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大結局(下)——下篇

遊戲公司出的bug一直修複不了,使得他最近心情都不美麗了。今天遊戲公司那邊的人聯係她說來查一下是什麽情況約她線下見麵需要查一下。正好這天下午宋亞也沒有課,於是就約在了學校附近的一家咖啡館。週一下午的咖啡館,不是很忙,學生們大部都在上課,有幾個桌是有客人的,但是桌麵上也擺了一堆檔案和電腦,應該也都是學生。宋亞離得比較近,於是先到了。找好了位置坐下之後,就看著門口等著遊戲公司的人來。這時候,大門被推開...(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94章 大結局(下)——下篇

天宮中發生?的這一切對人間和妖界的混亂並沒有什麽影響, 楊思?川和邱池夫婦回到管理處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

楊思川先是問了張小黑三人有沒有平安回來,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後,把燭龍和計蒙送進行政樓二樓關了起來纔去看他們。

路上的時候正巧碰見了謝誌, 謝誌手裏也提了幾隻小妖獸, 看見楊思?川之後問道:“燭龍和計蒙這兩個老東西?”

楊思?川:“是啊, 我就說怎麽會?平白無故又大降溫又下凍雨。合著整了個組合技能。也不明白都這把年紀了, 為什麽還要出來搗亂。”

謝誌好像是知道什麽一樣說:“他們兩個好像就是因為控製不了被動技能才被大人禁止進入人間的……”

楊思?川:“……”

一陣無語之後,想到?了昨天晚上燭龍引起的混亂, 輿情部那邊不知道要處理多久, 突然怒火中燒:“老而不死是為賊!該死的老東西就應該切成段泡酒。”

同樣是老東西的謝誌:“……”

算了年輕人嘛……瘋點也不是不能理解……

跟謝誌分?開之後楊思?川就帶著邱池夫婦去了那棟小白樓, 小白樓看著小, 但是裏麵有空間法術,所以住在裏麵的員工,每個人都是單間,雖然張景堯和徐源很?是嫌棄,但是條件其實還不錯。

他們到?的時候,三個小孩在床上睡成了一個小團。

張小黑的床靠牆, 他睡在床的最外麵,張楚越在中間, 邱子涵在最裏麵。

張小黑臉上身上都貼了好幾處紗布, 想必昨天晚上回來的路上應該也不順利。現在雖然在睡覺, 還是盡職盡責的護著倆小孩, 他胳膊長, 能直接把倆一起摟著。

楊思?川看見這個場麵,竟然有一種?是不是自自己?其實誤會?張小黑了的感覺, 有沒有一種?可能就是他雖然有點叛逆,但是其實還是挺靠譜的。

邱池想把邱子涵給抱起來, 稍微一動,張小黑一下抓住了他的胳膊,剛剛看還閉著的眼睛這會?睜的圓圓的瞪著邱池。

可能是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楊思?川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張小黑轉頭看見熟悉的人這才放鬆了,一下又躺回去了:“我去!嚇死我了啊!我還以為偷小孩呢!”

張楚越也被他的動作弄醒了,一邊揉眼睛一邊掙紮著坐了起來,但是可能沒有睡好,腦袋瓜一下又抵在了張小黑身上,還帶著一股剛起床的小奶音說:“爸爸呢~”

楊思?川聽他一提張景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又聯絡了一下明何。

原本以為還是會?沒人接的電話,竟然接通了。

楊思?川立刻開口:“老大!你在哪?什麽時候回來。”

電話那頭卻傳來的不是明何的聲音:“小思?川啊……我陸吾。”

楊思?川把手機又拿下來看了一眼,確定?撥的是明何的電話之後又放回耳朵旁邊:“陸吾叔,老大在天界?”

陸吾:“嗯,在我邊上呢。”

楊思?川:“上麵也亂套了?”

