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不負千金

來香眼裏,他是個小孩,又是徒弟,便常常不避諱身體接觸,抱來抱去總是難免,可他到底是個成年男子。因此這種感覺讓他感到很奇異,可是又有些……享受?千墨離擡起的手,停落在半空,這一動作惹得手腕上鎖鏈聲響。金來香聽到聲響,卻以為是徒兒要把他推開,驚道:“別…別推開為師,再讓為師抱抱你。”千墨離沒想過推開金來香,金來香這般說話的語氣也讓他不忍拒絕,便任由金來香把他摟在懷裏,猶豫了片刻,伸出四根指尖輕輕觸碰金...(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121章 不負千金

紙鳶低低飛在草長的平野,隨著風微微晃動身體,突然一個旋弧,紙鳶落了下來,掉在地上。

千墨離在另一邊拉著長線,卻怎麽也挽救不回紙鳶,皺眉道:“師尊,這紙鳶怎麽飛不起來呢。”

金來香站在旁看著,哈哈大笑,走去撿起地上紙鳶,道:“徒兒,為師給你放一個,看為師紙鳶飛得有多高。”

風起時,他把手中紙鳶拋出去,乘風而上,金來香忙控製手裏的線,穩住紙鳶,高高飛起。

“好!”千墨離拍著巴掌大聲叫好,眼睛發亮,“師尊師尊,快拿給徒兒玩玩。”

金來香便把手裏紙鳶遞給他,讓他抓著。

千墨離拉著紙鳶在這平原草地上跑起來,金來香在後追趕那隻紙鳶,兩人一前一後,追逐嬉戲。

二人玩了許久,便在樹蔭下乘涼休息,千墨離枕在金來香大腿上,閉著眼睛,看似閉目養神,實則用傳音符聽著手下彙報白顏畫一事進展和修真界境況。

待他睜開眼,便見師尊打起了瞌睡,頭一點一點的,忍不住好笑,悄悄起身,卻還是驚醒了師尊。

金來香驚地捂住嘴巴:“徒兒,為師沒把口水滴到你臉上吧。”

千墨離笑道:“這次師尊嘴巴倒閉得挺緊實的呢。”

“哎呀,糯米糍都掉在地上了。”金來香撿起摔在大腿邊的三靈怨神,抖了抖,三靈怨神蜷縮成一團。

千墨離拿過三靈怨神,手指在糯米糍身上動,強迫糯米糍攤開身體,可糯米糍蜷縮得更厲害了。

“師尊,你看它身子白白軟軟的,一定很好吃呢,師尊你說,糯米糍是什麽口感呢?”

他故意說得陰惻惻,嚇唬三靈怨神,三靈怨神往後縮了縮。

金來香也使壞戳戳糯米糍,道:“會不會是紅豆餡的?花生餡,還是芝麻餡的?”

千墨離:“然後裹上麪粉油炸,再撒點鹽,加點蜂蜜,味道肯定很鮮美呢。”

三靈怨神瑟縮得更厲害了,金來香道:“好啦乖徒兒,咱們快別嚇它了,我們倒開心了,它卻怕死了。”

千墨離繼續戳弄道:“師尊說出這話,可見不瞭解糯米糍呢,我玩它它隻是身體顫抖,但卻不討厭。”

說著把手放在地上,攤開手掌,糯米糍卻仍緊緊抱著千墨離手指,不肯離去。

“你看,它牢牢抓緊我的指頭呢,師尊,它喜歡我呢。”

金來香笑眯眯道:“是是是,它喜歡你。”

千墨離又戳了幾下糯米糍忽然安靜下來,看著糯米糍,將它拎起來輕輕揉撚著,道:“師尊,我們放糯米糍走吧。”

“嗯?”

