臉上的神色,主動問道:“你好,怎麽了?需要什麽幫助麽?”

張小黑一隻?手扒著結了冰的窗沿,喘勻了一口氣說?:“我來……接孩子。”

今天因為下凍雨,路上交通事故和堵車嚴重,這個時間確實是有一些家長還沒?趕得及接孩子,保安看著他年紀不大,連個傘都沒?拿,想必是著急跑過來的,像是家長有什麽事堵路上了被臨時叫過來的一樣,連忙問道:“孩子是哪個班的?我讓老師給你送出?來。”

保安這一問給張小黑問懵了,他隻?是知道張楚越在這個幼兒園上學,其實也沒?來接過他,所?以根本不知道他是哪個班的。

隻?能是跟保安形容:“叫張楚越,四歲,白白胖胖,眼睛大大的。”

保安一下陷入了尷尬,他是個保安,根本不知道這些孩子的名字,而?且這是幼兒園,四歲,白白胖胖眼睛大大的小孩那可太多了。

張小黑拿出?手機翻了翻張景堯的朋友圈,找了一張張楚越的照片拿給保安看:“你看看,很好認的。”

保安小哥接過手機一看就知道是誰了,別的孩子可能他不認識,但是這個小朋友他是認得的。因為這個小朋友每次上學放學都會?給他打招呼,甚至有時候會?跑來找他玩,保安小哥覺得這個小朋友是全幼兒園最可愛的幼崽。

把手機還給張小黑之?後,又問:“你是孩子的什麽人啊?”

張小黑:“哥哥。”

隨後保安就打了個內線電話。

“張楚越家長來接小朋友了。”

“已經?接走了?”

張小黑一聽,問保安小哥:“誰接走的?”

保安小哥直接把電話遞給了張小黑,張小黑接過電話之?後聽到電話那頭一個溫柔的女聲說?了一句:“喂。”

張小黑:“餵你好,我是張楚越的哥哥,他被誰給接走了啊?”

女老師:“你好,我是張 楚越的老師馨馨,下午放學的時候張先生一直沒?有來接孩子,我這邊給他打電話一直打不通,最後楚越自己提供了一個號碼打了之?後他就來把孩子接走了,沒?有跟你們說?麽?”

張小黑:“電話號碼你有麽可以給我一下麽。”

女老師給她報了一串數字,張小黑跟他道過謝之?後,就用自己的手機撥通了這個號碼。

手機響了兩聲就被接通了,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男聲:“餵你好。”

張小黑:“你是哪位?崽崽被你接走了?現在在哪?”

電話那頭的男聲似乎是被他沒?有什麽禮貌的三連問給惹惱了一下:“你又是誰?哪裏知道的我的號碼?”

張小黑立刻自報家門。

電話那頭的男聲重複了一遍他的名字,然後就聽見電話那頭響起了一聲張楚越有些遠的清脆的喊聲:“是哥哥~”

然後伴隨著幾步跑動的聲音,來到了手機旁邊,又喊了一聲:“哥哥~”

張小黑聽到他的聲音一切正?常,於是放心了不少:“崽崽現在在哪裏?”

張楚越:“在家裏~”

張小黑聽到這句話之?後電話都還沒?掛,就趕緊往張景堯家跑。

等到張小黑狼狽的跑回家裏之?後,一開門就看見了正?在客廳和邱子涵一起玩的張楚越。

張楚越轉頭看見張小黑的時候依舊是興奮的跑過來了,邊跑邊喊:“哥哥~”

張小黑蹲下接住了張楚越。

但是隨即就聽見了張楚越哇哇的大叫聲:“哇!哥哥!冰!我要凍住了!”

