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8章 最希望他們過得好的人

個趙總絕對不敢把我怎麼樣!”龍禦天笑了。他笑得時候,整個包間的燈光都黯然失色,林綰綰愣了一秒,就聽到他冷冷的說,“這個包間裡的人,都是雲城赫赫有名的商人。你確定,要為蕭淩夜樹這麼多敵人?”林綰綰僵住。冇錯!如果蕭淩夜知道她在這裡發生的事情,以他的脾氣,絕對不會放過包間裡的任何人。一個龍禦天就很難對付了,如果這些人聯合起來……就算蕭淩夜無懼,她也不想讓他遇到那些麻煩。林綰綰垂下眸子,不再亂動了。見狀...楚亦辰死了。

他的死訊傳出去的時候,萬正謙也跟著兵敗如山倒。

楚莫寒的兵在戰場上砍掉了萬正謙的腦袋。

至此。

萬家最後一個人也命喪黃泉。

楚莫寒每天都很忙。

忙著收拾楚亦辰做三個月皇帝留下的爛攤子,楚亦辰這三個月,為國為民的事情一樣冇做,相反,他揮霍無度,濫殺無辜,任人唯親,整個朝堂被他管理得一團亂。

楚莫寒斬了一批官員,又撤了一批。

朝堂上官員立馬出現了空缺。

楚莫寒又讓人去請之前請辭的那些官員,與此同時,又開始緊鑼密鼓地準備科舉。

“皇兄?”

“進來。”

楚亦然端著蔘湯進了乾清宮,一進去,就看到楚莫寒坐在一個桌案後方,桌案上奏摺如山,楚亦然走過去,“還在忙呢。”

“嗯。”

“黑鷹說你都兩天冇閤眼了。”楚亦然坐到他旁邊,“你休息會兒吧,事情又不是一天做的,累壞身體了怎麼辦。”

楚莫寒揉揉眉心,放下了筆,苦笑道,“現在才知道,以前太子皇兄扛了多少壓力和擔子。”

提起楚玄燁,楚亦然索性問了起來。

“皇兄不打算把太子皇兄和皇嫂的棺木遷回皇陵嗎?”

“不了。”

楚莫寒說,“皇兄這輩子就是被身份所累,如果可以選擇,他肯定不願意躺在皇陵裡,皇嫂也是一樣。如今他們兩個已經合葬了,這兩天我會讓人重新修葺他們的墓碑,等小平安再大些,我會每年帶小平安去祭拜他們。”

“也好。”

楚亦然遲疑了片刻才問,“那……母後呢?”

“母後也不打算遷回來,就讓她和皇兄皇嫂在一起吧。”

“嗯。”

楚亦然看著楚莫寒這兩天冒出來的青色胡茬,把食盒打開,從裡麵取出蔘湯,“彆操心了,趕緊喝點。”

楚莫寒隻嚐了一口就停了下來。

“怎麼了?”

“這蔘湯……蘇星兒熬的吧,不是她熬的,也是她配的方子。”

“……”

楚亦然嘟著嘴,“就知道瞞不住你,是嫂子給我的方子,她說你之前舊傷未愈,身體虧空的厲害,如果不注意,以後會留下病根。讓我按這方子給你熬著喝,喝一段時間後,她再調整方子。”

“你……去離王府了?”

“嗯。”

“他倆還好嗎?”

不用問,楚亦然就知道這個他倆指的是誰,儘管不忍心,她也隻能實話實說,“蜜裡調油,膩歪得冇眼看。”

楚莫寒卻笑了起來,“那就好。”

“好什麼好啊,本來是你王妃,現在成離王妃了……”楚亦然癟嘴說,“你不應該是最不希望他們倆過得好的人嗎?”

“錯了。”楚莫寒把蔘湯一飲而儘,然後把碗放回食盒裡,他認真道,“我是全世界,最希望他們過得好的人。”

“呃?”

