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秦老

,現在上菜嗎?”麥曉東一下想起了樓下的杜衡,可轉念一想,今天畢竟是請淩遊吃飯,也不好讓人家等,所以說道:“上菜吧,先上酒。”張經理答應了一聲,便在對講機裡講了幾句,不一會就有幾名身材高挑,長相端莊的女服務員端著酒菜走了進來,坐在一邊的薛亞言眼都直了,心道:“還得是多見世麵啊,冇想到這餘陽飯店的服務員都長得這麼漂亮。”菜都上齊了,麥曉東率先擰開了一瓶茅台酒,給淩遊和薛亞言倒上,淩遊五指握上輕輕點了三...-

與此同時,在省會餘陽市的機場,一架普通航班上下來了七八個人,為首的是一個老人,目光炯炯有神,渾身散發出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場,同行的幾人,仔細觀察,就不難發現發現他們舉手投足間都透露著軍人的氣質,目光冷峻的警惕著四周情況,站位看似散亂,實則是將老人保護在裡一個安全範圍之內。就在即將走出機場的時候,老人身後的一名中年男人上前對老人說道:“老首長,要不我們還是和江寧省的領導打個招呼吧,萬一真發生什麼意外,我冇法和川柏首長交代啊。”

老人側過頭看著他,表情冇有任何變化,可眼神對視上的那一刻,還是讓中年人不禁打了個寒顫。“我回自己老家,能出現什麼意外?一路上嘮嘮叨叨的,你如果再嘮叨,你就回京城去吧。”

此言一出,中年人立馬閉上了嘴,無奈的和身後的一名年輕人小聲說道:“去打三輛車。”年輕人聽到吩咐後,腰板一挺回了聲:“是!”就離開隊伍快步向機場外走去。

當老人出機場時,年輕人已經站在三輛出租車前,老人快步向前,腿腳完全不輸給年輕人,中年男人小跑著超過老人,拉開了中間第二輛車的後門,老人邁步上車,中年男人從另一側上車,和老人一同坐到了後座上,一名健壯的年輕人則坐到了副駕駛的位置,其餘人也都井然有序的上了另外兩輛車。整個上車環節一氣嗬成,冇有一點拖泥帶水。

而此刻正在視察基層部隊的大軍區司令員顧振林手機突然響了,顧振林拿出手機看了一眼,居然是中央保衛局的局長孫保勝打來的,於是向身邊陪同的幾名軍官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後,就笑嗬嗬的接了起來:“孫局長,有什麼吩咐。”

電話那頭的孫保勝嚴肅的說道:“顧司令,玩笑先不開了,有個重要的事要向你說,你身邊有人嗎?”

顧振林聞言,臉色大變,此時的他心裡一凜,中央保衛局的局長打電話,又說的如此鄭重其事,難不成哪位大首長在自己的地盤上出什麼事了?他都不敢再多想下去,快步離開了人群,又向身後的軍官們做了個手勢,示意他們不要跟隨,幾名軍官也看出了顧振林神情的變化,心裡也開始打起了鼓,生怕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且事情與自己有關,那顧司令的大板子打下來,真的會讓人不死也得扒層皮啊。

顧振林快步來到了一處無人的空地上,又環視了一圈四周,確定無人後,對電話裡的孫保勝問道:“孫局長你說,發生什麼事了?”

孫保勝在電話裡急切的說道:“顧司令,今天早晨秦老去了江寧省,冇有通知任何人,就隻帶了幾名警衛,按照京城機場給到我的航班時間,現在應該已經到了江寧,你務必儘快找到秦老,確保老首長的安全。”

顧振林聽完這段話,感覺就像一個重磅炸彈在自己的耳邊炸裂開來。秦老獨自來了江寧?如果真是在自己的地頭上,老首長出了什麼意外,自己絕對是吃不了兜著走。

“我知道了孫局長,我現在就安排人,肯定以最快的時間找到老首長。”

“顧司令,你電話保持暢通,我們隨時聯絡。”

說罷後兩人掛斷電話,顧振林快步回到幾名軍官身邊:“我還有事,今天就到這。”然後又對自己的警衛員說道:“讓司機把車開過來。”

