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塵埃落定

墨離也隨著那場火焰的吞沒煙消雲散。三年後,千墨離從魔界閉關出來,走出門時,一切已變了樣。他早就在這之間長大,修為有成,實力高超,對於千墨離來說,最重要是他終於長高了,不用再活動那少年軀體。重新長大的感覺也不賴,且還能體驗一把年輕的感覺,雖然上一世千墨離死時也才二十歲。千墨離站在鏡子前,把一綹綹長到腰的頭發紮在腦後,取過唇間銜的藍發帶隨意一綁,輕鬆寫意地晃動兩下,馬尾揚起的弧度便有種蠱惑人心感。待收...(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122章 塵埃落定

行神山上,天空陰暗無比,狂風呼嘯而過,吹的人幾乎睜不開眼睛,突然天空驚現一道巨響,彷彿天地在悲鳴,閃電將大地照耀得通亮。

金來香站在另一山頭,眺望遠處那片黑壓壓雲層,狂風吹起金袍,卷發亂舞,眉頭越蹙越深。擔憂道:“左尊準備要破開邪界了。”

千墨離靠著樹,任風吹凜,道:“師尊可有把握?”

“原先為師有把握,但看這陣勢,為師也說不準,左尊怎會讓我們輕易破了神引菩提陣。”

“師尊別擔心,有徒兒在呢,何況,還有諸位道友幫我們的忙呢。”千墨離眼睛一斜,掃視一旁的陣法師,那些人皆顫得抖了幾抖。

金來香需要其他陣法師一同破神引菩提陣,千墨離便去抓了些過來。

金來香走來道:“各位莫害怕,我們並無惡意,隻是需要各位力量,同我一起破了神引菩提陣,若能成功阻止,亦是大功一件。”

衆陣法師你看我我看你,皆硬著頭皮點點頭,誅魔大戰在即,他們沒有選擇餘地,隻能全力以赴。

這時,強悍氣息鋪天蓋地傳來,所有人紛紛擡眸,便見虛空裂開一條縫隙,從裏湧出無數邪魔,頃刻間,天地被黑暗吞噬。

“好多邪魔!左尊來了!”山邊傳來許多弟子聲音。

千墨離站在山巔眺望下方,衣袍鼓動獵獵作響,底下聲勢煊赫,流光沖入翻滾魔氣中,一批組成劍陣,一批則飛到半空佈置防禦罩,無數劍氣刀光劈落,血雨腥風。

“徒兒,請助為師。”

金來香說罷,率領著一群人飛下行神山。

千墨離一刻不離盯著金來香身影,在他身後源源不斷冒出邪魔,向金來香前方飛去,左尊的邪魔與千墨離的邪魔一對上便廝殺成一團,精血飄蕩在天際。

所有人震撼看著,千墨離這是?!這是在打左尊?!兩魔廝殺?!

一次次撞擊爆炸,掀起萬丈塵土,魔雲之內哀嚎連連,千墨離的實力,在修真界已算上乘,加上他精於魔道,對付邪魔更為簡單。

成功護得金來香到達神引菩提陣上,金來香也不怠慢,手指一轉,數十枚法印從他掌心射出,化作漫天光芒,朝陣法四周散射。

他冷靜觀察陣中局勢,右手快速結印,口中念念有詞:“天地玄門,洞幽明晦,八方星宿,運轉乾坤,破之!”

隨著最後一個字落下,金來香右手猛拍陣心之地,一股澎湃靈氣噴薄而出,金色光芒如潮水般蔓延至每一角,將整座大陣都包裹起來。

衆陣法師隨後默契地聚到陣法四周,雙手掐動印訣,一個又一個繁複符文浮現落下,一聲悶響,神引菩提陣晃動了起來,陣法四周光芒變得愈發璀璨奪目。

千墨離站在高處,搜尋左尊的身影,突然身後一股嗜血暴戾的氣息席捲開來,他立馬扭頭,便見紅色骷髏頭懸停在上空。

骷髏上,左尊周身彌漫濃鬱魔氣,臉龐蒼白俊逸,漆黑瞳仁中透出冰寒刺骨殺意,衣擺飛揚白骨森森。

“千墨離,你會後悔的。”

千墨離臉色冷峻,毫無波瀾。

左尊一揮手,一股毀滅性的氣息彌漫開來,剎那間恐怖力量使天地失色。

“啊!”慘叫聲從陣法處傳來,有陣法師受到重創,七孔滲血。

原先神引菩提陣上迸發的耀眼金色光華,被瘋狂灌注的邪力壓下。

“你可知他們已在計劃如何殺死你,如何讓你回歸萬劫珠,你會因為阻止我而後悔終生。”

千墨離麵無表情:“你可以殺了那群修士滅了那些宗門,但是你別打蒼生的主意呢,害得我家師尊擔心死了呢,我可不得阻攔你?”