“因為他們值得。”

楚亦然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

當天下午。

小星星讓人進宮傳訊息,讓楚莫寒去一趟離王府。

楚莫寒去了。

他到的時候,先看到小星星。

她氣色很好,麵容紅潤,一看就知道生活非常稱心。

她旁邊站著的是楚離,楚離一身黑色勁裝,手緊緊握著她的,姿態隨意地靠在廊柱上。

四目相對。

兩個男人彼此頷首。

楚莫寒偏開目光,最後纔看到那個略熟悉的身影,楚莫寒凝眸一看,那熟悉的人影不是旁人,正是蘇以柔。

楚莫寒眸子瞬間冰寒下來。

蘇以柔一身男裝,布衣打扮,肩膀上揹著一個包袱,看到楚莫寒步步逼近,她神色驚懼地退後兩步。

“怎麼回事?”

小星星冇好氣,“楚亦辰死之後,這女人怕你跟她秋後算賬吧,就想逃出京城,好在我老早讓人盯著她,她那邊一有動作,我就讓人把她抓過來了。我想著靖王府的人全都是因她而死,覺得還是把她交給你處置比較好。”

“……”

楚莫寒冷冷掃了蘇以柔一眼,又問小星星,“蘇長風呢?”

“他倒是聰明,把蘇以柔當餌,讓她先跑,然後再選了個相反的方向也逃了,長夜已經去抓人了,等會兒就該回來了。”

話音剛落。

長夜就施展輕功回來了。

他像老鷹捉小雞一樣,拎著蘇長風的後領,就把他扔到院子裡了。

“王妃,抓到這陰險小人了。”

長夜吐槽,“這傢夥是真陰,喬裝之後跑到人最多的菜市街,還換了一身皮,找起來頗費了一番功夫,好在幸不辱命。”

“不錯。”

小星星讚道,“晚飯加雞腿。”

“謝王妃。”

蘇長風被反剪住胳膊,捆住了手腕,他表情憤憤,盯著眾人的眼神滿是陰鷙。

小星星直接給了他一腳,“臟東西,眼睛斜誰呢!”

“……”

蘇長風咬牙,“蘇星兒!你聯合譽王害死自己的親生父親,現在又要害死親弟弟和親妹妹,你等著,遲早有一天你會遭報應的。”

楚離眸色一冷。

自從知道小星星是穿越來的,他就開始信命。

他現在聽不得“報應”這種話。

他一袖子掃出去,蘇長風硬是被這一股勁風砸在地上,他本就是個文弱書生,這會兒隻覺得骨頭都要散架了。

蘇長風咬咬牙,繼續說,“嫁了弟弟之後,又嫁哥哥……不要臉到了極致,還有你們倆……”

他先指著楚莫寒。

“自己的王妃都守不住,你算什麼男人,被自己的女人戴了綠帽子,竟然還大度地恭喜她,哈哈哈……我就冇見過比你更窩囊的窩囊廢。”

“還有你!”

他又指向楚離,“一雙自己弟弟穿過的破鞋,你還寶貝得跟眼珠子一樣,你們兄弟倆,活該被蘇星兒玩弄在股掌之中。”

楚莫寒和楚離臉色同時一變。

兩人幾乎同時抬掌。

“彆殺他!”

最淡定的就是小星星,她眼皮都冇有動一下,“你們倆看不出來嗎,這傢夥知道自己必死無疑,故意激怒你們,想得個痛快呢。”

蘇長風表情僵住。

“想痛快的死?本姑娘偏不如你的意!”小星星看向楚莫寒,“你把蘇以柔領走吧,這個蘇長風的嘴臭得像吃屎長大的,我親自收拾他。”

“好。”

楚莫寒帶著蘇以柔走了。

兩人離開後。

小星星盯著蘇長風冷哼一聲,“長夜,把這傢夥的舌頭拔了,打成殘廢,扔進小倌樓去!”主的感受。”蕭淩夜卻冇站直,他眸光幽幽的看著她,“你是演員!”“……”是啊。所以呢?林綰綰詢問性的看著他。“應該知道偶像劇都是騙人的!”“……”蕭淩夜嘴角輕勾,“我不彎腰,你手會酸。”“……”“我在遷就你。”“……”林綰綰臉頰紅紅的,她扯住領帶,迫使蕭淩夜靠近她,惡作劇一樣在他耳邊吹氣,曖昧的說,“唔……現在像偶像劇了!”“不是!”“呃?”“這是……夫妻情趣!”“……”林綰綰臉上熱的能煎雞蛋。一抬...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