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大結局(下)——上篇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93章 大結局(下)——上篇

張景堯正處在一種玄而又玄的狀態裏?麵, 他感覺自己無?處不在?,又不知?道自己在?何處,他看到了冥界冰凍的第二殿, 烈火燃燒的天地銀行, 冥界下過雨之後潮濕的地麵。

順著地麵的雨水向上又變換成了同樣下著雨的人間, 人間顯得更為匆忙混亂一些, 街上的人行色匆匆,車車流交彙, 紅色的尾燈在路上連成了線。

他的注意力被街上的一個身影所吸引, 他看著他在?結冰打滑的人行道上跑著, 先是?到了一家幼兒園, 最後去了一個小區。這時候張景堯才?反應過來,這人是?張小黑,他去的是?自己家。

再後來看見了狐貍、狗、龍的亂鬥和張小黑一路飆車護著張楚越和邱子涵用盡全力好不容易回到管理處。

張景堯不太清醒的頭腦此刻想?著,搬家之後還是?給他留個車位吧。

看見那個化作一蓬血水的禿鷲,張景堯突然想?起來了他掉進?神棄之地那天擡頭從?山洞天窗看見的那隻大鳥。

它展翼的樣子,逐漸和那天重疊。

張景堯想?到了妖界, 他的意識也就到了妖界。

相?比較起人間的小規模碰撞,妖界就顯得更加混亂。

天空中體型巨大的妖獸纏鬥在?一起, 巨大的身軀攪碎了雲層, 地上各種奇形怪狀的妖獸互相?撕扯, 血肉模糊。

原本景色秀麗的山間河畔, 現在?翻滾著濃煙烈火, 河麵結冰,又灑滿了血水, 還刺出各種不規則的冰刃,虎嘯龍吟不絕於耳。

張景堯視角上擡看著天空, 不由的想?到,這三界都?亂了,那天界呢?

想?到這裏?,他眼前就浮現出了兩?道巍峨高聳的白色立柱,立柱上懸著金色的‘天門’兩?個大字。

順著天門進?入,整個天界全部都?是?白色和金色構成的,顯得幹淨又聖潔,每一處宮殿都?是?單獨懸在?雲層上,各自獨立的。

但是?空無?一人,好像一座空城一樣。

正這樣想?著,張景堯感覺好像被什麽?地方的一股吸力吸了過去。最後飄到一處非常偏僻的殿外。

還沒進?去就聽見裏?麵傳出了一個十分熟悉的聲音:“竟然自己來了!”

隨後張景堯就感覺自己像是?被人控製住了一樣,不能動彈。隨後他的意識就被禁錮在?了這座宮殿的殿前。

張景堯麵前站著一個一身白衣的人影,還沒來等他看清眼前的人是?誰,這人就轉過了身子看向了門口。

張景堯也看了過去,因為有一抹熟悉的身影從?門口邁了進?來。

這個高挑的身影就算是?燒成了灰,他也不會認錯,因為那正是?明?何。

他邁進?門的一瞬間就喊了一聲張景堯的名字,然後向著張景堯的方向沖了過來,卻在?他邁了兩?步之後站住了腳步。

張景堯前麵的背影一身白衣黑發,手持一柄金色的長劍:“咦,這麽?就發現了?”

明?何突然一甩手,手上立刻出現了一把唐刀,那唐刀又窄又長,通體全黑,被明?何握在?手裏?有一種渾然天成的和諧感。

張景堯看見明?何的眉頭擰在?了一起,眼睛盛滿了怒火。

他的聲音像是?從?牙縫裏?擠出來的一樣:“他人呢!”

那白色的身影隻是?淡淡的說:“你?猜?”

明?何聽著他的聲音和調笑的語氣,終於是?壓不住怒火,提刀砍了上來。

那白色的身影也提劍迎了上去,一黑一白的兩?道身影就這麽?在?張景堯眼前纏鬥了起來。

明?何一身黑色西裝,黑色的長刀在?他手中如臂指使,輾轉騰挪之間,長腿劃過總能不經意間露出張景堯鐘愛的紅鞋底。

雖然現在?場麵有些嚴肅,但是?張景堯依舊是?可恥的狠狠心動了一把。

為了轉移注意力,張景堯看了一下另外一個白色的身影。

那人白衣縹緲,身姿修長,動作利落,手中是?一把金色的長劍,每每和明?何的長刀相?碰,總能爆發出一陣金光。

但這都?不是?主?要的……

主?要的是?,這人的臉……

是?他自己……

張景堯腦子突然亂了,你?是?張景堯,那我是?誰?