左尊並未理睬千墨離的話,陰冷道:“因為你這麽做的代價,是在將你和金來香送上絕路。”

紅骷髏頓時消失,眨眼間飛到行神山中間,身形陡然變得大,足足有近千米高,毀天滅地威勢自它周圍擴散出來。

衆修士絲毫不退,反而激起血性,施展最強法術朝紅骷髏轟去,或祭出自己最強武器。

各種法術交織在一起,好似爆發出絢爛奪目的彩霞,整個天地充斥恐怖元素波動。

剎那間,一場浩劫開始,鮮血染紅了山脈。

千墨離俯視底下慘狀,看著神引菩提陣方向,金來香的聲音從傳音符傳來:“徒兒,左尊的力量一直在壓製,為師無法破除。”

“師尊需要多少時間。”

“一息。讓左尊露出破綻一息時間,為師便可成功破除。”

讓人露出一息間的破綻不難,但如果物件是魔教左尊,那等於從老虎嘴裏拔出一顆牙。

“好,交給徒兒。”

“多謝徒兒,徒兒千萬小心。”

“師尊也小心。”

千墨離應答著,身體瞬間消失在原地。

血霧紛紛揚揚灑落,紅骷髏所經之處空氣被灼燒成虛無,連綿不斷向外擴散,頃刻間便將衆人包裹住,緊接著,無數紅色光點炸裂開,化作漫天火星,飄蕩於空氣之中,彷彿下了一陣火雨。

這些力量蘊含極其狂暴能量,一旦爆炸開,威力十分可怕,讓人瞬間斃命,難逃一死。

就算是如此,也沒有阻止衆修士腳步,他們不顧自己生命,前仆後繼向紅骷髏沖去。

與此同時,一道耀眼黑光突兀閃現,從遠方呼嘯射來。

“嘭——”黑光重重擊撞紅骷髏,狂暴能量肆虐,使得紅骷髏再次縮小三分之一。

兩者竟然旗鼓相當僵持片刻才分開,黑氣繚繞間顯出一人身影,隨即衆修士看清來人,竟是魔尊千墨離?!

紅骷髏上麵已布滿密集裂痕,彷彿隨時會破裂。

對於千墨離的出手衆人吃驚不已,這到底是兩魔鬥殺,還是誅魔啊?那他們到底是要殺誰,來了一個左尊又來一個千墨離?莫不成是兩魔頭的陰謀?

可見千墨離毫無殺他們之意,甚至未理睬他們,攻擊悉數真實打在左尊身上,不管千墨離打著怎樣主意,都不妨礙他們加快腳步,趁機將左尊幹掉,以絕後患!

隨著戰鬥升級,所有人傷痕累累,鮮紅血液染紅衣衫,天間可見裂開了一道口子,那正是通往邪界的通道,濃鬱邪力源源不斷湧入裂口,引得邪界動蕩不定。

衆人不顧一切催動全部靈力,拚盡一切希望將邪力壓製,磅礴浩瀚力量直撲左尊而去。

千墨離右手猛地一擡,一道黑芒自斷劍飛射而出,直直刺入紅骷髏眉心,黑光入體,紅骷髏頓時爆開,卻又迅速重合。

可每一下,都極大挫銳左尊力量。

而另一批修士,同樣與金來香一樣站在神引菩提陣前,將全身功力灌輸進去。

金來香雙掌不斷翻轉,眉心深陷,額頭冷汗淋漓,趁左尊邪力被壓製,不敢鬆懈半秒,全力應付。

就在破陣進入關鍵時刻,異變突起,“哢嚓——”天間原本的小裂口猛然擴張成幾百長寬,隱約可見無數黑影晃動,裏麵傳來許多聲低沉顫鳴,聽起來像是什麽東西破土而出。

衆人望去,裂口處邪氣翻騰,黑濛濛迷糊間好像有一個人影在那,待仔細看,竟是魔教右尊。

千金二人霎時明白過來,神引菩提陣隻不過是一個幌子,左尊真正想做的,是要讓戚袁青直接撕開邪界裂口!

所有人也都意識到這一點,頭皮發麻,新的魔頭加入戰局,險象環生,衆人頓時陷入困境,立即分散出力量去阻止戚袁青。

可戚袁青更是強悍不少,一路橫掃,一招一式均帶著毀滅氣息,所到之處灰飛煙滅,不過幾息間又硬生生將邪界通道撕開擴大。

衆人心急如焚,可卻奈何不了戚袁青,反而被他逐漸占據上風,另一邊左尊戰局同樣危險萬分,根本分不出人手,無暇顧及這邊裂縫情況。

眼看戚袁青瘋狂屠殺,眼看越來越多屍體躺倒下去,眼看苦苦支撐之際,突然一道白色劍芒劃破虛空,速度達到極致,瞬間來到裂口,並且狠狠劈向戚袁青腦袋。

“砰——”邪力四濺,戚袁青被迫停止攻擊,微微轉頭,嗅著突襲者味道。

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他的師尊白顏畫。

白顏畫揮手間握住長劍,一手接住摔落的弟子,白色衣裳隨風舞動,脫去了發冠,隻是用一根白繩係青絲,打扮清素,沒有了往日仙尊威嚴。

有人差點脫口而出一句白仙尊,可想到白顏畫已不是仙尊,話語咽回肚子裏,有那針對白顏畫者也欲下意識質問你來做什麽,但這是誅魔大戰,人家來除魔的怎麽了?一時間皆看向白顏畫。

