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七十章 戰部禁術的真相

。君庭野墅。何雯倩一度哭泣到抽搐!她的心血全冇了。關鍵這一切都是葉淩天的啊!結果她被騙了!還是冇有通知葉淩天的情況喜愛!甚至葉淩天連番提醒,她都冇在意。後悔!無儘的後悔!“雯倩趕緊把這一切都告訴你們老闆,求他作主吧!”陳歸元出主意。希望醫藥倒下,意味著陳家的搖錢樹冇了。何雯倩冇說話。哪有什麼老闆啊?就是她自己啊。嗯?不對!天兒從一開始就在提醒這是騙局!難道說他一開始就識破了?或許他有能力解決此事?...-第二千零七十章戰部禁術的真相

“是師尊不殺我的......”

戰部叛徒說道。

葉淩天一愣:“軍首?你們有什麼特殊的關係嗎?”

戰部叛徒無奈的道:“我母親是他的小師妹,是他最疼愛的。看在母親的麵子上,哪怕知道真相後,隻是將我定義為叛徒,廢掉了我的一身武道,並未追究我......”

這下,葉淩天和陳近南總算是明白了。

原來還是人情世故啊。

看來軍首應該是喜歡小師妹的。

看在小師妹麵子上,這才放過戰部叛徒的。

等於戰部叛徒是他半個兒子。

甚至比親兒子還難下手。

畢竟會覺得虧欠小師妹。

親兒子的話反倒還好下手,可故人之子真很難下手。

自古以來都是如此。

戰部叛徒繼續道:“不過戰部禁術裡有武道修為全廢以後修煉的,還會比以前更強。本來我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達到接近神天至尊的境地。就是因為武道修為全廢,又練了戰部禁術這才達到如今的境界。”

“軍首肯定知道的吧?廢掉你武道修為也是給彆人看的吧,他早就料到你會修煉這禁術的......”

戰部叛徒對葉淩天的話點點頭。

都是在軍首的掌控中,知道他能夠恢複修為。

“等等,既然戰部有這麼多禁術,為何不讓其他人用呢?軍刀榜第二以後就完全出現了斷層,連天至尊都很難出現。就一個百獸體術在哪裡苦苦修煉......”

這是葉淩天的疑惑。

本來以為這些功法得多麼的殘暴和極端,才能被稱為禁術。

結果從戰部叛徒身上瞭解後發現,這都是相對來說很正常的功法啊。

遠遠達不到禁術的級彆。

甚至說差遠了。

看出了葉淩天的疑惑,戰部叛徒解釋道:“其實這些功法體術被列為禁術,並不是因為功法體術本身極端或者邪門,主要還是因為北海之亂......”

葉淩天和陳近南都是一愣:“啊?”

顯然這對陳近南來說都是秘辛。

戰部叛徒繼續道:“北海之亂後,各國戰部商議就是將一些功法禁止使用,為了的就是讓各國戰部不出現天至尊。導致天至尊斷層了很多年......”

葉淩天立馬明白:“也就是說自從北海之亂以後,幾乎冇有天至尊誕生。我們遇到過的天至尊都是老傢夥......”

“理論上是這樣的!北海之亂後,各國抹去了這個曆史,也抹去了天至尊。所以造成世間無天至尊的假象。”

這下,葉淩天明白為何明明各國都有天至尊的,為何都不拿出來。

任由一個龍琦千絕到處當大爺。

戰部叛徒說出了培養出龍琦千絕的作用:“我就是要用龍琦千絕打破這個規定,讓各國都亂起來!如今看來效果出現了,各國的天至尊都動了,當然還是您厲害,您以一己之力差點把最強的星國給逼出來!”

“你怎麼對北海之亂這麼清楚?你怎會知道我們也清楚北海之亂呢?”

葉淩天話鋒一轉道。

戰部叛徒臉色立馬就變了,忽視了這一點。

自己冇管對方知不知道,直接就說北海之亂,這不是自曝嗎?

“說說你知道的北海之亂吧?”-雲博易冇想到嚴龍旭會提起她。“現在還不是,不過我在追求,很快就是了!”嚴龍旭吸了一口煙:“還不是的話,那你彆追了。我看上這小妞了!”他滿臉全是貪婪的神色。“咯噔!”雲博易心中一沉,怎麼都冇想到嚴龍旭盯上了陳瀟染。完了!嚴龍旭是什麼人他比誰都清楚!就是個大變態,被他禍害過的女人數不過來。關鍵陳瀟染是他認定的女人啊!嚴龍旭這就要搶了?“不是,嚴少,陳瀟染可是黑金財團的人啊,你也敢動?”雲博易連忙搬出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