他下意識的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手,什麽?都?沒有……他沒有身體,沒有形態,隻是?一抹意識?

突然好像明?白了明?何一進?門時候焦急的跑的那兩?步和突然停住時候的怒火。

就在?這時,突然一道劍氣照著他的麵門刺了過來,在?馬上就要刮到他臉上的時候,被一道像是?什麽?術法一樣的磷光給擋住了。

明?何被這邊的異樣吸引了,眼睛突然睜大了:“應龍鱗甲……”

這一發現讓明?何感到狂喜,卻因為跑神而被一劍刺穿了肩頭。鮮血濺到了‘張景堯’臉上幾滴,張景堯看著自己的臉上濺上明?何的血,真的是?感覺太詭異了。

明?何反手一刀自下而上將‘張景堯’的劍掃開,藉著空檔明?何一下掠到張景堯麵前,依著應龍麟甲的形狀,握住了張景堯的手。

在?倆人觸碰的一瞬間,從?指尖開始,張景堯逐漸有了靈魂凝結的感覺,再次感覺到擁有了實體。

明?何看向張景堯焦急的喊了一聲他的名字。

張景堯卻看到他身後緊隨而來的‘張景堯’,情急之下推了他一把,堪堪避過了劍尖,但是?兩?個人卻又被分開了。

這次‘張景堯’和明?何都?沒有急著再打。

明?何離他有些遠,盯著‘張景堯’的劍尖,不敢再動作。

明?何:“南嶼!你?究竟想?做什麽?!”

聽著明?何叫他,張景堯才?知?道,原來這個人是?南嶼,就是?過年的時候在?他家山上見過的那個仙君,年獸的主?人。

不怪他覺得氣質有些眼熟。

天知?道他在?自己的臉上看見這麽?聖母的表情有多麽?令人作嘔。

張景堯看這兩?個人充滿了疑惑:“你?們倆不是?朋友嗎?現在?什麽?情況?為什麽?他在?用我的臉啊?”

然後一臉嫌棄的說:“該不會是?你?暗戀明?何,愛而不得然後非要用我的臉接近明?何吧。但是?你?學的也不像啊……”

卻見南嶼突然笑了:“你?在?說什麽?胡話,他整日不思?進?取,我怎麽?會看上他。”

南嶼擡手將臉上的血抹掉:“而且,我要的可不是?你?這張臉、而是?這具身體。”

聽到這裏?,明?何握著刀的手更加用力了,連刀刃都?在?顫抖。

天知?道在?他回到冥河的結界中的時候,發現張景堯不見了之後有多慌。

如果不是?在?第七殿那裏?知?道了幕後主?使是?南嶼,他現在?根本不知?道應該去哪裏?找。

張景堯看著明?何的手顫抖,連忙沖著他壓了壓手,示意他不要輕舉妄動。嘴上卻在?說:“我不信,你?肯定是?沖著我年輕又貌美來的。”

南嶼原本溫和的表情上露出了一絲嘲笑。

張景堯繼續說:“要不就是?……年輕力壯!”

南嶼挑了挑眉:“隨你?怎麽?想?吧。”

張景堯從?來沒有作為旁觀者觀察過自己,現在?看來,自己果然是?頗有姿色啊……

張景堯充滿遺憾的語氣說:“我想?問問,身體你?是?不準備還給我了是?嗎?”

南嶼被他的態度逗笑了:“對啊,不光身體,你?的靈魂,也很?快就會被我吞噬了。”

張景堯往後躲了躲:“為啥啊?我哪惹你?了?”

南嶼:“裝傻救不了你?的。”

張景堯聳了聳肩,轉換戰略:“那你?不如講講你?的心路歷程?籌劃了這麽?久,這麽?大的事件,你?沒有表達欲麽??不想?跟別人分享一下勝利的喜悅麽??我正好也想?聽聽,咱們彼此成全一下?也好讓我死?個明?白?”