然後一邊原地蹦一邊伸出?兩個手托住張小黑的臉:“哥哥你好冰啊。哥哥你冷不冷吖。”

張小黑抖了抖身?上掉下來的冰碴子,摘下了帽子,把衣服扔在了門口,拉著張楚越的手,滴滴答答的就進?屋了。

一邊走一邊說?:“還行?不冷,下雨而?已,又不是下刀子。”

這時候邱子涵和邱池邱彩雲一家三口也都過來了。

張小黑見是他們一家,也就能理解為什麽請他們能把張楚越接走了。

但是張小黑認識他們,他們三個不認識張小黑,邱池剛想問張楚越,他是什麽哥哥的時候,窗外傳來了一聲巨響。

張小黑和邱彩雲立刻分別抱起了張楚越和邱子涵。

三大兩小都盯著窗外看。

此刻天已經?黑了下來,屋裏麵燈光如晝,看向窗外自然就什麽都看不見,邱池往窗邊走了幾步,屋子裏的燈忽然開始像是電壓不穩一樣忽閃。

隨後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張楚越被突然的變故嚇了一跳,一雙小手緊緊地揪著張小黑的衣服,大眼睛四處張望。

張小黑以前也沒?碰見過這種事,也是有點亂了,不過好在身?邊還是有情緒穩定的人的。

邱池和邱彩雲雖然在人間打工不順利,但到底是活了好幾百年的狐貍精。

邱彩雲一隻?手抱著邱子涵,一隻?手攬著張小黑的肩膀,嘴裏淡淡的在說?:“沒?事,別怕。”

張小黑慌了的心也漸漸的被她安撫住了。

邱池手掌擡起來,上麵亮了一撮狐火,將房間又照的亮了起來。

就在這時,窗外閃過了一隻?像是樹枝一樣的東西。隻?不過一眼,她就認出?了那東西是什麽。邱池當即爆了一聲粗口:“臥槽!”

隨後一隻?巨大的龍頭從窗邊探了上來,口吐人言:“找到了。”

巨龍一張嘴,整個房間溫度驟降,窗戶上甚至都爬上了一層霜,就連屋裏各種電器外壁都結起了小冰碴。

張小黑見過元宵晚會?時候應澤變成龍身?的樣子,所?以一眼就認出?了,外麵那顆巨大的頭是一顆龍頭。

邱池夫妻倆雖然不是管理處的人,但是作為跨界考試滿分的優秀妖怪,現在飄在十?三樓外麵的那條龍如果放任不管的話,一定會?被人發現並?且拍各種角度的視訊和照片發到網上的。

這樣說?不定以後所?有妖都要被遣返回老家!這可不行?!剛在京城交了首付買了房子呢!

邱彩雲立刻把邱子涵塞到了張小黑的懷裏,不知道沖誰說?了一句:“聯係管理處。”

隨後夫妻倆一起拉開陽臺的推拉門,出?去之?後又將門關上了。動手張開了一個巨大的結界將那巨龍包裹進?裏麵,隨即兩狐一龍就消失在了視野中,隻?能看見偶爾突然閃過的呼嘯著的寒風和爆出?的狐火。

這時屋子裏又恢複了黑暗,張小黑本來就瘦,抱著張楚越已經?很費勁了,邱子涵也突然被塞到他懷裏,重心不穩的情況下踉蹌了幾步。

邱子涵卻是立刻掏出?手錶開始給管理處打電話,但是不知道是不是現在外麵太忙了,電話一直占線未接通。

張小黑這時候纔想起來邱彩雲剛剛說?的聯係管理處。

於是把兩個孩子都放下了掏出?手機給楊思川打電話。

電話那頭傳來的等待音在又黑又安靜的空間裏響起就顯得時間格外漫長,就在張小黑以為楊思川不會?接了的時候,電話接通了。

楊思川聲音略有些急:“說?。”那邊還有兵器相撞的打鬥聲音傳過來

張小黑還在想該怎麽說?的時候,邱子涵直接擠過來:“楊叔叔!燭龍!是燭龍!在哥哥家!爸爸媽媽跟他打起來了!”