陸吾:“應該是已經解決了。”

楊思?川:“那老大什麽時候回來啊,人間這邊也著急啊,越早處理完了,影響越小啊。”

陸吾:“這就回去,你那邊還需要多少人?我帶著去。”

楊思?川一聽這感情好啊:“當?然多多益善啊!”

楊思?川掛了電話就從張小黑宿捨出去了,剛走到?院子,就見院子中央的建木閃出了光斑,然後從樹洞裏往外走了好多人影。

為首的正是陸吾。

楊思?川立刻快走了幾步迎了上去:“陸吾叔,許久不見了。”

陸吾一身白色西裝,原本想給楊思?川一個擁抱的,但是看他也跟明何一樣一副灰頭土臉的樣子,伸出去的手改為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小思?川啊,確實許久不見了,現在可以自己?獨當?一麵了呢。”

楊思?川與燭龍計蒙纏鬥了一夜,所以身上破破爛爛的還有血跡,原本楊思?川還沒注意到?,但是意識到?陸吾的動動作是嫌棄他髒的時候,腦子裏那條稱為‘叛逆’的神經,‘啪’一下就連上了。

直接把自己?往前一送給了陸吾一個熊抱:“哎呀呀,陸吾叔啊!我可想死你了。”

抱完一遍,又把頭歪向另外一遍,又抱了一遍,還在他後背結實的拍了幾下,留下了幾個黑手印。

陸吾一邊:“哎呀呀呀……哎呀呀呀呀。行了行了……剛換了一套……哎呀呀呀……可以了可以了………”

抱完了陸吾,楊思?川纔看見跟著他一起回來的明何,他雖然穿了一身黑衣服,但是脖子和下巴上的傷很?顯眼。

一邊思?考明何是怎麽傷成這樣的,一邊問陸吾:“老大咋了?”

陸吾搖搖頭:“不知道啊,我找到?他的時候就這樣了,自己?跪在在南嶼院子裏,一動不動……”

楊思?川也沒有時間想這麽多了說了一句:“可能打累了吧……”人後開始給他們彙報人間的情況。

“京城這邊的妖獸抓的差不多了,但是南邊的進展緩慢,剩下的就是處理妖獸的暴露和這場凍雨,網上的資訊已經有人在處理了,剩下的就是要調整真?的看見的人的記憶。”

楊思?川說了一大堆,感覺明何也沒有聽進去於是又說:“崽崽在小黑宿舍呢?要不老大你去陪陪他,然後一塊歇會??”

聽見楊思?川提到?張楚越,明何纔算有了點反應,不知道他想了些什麽,然後從花壇上站了起來:“名單。”

楊思?川一聽立刻給他傳過去了一份文?檔,一邊傳一邊說:“現在妖界的結界口還在修複,但是進展緩慢。”

話音剛落,明何人就從原地消失不見了,也不知道楊思?川的話他到?底是聽見了還是沒有聽見。

隻剩下楊思?川和陸吾兩個人站在原地互相對視。

最後隻能是一起去進行收尾工作。

明何回來之後果然辦事效率直線提升,妖界的十一處結界口很?快都被修複了,並且像是冥界一樣被全部被關閉了。

人、妖、冥三界就這麽各自分?開了。

明何抓妖的手段非常的簡單粗暴,直接按照城市劃分?,一波全部抓起來。

然後有身份證的回去,沒有身份證的一律帶走。

各地管理處的人加班加點了將近一週,最後纔將所有非法穿過結界的妖全部抓了起來。

管理處的看守所即使?是有空間法術,一下突然接收了這麽多的妖,也嚴重超過負荷。

最後隻能是大妖雙人間,小妖大通鋪,不分?品種?不分?性別,擠擠挨挨的關了一堆。

所以有些隻是偷偷跑過來想看看人間,並沒有造成什麽亂子的小妖,經此一遭也深刻體會?到?了管理處的可怕。

管理處挨個核實量刑期間,明何去了妖界。

在妖界沒有人間那麽多顧慮,明何將自己?的一腔怒火全部發洩在了這群妖獸上,所有鬧事的妖全都被他一個一個的親手撕了。

這種?原始的暴力讓他在天宮中那種?深深的無力感得到?了一絲緩解。

麵前的這隻犼是妖界動亂中最後一隻,明何跪在他身上將它狠狠地壓製住,使?它動彈不得,兩隻手一隻握著他的上頜,一隻握著他的下頜,隻是一個用力,整個頭都被扯了下來,血水濺了滿地。