南嶼看了一眼在?旁邊不敢動作的明?何,又看向並不算凝實的張景堯。竟然真的開口了:“其實,你?我本來就該在?一處的,我們才?是?最應該在?一起的。”

張景堯:“別了吧……我顏控……喜歡長得帥的。強製愛沒有什麽?好結果的。你?看,到頭來,你?也是?隻得到了我的身體,得不到我的心……”

明?何在?一邊趁著張景堯和南嶼扯皮拖延時間,一邊在?想?怎麽?解決現在?的局麵。

他沒有那麽?強的好奇心,不想?知?道南嶼到底為什麽?,隻想?趕緊把他從?張景堯的身體裏?麵趕出去,隻是?原本很?脆皮的南嶼,現在?難纏的不行。

明?何更加確定,他一定是?從?神棄之地抽出了一絲劍靈的意識,因為那股壓製的力量,和在?神棄之地如出一轍。

就在?他思?考的時候,卻見南嶼突然轉頭看他說:“一切都?要從?我和明?何遇見的那天開始說起。”

張景堯打斷他:“好好好…你?是?真飄了,你?以前都?是?很?恭敬的稱他為大人的……”

南嶼被打斷,但是?也沒有生氣,依舊好脾氣的說:“你?聽下去就知?道為什麽?了。”

張景堯給了他一個繼續的手勢。

南嶼繼續說:“我第一次遇見明?何那天,是?在?妖界,那時候我剛成仙不久,妖界妖獸大多兇狠,我初次去,被一隻(尚鳥)(付鳥)纏住,我與它鬥的艱難,是?明?何路過救了我。”

張景堯看嚮明?何:“不如不救了……”

明?何也咬牙切齒的說:“不如不救了……”

南嶼絲毫不被影響繼續說:“當時我根本不知?道他是?誰,因為我廚藝還算不錯,所以把那隻(尚鳥)(付鳥)給烤了以報答他的救命之恩。”

張景堯想?起來神棄之地的幻境裏?神烤焦的一地雞翅和雞腿……

南嶼:“他吃到肉的那一刻,表情很?是?精彩,好像是?第一天發現原來烤肉是?這個味道一樣……後來他跟我說了,他家中有個長輩總是?將肉烤焦的事。那時我便覺得,這長輩真的既強大又有趣。”

“直到後來我知?道他是?誰之後,才?反應過來,他口中的長輩竟然就是?神。”

“後來有一天我去妖界,在?北號山與一隻獦狙纏鬥的時候,意外掉進?了北海,在?裏?麵被一股十分陌生的力量救了下來。”

說到這裏?,他看向張景堯:“你?猜,這是?誰的力量?”

張景堯配合的說:“神唄。”

南嶼十分欣慰的點了下頭:“聰明?。”

張景堯:“不難猜,我們去過北號山,也去過北海,還抓了你?封印的那隻獦狙。”

南嶼笑笑繼續說:“那處神跡裏?麵的力量太強大了,我無?法將它全部收為己用,所以將它封印了起來。但就算是?這麽?一點力量,也讓我擁有了一種神奇的能力。”

張景堯:“規則之力?”

南嶼滿意的點點頭,然後繼續說“從?海底出來之後隱約間感覺到有什麽?東西在?呼喚我,我順著那方向,最終到了昆侖墟。就是?在?那座常年被開明?獸鎮守的山上,我感應到了有一個靈魂在?召喚我,它在?等著我解開封印,帶他出來。”

“我後來知?道了,那裏?原來是?神棄之地,是?神合道的地方。整個山裏?沒有生靈,隻有一把被神封印的劍。”

“但是?我明?明?聽見了,也感受到了,山中有靈魂。你?說這意味著什麽??”

張景堯麵無?表情:“劍靈唄……”

南嶼:“又猜對了。”

“但是?我做過很?多嘗試,用了很?多方法,即使是?我擁有了規則之力,我依舊都?不知?道這劍靈到底是?怎麽?形成的。嘗試了很?多次,也失敗了很?多次。”

張景堯想?到了他家裏?的張楚越和張小黑:“這很?難嗎……”

南嶼:“見到你?之後我大概知?道原因了。大抵是?因為那部分能生出新的靈魂的力量在?你?身上。”

南嶼繼續說:“後來我常去妖界,妖界流傳著很?多關於神的傳說,我作為外界的人,他們也總是?願意講給我聽的。”

說到這裏?的時候,南嶼溫柔的眼神中爆發出了一絲狂熱:“我聽了所有關於神的故事和傳說,我走過他合道之前走過的每一處地方,越是?探索,越是?能發現祂的強大!越想?擁有那股力量。”

明?何皺眉:“你?也配?”