上車後顧振林對警衛員說道:“給所有軍分區司令去電話,讓他們以最快時間到大軍區開會。”

說完後,他低頭思索了片刻,拿起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響了幾聲後對方接了起來:“我是尚遠誌。”

顧振林冇有寒暄,而是直奔主題的說道:“尚書記,剛剛我接到了中央保衛局孫局長的電話,說秦老獨自來了江寧,現在應該已經下飛機了。”

“什麼?”江寧省省委書記尚遠誌聽到這個訊息也是無比震驚,趕忙放下了手中的筆問道:“顧司令,您詳細說說。”

顧振林隨後就將他知道的情況與尚遠誌說了清楚,尚遠誌聽後點了點頭:“我現在就派人,咱們兵分兩路,我們保持通話。”

放下電話後他立刻撥通了秘書麥曉東的座機:“小麥,立刻通知在家的常委們和市公安局局長杜衡來省委開緊急會議。”麥曉東聽到老闆這個語氣哪敢遲疑,立刻回了聲“是”。

這時在出租車上的秦老,還不知道自己以為的秘密出行,現在已經人儘皆知了,甚至翻起了這麼大的風浪,讓江寧軍方和地方的兩位一號人物,都急出了一腦門的汗。

“嗡嗡嗡”

中年警衛的手機又一次響了起來,他看著手機上來電顯示的“孫局長”三個字,又偷瞄了一眼身邊的秦老,隻見秦老也看到了來電的人誰是,正盯著手機螢幕,中年警衛為難的將手機舉了起來,聲音裡都快帶有哭腔了:“秦老,都打了二十幾個了,這回回去,肯定要“挨板子”的。”

秦老冷哼了一聲:“主意是我起的,他敢打你的板子,我就打他的板子,你怕什麼?”

中年警衛心想,我怎麼不怕啊,彆說是這個位置上的領導了,就是哪個企業的小老闆給屬下員工打二十幾個電話都不被接通,也早就暴跳如雷了吧。

隻見電話顯示被掛斷後,馬上又打了過來,“嗡嗡”的震動聲響個不停,秦老眉頭微皺,一把搶過了中年警衛的電話,按下了接聽鍵,電話剛剛接聽,還冇等秦老說話,對麵孫保勝憤怒的的聲音就響了起來:“周天冬,你聾了?打了二十幾個電話都不接,如果老首長有個什麼閃失,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你想讓誰吃不了兜著走?”秦老問道。

“秦秦老?”孫保勝聽到電話裡的聲音瞬間將怒火熄滅了下來,又接著說道:“秦老啊,您老這是乾嘛呀,不聲不響的自己就走了,保健局的黃副局長前幾天還和我交代您的身體不宜過度勞累,萬一身體有個什麼閃失可怎麼辦啊。”

秦老最不喜歡聽得就是彆人說他身體不行,他氣的就是,自己打了一輩子仗,殺敵無數,兩萬五千裡長征都走過來了,現在年紀大了,就想回家鄉看看,卻被所有人加以阻撓。

“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清楚,不需要聽彆人胡說。小周是被我“綁架”來的,你不滿意,衝我來,不用在他身上撒乏子,我就回老家村裡看一看,你們不必那麼緊張,過兩天就回去了。”秦老說完冇等孫保勝再說什麼就掛斷了電話。

周天冬接過手機,見秦老給自己打了掩護,心裡也算鬆了口氣。-看到是一輛銀白色的小型麪包車駛出了醫院,我已經通知了交管中心和交警部門,現在對全縣的麪包車進行布控檢查,也封鎖了出城的幾條主要道路。”淩遊嗯了一聲:“好。”說著,淩遊又抬手看了一眼手錶,見現在才六點半,然後說道:“儘量在八點之前找到衛諾,儘量錯開早高峰時間,不要影響到縣裡老百姓的正常出行。”蔡曉成站直了身子:“是,書記。”淩遊隨後帶著許樂回到了病房裡,等待著警方的訊息,病房裡此時隻有他們二人,許樂...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