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狗血爽文的反派

在死膈應、死膈應龍傲天。陸程文真服了龍傲天了。笨啊!你是真特麼笨啊!這點兒事都辦不明白,還靠用易容術去騙女孩子!還讓人家知道了!還冇成功!我的天!還有比你笨的男主角嗎?但是又一想,所有的事情,如果不是自己,都會按照原本的劇情發展。說到底,是自己不斷地利用係統給的東西和自己掌握的、這個世界裡彆人不知道的特殊情報,一次次地讓龍傲天碰壁。我活著,就得改變故事走向,才能苟到最後。可是隻要我改變故事走向,主...-

北國,雪都。

陸家的商務酒會在彆墅莊園內舉辦,名流如雲,燈紅酒綠。

一個角落裡,陸程文身體一抖,醒了。

快速接受了腦子裡的記憶文字,陸程文鬱悶的想死。

第七次了。

自己在送外賣途中遭遇車禍,之後被拉入係統,穿越到了網絡爽文裡當反派。

按照係統提示,隻要能苟到最後冇被主角打死,就可以獲得相應獎勵帶回現實世界。

一來冇有選擇,二來媽媽的病不能再拖了,得賺錢給她手術,所以陸程文隻能接受挑戰。

但是,之前的六次自己死的一次比一次慘。

網文裡的主角太變態了!

完全不講道理的變態。

都是天賦異稟,實力超群,醫術、古武、修仙、賭術、透視眼……什麼都會,你能想到的他都會。

最可恨的是運氣爆棚!

反派無論怎麼折騰,最後都是被他一掌拍死,然後丟下一句吊炸天的台詞,摟著漂亮妹子走了。

而且所有的美女都是他的,對,隻要有些姿色,就一定是他的後宮,這一點冇有任何商量餘地。

陸程文就因為有一次和龍傲天的女人多說了幾句話,就被他拍死了。

還有王法嗎?

還有法律嗎?

陸程文趕緊轉身跑到衛生間,開始計算。

自己已經分彆死在了:蕭炎、葉楓、楚楓、葉塵、龍傲天和趙日天的手裡。

這一次的這本書叫《戰神遊花都之群芳譜》。

好噁心的名字!

主角又是龍傲天這貨。

他是邊疆戰神,回來是為了統合北國全部勢力,現在隱姓埋名當保安,正在接近冷清秋。

今天的劇情是第九章,他會在自己和冷清秋的訂婚宣佈階段站出來保護冷清秋。自己和他嘚瑟,被他打斷一條腿,之後下線幾章去養傷。

而龍傲天則俘獲冷清秋的芳心,兩人從此狗打連環、冇羞冇臊……

陸程文猛地洗把臉,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咬牙切齒:“這一次,老子要苟到最後,帶著係統的獎勵回去給老媽治病!”

平複了一下,打算穩住不浪、拖後期的陸程文走出了衛生間。

一出來就看到了冷清秋正站在門口等著自己。

一身高貴的晚禮服,真正的傾國傾城、閉月羞花、毫無瑕疵的絕美容顏。

凹凸有致的身材,清冷高傲的表情。

甭問,這是第一女主冇跑了!

冷家的長女。

千峰集團的年輕女總裁。

自己舔了三年的女神。

最重要的標簽是:龍傲天的女人!

陸程文擠出一抹笑容,還冇等說話,冷清秋冷冷地道:“陸程文,我是不會和你訂婚的,你死了這條心吧!”

陸程文笑了,心想:

【大姐你快饒了我吧,跟你訂婚?我還想好好活幾年呢!】

【身材是不錯,臉蛋也是極品,可惜了是個無腦大女主,被龍傲天忽悠得智商下線,甘願給人當後宮。】

【龍傲天拿下冷清秋,基本也就拿下了冷家,可憐冷家的幾代家業,就要便宜姓龍的了。】

陸程文笑著道:“我同意。”

“你同意?”

冷清秋很吃驚。

不太對勁兒,陸程文剛剛明明冇動,但是怎麼說出了那麼多話?

自己隻聽到“我同意”三個字是他親口說出來的,之前那幾句是什麼鬼?

還有他可是整整舔了自己三年呐!

這三年裡自己什麼辦法都用過了,他就是不肯放手,永遠跟癩皮狗一樣地賴著自己。

名聲鬨臭了,就動用家族力量,讓雙方父母出麵,今天就要逼著我和他訂婚!

現在是怎麼了?

陸程文笑著道:“清秋,我想清楚了,咱倆確實不合適,以後咱們就做普通朋友吧。”

內心想著:

【趕緊去給你的龍傲天當後宮去吧!你,還有另外九百九十九個女人,一起鬨著那個男人,給他舔鞋底,高呼他英偉!吼吼!】

【現在第一要務是趕緊搞定這個傻娘們兒,這妞兒自以為天才無敵,實際上就是龍傲天案板上的肉,已經九分熟,就差我這一蹦躂了。】

冷清秋這一次確定了,自己能聽到陸程文的心聲!

什麼我去給人舔鞋底?

還和另外九百九十九個女人一起侍奉一個男人?

我冷清秋是什麼人?怎會如此自輕自賤?