楊思川:“燭龍?……竟然是他……”

隨後又是一陣短兵相接的聲音。

楊思川抽空回了一句:“老大的房子結界一時半會?破不了,呆在裏麵別出?來,我馬上過去。”

然後電話就被掛斷了。

電話掛了之?後房間又陷入了黑暗和沉默。

邱子涵雖然看上去小,但實際上卻是三個人裏麵最能搞清楚狀況的一個了。

周圍實在是太冷了。

邱子涵小手掌心也竄出?了一抹狐火,不大,但是卻能將周圍烘的暖暖的。

這時門鈴忽然響了。

三個人麵麵相覷,走到門邊看向攝像頭。

隻?見外麵站了一個人,但是頭上戴著帽子,隨著他一擡頭,張小黑清楚的看見了帽子底下赫然是一顆龍頭。

然後門口就傳來了:“小狐貍!開門啊,是我啊,我是你計蒙*叔叔。”

張小黑看向邱子涵:“你認識?”

邱子涵:“嗯,在妖界認識!計蒙叔叔總帶我下河玩。”

他一邊說?著一邊就要伸手去開門。

卻被一雙白生生的小手給抱住了,張楚越一邊撥浪鼓搖頭一邊說?:“不對?不對?!爸爸說?!好妖怪不能這樣在人間暴露!壞妖怪是要被抓進?管理處關起來的!”

邱子涵聽張楚越一提醒立刻收回了要開門的手,三個人準備退回屋子中間的時候,窗戶上又傳來了一聲巨大的聲響,一隻?白色的大狐貍被一下摜到了玻璃上,這玻璃如果不是被明何陣法加持過,想必早就已經?碎了。

白狐貍立刻從陽臺上爬了起來,又沖了出?去消失了。

沒?等邱子涵站起來呢,門邊又傳來了巨大的拍門聲:“開門啊!小狐貍!開門啊。”

隨後門邊就有了法術暴力破解的聲響。

張小黑嚥了口口水,抱緊了兩個人,也不知道這門能撐多久。

就在門邊聲響不斷的時候,邱池夫妻因為怕被人間發現而?有所?顧忌,漸漸敗下陣來,隨後摔在了露臺上。

邱子涵一邊喊:“爸爸!媽媽!”

一邊想要拉開露臺邊的推拉門讓兩人進?來。

但是卻被邱池製止了:“呆著!別動!”

就在燭龍再度現身?想要給兩人最後一擊的時候,天外突然閃過一道黑影,隨後那條巨龍身?子正?中間被一條巨大的狗給咬住了在空中狂甩了幾下,撞到樓體上,發出?巨大的響聲。

隨後楊思川的聲音響起:“開門。”

張小黑和邱子涵一邊一個把推拉門給開啟了。

那巨大的狗一個甩頭,原本巨大的龍就被強行?甩到了張景堯的家裏,並?且隨著身?體進?入房間內而?逐漸變小。

大狗隨後也從天上落下來,邁進?屋子的一瞬間變成了楊思川的樣子。

屋子裏的三人小孩狂喜,立刻想要往楊思川的身?邊湊。

被楊思川一擡手推到了推拉門外,並?且對?張小黑說?:“帶他們倆回管理處。”

邱池夫婦意?識到楊思川的意?圖之?後也跟著他一起進?去了。

這時候張楚越出?聲大喊著提醒楊思川:“楊叔叔!門外麵!還有壞妖怪!龍龍腦袋!奇怪!抓起來!”

楊思川一聽轉頭看向門邊果然感受到了計蒙的氣息,猛的擡手開了門,毫無防備的計蒙因為慣性一下就摔進?了屋子裏,等他反應過來之?後門已經?又合上了。

楊思川舔了舔他的虎牙:“崽崽真棒!去管理處等爸爸回來。”

張楚越:“好的!楊叔叔加油!把壞妖怪都抓起來!”

此刻房間中央一蛇身?一人身?,兩隻?龍頭看向外麵,楊思川和邱池邱彩雲三隻?犬科圍在外麵兇狠的齜著犬齒。

張小黑站在十?三層樓外的露臺上:“這……該不會?要跳下去吧!我和崽都會?散架的。”

邱子涵這時候站起來拉著張小黑:“我可以!雖然我的術法一般,但是這裏不算高!應該摔不死!