整個妖界終於安靜了。

明何慢慢的站起來,天上開始下起了雨,雨水將地上的血跡沖開,漸漸地淡了不少。

明何擡手捋了一把頭發,將被血水打濕的劉海抿到?腦袋後麵,又擡起頭來,任這雨水將他臉上的血跡沖掉。

一場本可能會?持續成百上千年的妖族的動亂,被明何就這麽平息了。

一如?當?年神合道時那場大清洗。

現在要幹什麽呢?

算了……不想管了……

明何這麽想著。

隨後封閉了許久的妖界和冥界的結界,在一瞬間,全部開啟了。

在昆侖山倒塌的山口處,明何站了一會?。

這裏是神合道也是張景堯誕生?的地方?。

最後再看一眼,便回河底吧……

就在他轉身準備走的時候,天上的雨突然停了。

明何突然愣住了,胸腔裏的那顆心髒突然跳動的很?厲害,身上也感覺到?一絲溫暖,像是被抱住了一樣……像是被他抱住了一樣……

但是他四周什麽都沒有。

明何擡低頭看著自己?的手,難道是錯覺?

就在這時,他看見自己?的手被一隻細白修長的手握住了。

他突然瞪大了眼睛,一動不敢動的盯著,從那雙手開始,身前漸漸地顯示出了一個身影。

是張景堯。

好像怕眼前的這一切不是真?的一樣,明何一動不敢動。

張景堯卻是帶著他慣常的陽光燦爛的笑容,一邊摸上他的臉,一邊說了一句:“Surprise ~”

聽見他的聲音,明何好像找回了自己?的神誌,一下將他拉進自己?的懷裏,緊緊的箍住。

這次張景堯沒有喊疼,也是緊緊的抱著明何,聲音裏帶著一股喜悅:“我就說!我贏了!”

明何:“嗯。”

張景堯側頭:“別哭嘛~我有好訊息~天大的好訊息~”

明何的聲音悶悶的:“你說。”

張景堯拉開兩個人的距離,先是淺淺的在他嘴上落了一個蜻蜓點水般的吻。

隨後手指順著他下巴上的傷口輕輕拂過,那處被擱置了許久的傷口竟然自己?癒合了起來。

明何感受到?了自己?的變化,擡手摸上了自己?的脖子,然後沒反應過來一樣看著張景堯,隨後張景堯又將手搭在他受傷的肩上。

這次明何更是能明顯的感覺到?傷口處的血肉從內而外的生?長。

明何:“怎麽回事?”

張景堯:“簡而言之,就是我在為了天下蒼生?選擇自我毀滅的時候,被神認可,接管了這個世界。”

然後笑著掛在明何身上:“我成神啦~”

然後一邊笑著一邊跟明何擁吻在了一起。

正文?完可真厲害啊。電梯門開啟倆人走出來之後張景堯就笑不出來了,他家大門,竟然沒有關……張景堯撓了撓頭跟明何對視一眼問他:“你早上沒關門?”明何十分確定的說:“關了。”張景堯進去之後找了一圈也沒見到人,給陳然和張星禹分別打過電話確定他們沒來過,張景堯不確定的說:“進賊了?”明何:“丟東西了嗎?”張景堯分別去衣帽間和電競房看了一眼,感覺上是沒有丟東西的,但是保不齊有他買了但是忘記了的東西,於是叫了物業管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