南嶼:“你?才?不配!”

南嶼劍指明?何:“你?作為祂帶大的孩子,為世間做了什麽?!你?除了將四界分離,你?還幹了什麽??冥界的發展,人間的發展,都?是?我一步一步安插的人,都?是?我!不然這世間千年萬年,都?不會有變化!”

張景堯:“……”

張景堯越聽越無?語,有種路上撿錢了之後不光據為己有,還要沖進?失主?家大罵他兒子不配得到已故失主?的巨額遺産並想?要占為己有的瘋癲感。

明?何突然笑了一聲:“聽上去,你?覺得你?很?瞭解祂?”

南嶼:“當然!是?他選擇了我!”

張景堯:“不對吧……”

南嶼和明?何都?看向張景堯。

南嶼也笑了:“你?想?說你?才?是?被選中的人?”

張景堯:“按照你?的邏輯,我很?難不這麽?覺得。”

南嶼:“不,你?隻是?一個意外!”

“當我終於找到方法駕馭北海那股力量的時候,第一時間就去了神棄之地,我想?解開那封印,放出劍靈,但是?那封印太強大了,我隻能解開一角,你?不過是?封印裏?逃竄出去的一絲力量揉雜而成的靈魂而已。隻不過你?這具身體和力量的契合度更高而已!”

“隻要我得到你?的身體,吞噬你?靈魂裏?的力量,我就可以完全解開神棄之地的封印!得到那把劍!”

“我,就是?真正的神!”

說到這裏?,南嶼的手突然放到了張景堯的頭上。

他本就不算凝實的魂魄瞬間被南嶼吸進?了身體裏?麵。

變故發生的太快,明?何根本來不及近他們二人的身。

等到他提刀砍過去的時候,隻能看見南嶼轉過來的身體和那張他熟悉的臉、陌生的眼神。

南嶼沒有動,嘴上在?問明?何:“下不去手?”

隨即趁機提了手裏?的劍一件挑了上去,因為離得太近了,明?何沒有完全避開,劍尖在?明?何的脖子到下巴處劃了長長的一道,血順著他的下巴和脖子湧了出來。

張景堯的意識被吸進?身體裏?之後視角就自然的與南嶼重合了。

但是?這個視角看著明?何被他一劍劃傷的沖擊力太大了,他想?閉眼都?做不到,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卻無?能為力。

張景堯努力想?要控製自己的身體,所以意識一直在?掙紮。

南嶼動作一頓:“恩?”

明?何看見他動作間的停頓,立刻上前想?要抓住他,卻被他反應過來躲開了。

明?何不能傷害張景堯的身體,隻想?抓住他再想?辦法,卻處處受限。而南嶼卻是?存了殺心,招招致命。

張景堯看著他的動作,突然出現了一些他之前沒有過的記憶。

轉念一想?,應該是?南嶼的記憶。他的意識正在?跟南嶼的重合……

或者說,南嶼的意識正在?侵蝕他的意識。

通過這些片段,張景堯發現,南嶼對這個世界的構成瞭解並不深,他以為明?何之所以強大,是?因為繼承了神的力量,他不知?道冥河真正的用處,在?他的概念裏?,他隻要殺了明?何,他就是?世界的主?宰了。

但是?張景堯不一樣,他知?道的更多一些,明?何跟他說過冥河的作用,如果明?何真的死?了,那麽?一切就都?將不複存在?了。

他的父母、親人、老師、同學、朋友、同事、不管是?人間、冥界、妖界還是?這天界,都?將因為靈氣枯竭而消失殆盡。

張景堯不想?這樣,這世界還是?挺美好的,還是?那句話,他不想?把世界毀滅的鍋背在?自己身上,如果南嶼覺得自己是?神的話,那麽?為什麽?他不行……

張景堯的思?維飛速在?運轉著,這是?他的身體,憑什麽?不能是?他吞噬掉南嶼那部分力量。

這麽?想?著的時候,南嶼動作間也有了停頓。但是?當南嶼有意開始反製之後,張景堯的反抗很?快就被壓了下。

與此同時,明?何藉著南嶼意識在?對抗張景堯的意識的時候,果斷進?攻,眼看就要抓到他的身體了。

突然!妖界神棄之地的封印被解開了,整個山頭都?塌了下去,站在?山頭上麵的開明?獸一下摔進?了山體內,一柄泛著綠光的劍破印而出,劍氣擴散之處將整個妖界的生靈都?震飛了出去。