然後就直接跳到露臺欄杆上,並?且催促張小黑:“快點!”

張楚越以為張小黑是害怕,鼓勵他:“哥哥別怕!相信子涵哥哥!”

張小黑卻對?邱子涵說?:“別忘了要隱藏形跡,不然明天會?上頭條!”

邱子涵:“啊……好。”

隨後張小黑就抱著張楚越牽著邱子涵從十?三樓跳了下去,自由落體的時間非常短,也就十?秒鐘的時間,最後落地的時候邱子涵用靈力給了三個人一個緩沖,但是因為平時隻?有他自己,現在加上邱子涵和張楚越倆人,重量超了平時幾倍,所?以三個人還是落地之?後四散滾了出?去。

張小黑最先爬起來。

張楚越因為被他護著隻?是甩了出?去應該也沒?有大事,也自己爬了起來。

隻?是邱子涵躺在地上沒?有反應。

張小黑立刻過去把他抱起來,發現他已經?昏過去了。張楚越爬起來之?後跑過來問:“子涵哥哥怎麽了?受傷了麽?”

張小黑抱著邱子涵另外一手提溜起張楚越,轉瞬變成了車的形態一路開出?小區,往管理處的方向行?駛。

這個點已經?過了下班高峰期,但凡有個人盯著車裏看幾秒就能發現這個車是個無人駕駛的狀態。

張楚越和邱子涵在後座,張小黑甚至還貼心的給他們倆繫了安全帶。

一路上即使是地上很滑,張小黑也開的飛快。因為他感覺到天上有一隻?巨大的禿鷲從他開出?小區的時候就跟了上來,這會?一個俯沖從天上降了下來,落在了張小黑的車頂棚上。

長長的鳥喙叨在前擋風玻璃上,玻璃立刻就呈蛛網狀裂開了。

張小黑剎車猛踩到了底,一下將那禿鷲從車頂甩了下去。

然後原地一個三百六十?度的旋轉繼續向著管理處的方向開。

那禿鷲被甩出?去之?後在地上翻滾了好幾米,差點被別的車給軋傷,但是起來之?後竟然立刻跳到了前麵車的引擎蓋上,又跳到車頂上,展開比車還要寬的翅膀又飛了出?去。

張小黑看見又追上來的禿鷲,又加猛了油門,張楚越卻說?:“哥哥,前麵右拐!”

張小黑鬆了鬆油門,然後踩了腳剎車,車子後輪因為慣性車尾甩向了一邊,然後猛地鬆了剎車補上油門。車子就以一個最快的速度直角向左拐了個彎,然後竄了出?去。

禿鷲在天上正?向前俯沖來不及調轉方向,隻?能在天空盤旋著轉了幾圈才又追上去。

張小黑憑借自己對?車輛的掌控和張楚越的指路,終於在下一個轉彎之?後看見了管理處的大門。

張小黑不管三七二十?一,將油門壓到底,在馬上要撞到管理處門口起落杆的時候,變成了三個人形摔進?了管理處的院子裏。

而?後麵一直追著他們的禿鷲因為撞到了管理處的結界,直接散成了一蓬血水,連根羽毛都沒?留下。需要我們管理處可以代為進行拘役和管製。”薑恒一聽還有這種好事呢,這不比去去國外養小鬼靈?於是毫不猶豫的答應了第一個要求,並且提出:“隻能三年嗎?要是想一直供奉大仙呢?”徐源:“那就要你們再行商量了,我們隻負責解決這次的案件。”徐源指了指小田鼠精:“這是我們同事,你設祭臺,日常祭拜的相關事宜都可以問他。”張景堯內心直呼好家夥,這直接問本人,沒有比這個更合理的了。徐源還補了一句:“他比較自閉,你們加他...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