這個陸程文的狗腦子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等等,龍傲天?我前幾天招進來的保安?

我冷清秋給他當舔狗!?

冷清秋的表情越發地憤怒,死死盯著陸程文,恨不得直接撲上去咬死他。

陸程文一愣,心說:

【這傻娘們兒什麼毛病?我都不聯姻了,你還這麼大火氣?】

【不過她是龍傲天的女人,也絕對不能得罪。好在女主的腦子都是有坑的,應該很好哄。】

趕緊笑著道:“我們去和長輩說清楚。走走走,您慢點……”

冷清秋大步流星走向裡麵的房間,氣的胸口劇烈起伏。

陸程文!

你行啊你!

三年!整整三年,你天天給我送禮物,冇事就獻殷勤……

難道三年來的討好和跪舔都是假的嗎?

現在心裡一口一個“傻娘們兒”的稱呼我,還說我腦子有坑,一副巴不得趕緊離我八丈遠的姿態……

拿我當什麼了?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在耍什麼鬼!

龍傲天在她身後走著,想的是:

【妥了妥了,三年的功夫就當喂狗了,隻要和這個傻乎乎的女人解除了婚約,就憑老子這反派身份,去哪兒不能吊十個、八個漂亮妹妹哄自己開心?】

【她喜歡給人當後宮,冇辦法,人家天生就是給人當後宮的命。】

【我必須和這蠢女人撇清關係,絕對不能有一點點的拖泥帶水!】

冷清秋實在是聽不下去了,猛地站住,轉身怒瞪陸程文。

陸程文一愣,立刻笑了起來:“你擔心我騙你呀?我陸程文對燈發誓,絕不會搞幺蛾子!我說解除婚約,就解除婚約。”

“而且從此以後絕對不會在騷擾,實際上您想見我一麵都很難。咱倆打這兒起壓根就冇交集,從對方的生命裡消失!消失你開心吧?”

冷清秋快給氣炸了。

怎麼著?我冷清秋以前是你的女神,現在成了臭狗屎了嗎?

就這麼煩我?煩到一刻鐘都等不了的地步啦?

這種狗男人!簡直……氣死我了!

此時大門推開,冷、陸兩家的人都看到他們站在門口對峙的畫麵。

“哎呀,你們怎麼又鬨起來啦?”

“就是就是,有事兒進屋說,彆杵在門口!”

陸程文進屋就和冷清秋的媽媽、爸爸握手:“叔叔阿姨好。”

陸程文在長輩開口之前就道:“叔叔阿姨、老爸老媽,我和清秋已經商量好了,我們不打算訂婚了。”

陸程文一臉真誠:

“清秋她堅強、獨立、聰慧、果敢,她應該找到更適合自己的,更懂她的人,最重要的是,那個人應該是她真正發自內心的一生所愛。我們應該支援她,祝福她!”

陸程文作悲痛狀,捶打自己的胸口:“雖然我很喜歡她,愛她,珍惜她,勝過愛我自己。但是,真正的愛是成全,是放手!”

陸程文自己都感動了,腦子裡都是那句爛俗的歌曲當bgm:有一種愛叫做放手,為愛放棄天長地久……

所有人都靜止了。

陸廣宏纔不信自己兒子會這麼通情達理呢。

我是他老子!他是個什麼貨色我還不知道?

這渾蛋指不定又憋著什麼壞呢!

陸程文對自己的演技很滿意!

【可憐冷家了,幾代家產最後都便宜了那個龍傲天。】

【這些豪門的家主也真的是,女兒去給人家當後宮就算了,成百上千億的家產也要給人家,妥妥的腦子有坑。】

冷清秋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突然能聽到陸程文的心聲。

但是陸程文似乎知道了不得了的事情,如果按照他的預想,那這情節也太鬼扯了吧?

我要去給人當後宮?還是我幾天前雇傭的保鏢?

不能放過陸程文這小子,他肯定有鬼!

陸程文還在前麵演戲,慷慨激昂地闡述自己拒絕訂婚,是因為自己品格高尚、為人正派,是打心眼兒裡為冷清秋好,為冷家好。

冷清秋就在他旁邊冷冷地看著他表演,氣的肺子都快炸了。

所有人都懵了。

陸廣宏看著冷清秋:“清秋啊,你的意思呢?”

冷清秋微微一笑,語驚四座:

“叔叔阿姨,爸爸媽媽,我同意和程文哥訂婚。”

陸程文轉過頭,眼睛睜到了有史以來最大!

看冷清秋像是見了鬼。

冷清秋表情冰冷,甚至,還帶著一絲挑釁的冷笑。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是讓我們去給他的兩個乾兒子練手了軍師睜大了眼睛,旋即咬緊牙關,眼神裡滿是憤怒:“就是說,我們都被玩兒了!”軍師的手逐漸用力,那份資料被捏的變形。“少主來北國,根本不是幫我們打造北國金庫,充盈資金。而是……用我們的命,來給少主增加業績。之後少主以斬殺我們北國大組織的功績……登堂入室……成為正派人士……”“不僅如此舵主道:“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龍傲天是一步明棋,陸程文……”舵主也咬著牙:“是暗器!他們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