“白顏畫的事也解決了,糯米糍留在我身邊也沒有用了。”

“徒兒不是一直把它當成寵物養嗎?留來當寵物養也行啊。”

“留在我身邊,這小不點會死啊。”

金來香怔住,沉默,道:“便依徒兒所言,留在我們身邊,終究是危險的。”

千墨離點頭,走到樹下,將手放在柔軟土地上,這時緊抓著他手指的三靈怨神鬆開,滑了下去,千墨離知道,這是三靈怨神聽懂了他和師尊的話,也該到了離別的時候。

“糯米糍,這段時間多謝你,謝謝你,你幫了我很大的忙。”

金來香也在千墨離身旁蹲下:“糯米糍,多謝。”

三靈怨神擡起頭,看著麵前兩張麵龐,慢騰騰朝他們爬去,千墨離伸出手指,三靈怨神蹭了蹭,像是不捨般,又像是在告別。

千墨離微微一笑,點頭道:“嗯,再見。”

隨後三靈怨神鑽進了泥土裏,這小家夥從此便離開了千墨離身邊,等待下一個主人的到來。

千墨離拉著金來香的手,聲音很平靜,帶著一種令人安寧的力量:“師尊,我想回家了,你陪我回家好嗎?”

金來香伸手摸摸他的腦袋:“乖徒兒是累了嗎,為師陪你回家。”

道路的盡頭便是一個小茅屋,那正是千金二人隱居後的家。

千墨離看到昨天才剛圍起來的籬笆又倒下了,挑起眉尾:“師尊,你這圍籬笆技術不行呢,說好的風吹不倒呢?你看徒兒立的右邊籬笆,都沒有倒的呢。”

金來香被徒兒這驕傲的語氣逗笑,捏捏千墨離臉蛋:“是是是,我家徒兒最厲害了,所以,還不快去給為師修好籬笆。”

“徒兒遵命~”千墨離轉身去修籬笆,金來香在後看著,唇角噙著笑,隻覺得這樣就夠了。

千墨離忽然問道:“師尊,我們要在這裏待多久?”

金來香道:“一輩子吧!”

千墨離笑了。

金來香去屋內煮茶,千墨離在院子外修葺籬笆,過會兒金來香拿著一副對聯出來和一張紙,笑道:“徒兒,快看為師苦思夜想的佳句,不知徒兒中意哪句?”

千墨離走來,接過師尊遞來的茶水,一邊看著那張白紙,念道:“春光爛漫桃花俏,一雙璧人遊山水。”

金來香撫掌贊嘆,自誇道:“此話妙哉!徒兒可否喜歡?”

千墨離抿了一口茶水,道:“師尊當真是…文采斐然呢。”

他又看下一句:青山綠水閑適悠哉,竹林小築自在逍遙。

金來香滿臉自豪,笑問道:“如何?”

千墨離道:“師尊寫得好是好,但…與我們有什麽關係呢?”

“啊,為師知道與我們沒關係,隻是想秀一秀為師的文采。”金來香道。

千墨離點點頭,認真端詳金來香寫得句子:“師尊的文采,怕是小孩子級別的水平,俗稱——三流水準。”

“徒兒,你——”金來香佯裝生氣,結果自己繃不住先笑了出來,無奈道,“乖徒兒你當真是壞啊。”

千墨離擡眸:“我知道,師尊喜歡徒兒這樣,不然也不會跟徒兒在一起。”

“這話說的,誰先喜歡誰?誰先追的誰?”

“不知道呢,興許是徒兒先喜歡的師尊?可是徒兒怎麽又記得,昨夜是師尊抱著徒兒,在耳邊說了好多遍師尊喜歡徒兒,師尊喜歡徒兒,想要徒兒多給點的?”

金來香差點又繃不住表情,耍皮賴道:“哦?為師何曾這樣說過?”

“難道徒兒記錯了嗎?”千墨離疑惑地歪著頭。

金來香:“嗯哼。”

千墨離認真思索:“嗯…的確是徒兒記錯了呢,因為師尊總共都沒有說多少話,一直在喘呢。”

金來香徹底矜持不住,伏在千墨離肩上笑了出來,臉紅道:“算了,你贏了,你贏了。”

千墨離輕輕笑出聲,湊近金來香臉頰,嗯?了一聲,示意師尊貼過來,金來香把臉蛋湊上去,讓徒兒親了親。

最後兩人決定在對聯上簡單的寫下“千金攜手,相守到老”八個字,待準備寫時,千墨離看著金來香揮筆一氣嗬成,忽而笑道:“師尊的字真好看,千裏離,全來香?”