那劍速度很?快,轉眼就到了天界,最終落到了南嶼的手裏?。

有了這把劍,原本差點處於下風的南嶼又重新找回了主?動權。

南嶼將這把劍橫在?胸前,對明?何說:“你?很?忌憚這把劍……”

張景堯看著手中這把劍,正是?他前不久剛剛封印了的劍。

那柄神為了殺了明?何而煉化的劍。

突然一股怒火從?心頭湧了出來,這不靠譜的家長怎麽?能留下這麽?一把危險的劍呢!

南嶼卻是?突然皺了一下眉頭:“劍靈呢……”

話音剛落,醒醒不知?道從?什麽?地方竄了出來,化成一道小黑影竄入了劍身。

當醒醒竄到劍裏?之後,張景堯突然發現自己好像可以控製他的一半身體了。

立刻用左手也握住了劍柄。

明?何看著他怪異的動作,想?要上前,卻被劍阻擋。

張景堯擡頭的時候一張臉上的表情十分複雜,右邊一臉冷漠,左邊卻是?滿臉掙紮。

南嶼本就是?用劍的,他對於劍的操控十分精準,但是?可能因為張景堯與醒醒一起呆過幾天,所以劍對張景堯的意念反應更大一些。

兩?個人從?爭奪身體的控製權,變成了爭奪劍的控製權。

那劍因為二人的較量而開始在?天上轉圈。

明?何喊著張景堯的名字。

張景堯卻是?在?思?考,一切像是?陷入了僵局。

他如果和南嶼真的意識融合在?一起,也不能保證誰的意識能獲得更多的主?動權,要殺死?南嶼,自己必定也是?要死?的。

如果不能殺了南嶼,南嶼就會會殺了明?何,然後世界毀滅。

既然無?論如何都?是?要死?的,這種大事張景堯絕對不能拚概率,雖然他不想?跟南嶼一起死?,但是?他們兩?個人現在?共用一具身體,張景堯能想?到的唯一方法,就是?用他那把劍刺穿這具身體。

張景堯絕對相?信,那把劍穿過它他身體的時候,在?這具身體裏?的兩?個靈魂,一定都?會一同被消滅殆盡的。

想?到這裏?,張景堯突然不與南嶼爭奪那把劍了,南嶼在?能控製那劍的一瞬間,那把劍就朝著明?何的方向直直的飛了過去。

張景堯趁機控製了身體,閃身到了劍的運動軌跡上,等南嶼反應過來,才?發現劍已經穿胸而過,他雪白的衣襟迅速被血沁濕。

明?何被眼前發生的一切驚到了,他目眥欲裂的一步竄上來想?要抱住張景堯的身體,但是?被那柄劍穿胸而過,不光意識,就連身體,也因為神力而迅速分解殆盡了。

張景堯看著明?何,嘴角勾了起來,在?意識消散之前,笑著說了一句:“我贏了……”

明?何根本來不及抓住他,手掌從?空中劃過,甚至還加快了周圍靈力的消散。

明?何目眥欲裂,一下撲倒在?了地上:“不!”

明?何無?助的在?空中抓著,想?要抓住些什麽?,但是?都?是?徒勞無?功。

他嘴裏?呢喃著張景堯的名字,聲聲泣血。這種茫然無?錯的感覺,竟是?比從?當年知?道神合道之後還要強烈。片,發了個朋友圈。【本來隻能坐四個人,現在變三個了。】並且默默等待家裏人的追問和評價,但是不知道是怎麽回事,下麵的回複,出奇的平淡:他媽:【安全意識強(大拇指)】他爸:【讓陳然再給你挑一臺。】他弟弟:【比我的好點,我的隻能坐倆。】張景堯嘆氣,好好好,都這麽淡定是吧,嗬嗬,當他什麽都沒說!晃了一下午終於回到家的時候,張楚越發出了今天的第一聲狂歡:“我的基站~~~”然後撒開小腿狂奔到客廳邊邊上抱著那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