金來香一愣,旋即哈哈大笑:“徒兒,這是什麽時候的事情了,為師記得但對不上事了。”

千墨離一邊寫一邊道:“是師尊第一次帶徒兒下山前往百魁仙秀時候,那弟子讓我們登記,師尊便寫了,結果寫得太亂,那人看岔了,叫了這個名。”

“徒兒記得倒挺清楚。”金來香停頓片刻,扭頭看著已長大的千墨離,笑了笑。

“其實,徒兒也有很多事記不清了,可唯獨與師尊相處的事記得一清二楚,大概是潛意識裏,師尊在哪,我就能找到哪。”

“哦?是嗎,那麽晚上為師可要好好問問徒兒了,徒兒若答不出,便要受罰了。”

“師尊要罰我什麽呢?”

“罰你今晚不能吃肉。”

“這樣的懲罰真是夠慘烈的呢。”

金來香失笑,千墨離貼好對聯,牽著金來香的手走進屋內,茅屋外竹林深深搖曳,陽光正好,天地閃爍金黃色光芒,炊煙嫋嫋升騰起。

千墨離在竈臺生起了點火,將砍好的柴放進去,握起竹筒呼呼吹著,火舌霎時卷動柴旺烈燃燒,可他也因吹得過猛,爐灰飛滿頭。

“咳咳!”千墨離趕緊看向師尊。

金來香擼起袖子揉麪團,手上忙活喃喃自語:“哎這麵怎麽還是這麽稀,再加點麪粉,哎又幹了,不行再加點水。”

千墨離忙擦去自己小灰臉,得虧師尊沒發現。

“徒兒想吃多少個雞蛋?”

“五個就行。”

“好嘞,嗯~這樣就香多了,放點蔥花——”

“師尊不要放蔥花,徒兒不喜歡吃。”

“哎呀,為師怎麽順手拿了。”金來香一拍額頭,又忘記自己手上有麪粉,麵龐也沾上了麪粉。

千墨離忍俊不禁,拿出手帕給師尊擦去麪粉:“無妨,師尊做的煎堆最好吃了呢,即使裏麵有徒兒討厭的蔥花徒兒也能一口氣全部吃掉。”

金來香挑眉,哼哼道:“那是自然,為師做的任何食物,當然是最好吃的,徒兒你有我這師父,當真是你有口福。”

“是呢是呢,師尊的廚藝當真是世間頂尖之美味呢,徒兒能拜在師尊門下,纔是三生有幸,所以師尊,您一定要長命百歲,陪伴徒兒度過這一生吶~”

金來香忽然擡起頭輕啄了一下千墨離唇,笑盈盈道:“好,為師答應你。”

千墨離眼睛瞬時亮了,開心地轉身去擦桌子,他一邊擦桌子一邊道:“師尊,我們成親吧。”

“好啊。”

千墨離愣住,未料到師尊竟然這麽快就應答,還答得這麽自然,自然得就像他說的不是成親大事,待他扭頭看向竈臺邊金來香背影,一切都明瞭。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至於讓我虛脫。”旁邊傳來一名女弟子驚慌的聲音,她額頭上布滿細密汗珠,顯然很疲倦的樣子。“是啊!我剛才差點死掉,幸虧仙尊相救!”另一個年輕男弟子附和說,“不僅如此,這裏邪氣太旺盛,體內毒發作得更厲害了。”白顏畫聞言,目光掃視一圈,果見不少弟子呼吸急促,臉色蒼白。他丟出一袋丹藥讓弟子們服下,觀察周圍情況,其餘人也亦是不堪重負,身上黑色麵積潰爛加重,突然察覺到了什麽。“不能再戰了,這些都是千墨離設的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