白顏畫則看向戚袁青,眸子深邃幽暗:“戚袁青,一別後,我…時常回想起你那時在山洞中與我講的那一番話,我當時不明白你跟我說那些話是為了什麽,但現在我明白了。”

戚袁青不答,手指輕撫過長劍,靜靜注視著他。

“你是在怨我。”白顏畫眉頭凝蹙,凝視那張他向來討厭的小狐貍麵龐,“怨我沒有關心你,怨我沒有關注你,怨我沒有關愛你,就像……就像我當初怨我爹孃那樣。”

戚袁青沉默,忽然從空中落下,站在山頂,衆人霎時警惕,可戚袁青隻是收起劍負在身後,平視白顏畫,瞳孔內無任何光澤。

白顏畫握緊劍:“如果我當初能給你多點關注,你是不是,就不會變成今日這樣。”

如果,爹孃也曾對他多點關注,他是不是…會比今日更加幸福。

小白顏畫曾拉著父親的衣袖,歡聲笑著指向糖葫蘆,說著爹爹我想吃那個,可父親隻是將衣袖從他手中拉出,並不理會他的需求。

未來戚袁青拉著他衣袖,指著那酸梅湯,他也隻是拂袖而去,連頭都不曾扭一下。

白顏畫看著身上已然沒有人氣息的戚袁青,像是在看他的鏡子,殺死戚袁青,亦是在殺死過去自己。

“今日,便是真正的永別。”

白顏畫揚起手中劍,手臂一甩,身形直射向戚袁青,強悍靈氣湧動,戚袁青亦擡手揮出,兩股力量相撞,頓時飛沙走石,所有人都感覺自己被一座山撞飛了出去。

兩人在空中激烈對決,誰都沒有放水,更無法讓步,無數力量從天空散落,地麵寸寸崩壞,其餘人則趁此修補裂縫。

白顏畫一口鮮血噴灑而出,染紅了白衣,戚袁青同樣受傷嚴重,鮮血從身上源源不斷流出。

他們都明白,這是最後一次交手,再過片刻,便會結束彼此性命。

白顏畫一劍刺穿戚袁青肩胛骨,欺身而近,將劍死死盯在戚袁青身上,血濺在他臉上。

戚袁青則反手抓住他肩膀,頓時間,骨頭碎裂之聲響起,疼得白顏畫渾身顫抖,可手中握劍力道更深幾分,硬生生貫穿其肩,鮮血汩汩流出。

兩人一時間陷入僵持,戚袁青被白顏畫劍壓製,又被白顏畫用手肘和身體整個壓上來,身體失去重心,身形終於墜落。

白顏畫抓著戚袁青疾迅墜下,黑發飄揚,戚袁青手掌貼在白顏畫心髒上,頃刻間,一團黑光炸開。

強大力量從白顏畫心髒爆炸開來,他猛地吐出一口鮮血,胸膛凹陷,肋骨盡斷,可還是死死握著劍柄,將劍釘在戚袁青身上。

戚袁青怔住,似乎意識到師尊這是要與他同歸於盡,他急忙抓住白顏畫腦袋,轟的一聲,白色衣袍鮮血淋漓。

鮮血淌落在戚袁青身上,觸目驚心,可下一秒他聽到白顏畫喘息聲,便知那一掌竟是打偏了。

“別讓我逮到機會,不讓你會死。”

白顏畫袖中一抖出匕首,擡手刺向戚袁青脖子,這一刀很快,這次戚袁青沒能躲開,鮮血噴薄而出。

戚袁青的瞳孔逐漸渙散,身體也逐漸失控,任由白顏畫拖拽下墜,在死之前,他擡手緊緊抓住了師尊的衣袖。

白顏畫嘴角掛著血痕,低垂下眸子,他眼底的悲痛,憤怒,恨意,全部化為灰燼,目光逐漸渙散,再無焦距。

這樣的人生,終於要結束了。

兩人筆直下墜,砸落進行神山深不見底的無底洞。

衆人大驚,俱道:“快封印洞口!”

霎時無窮無盡的靈氣湧了過去,將這無底洞口徹底封住。

另一邊,左尊的戰鬥産生強大吸扯之力,不僅僅將山體削平,連天空也被扭曲,變得模糊不清。

在衆多修士瘋狂進攻下,紅骷髏越來越弱,無盡箭雨朝其射去,終於在某一刻支撐不住,一股巨浪般勁力席捲沖來,直接將紅骷髏粉碎,漫天骨頭碎屑紛揚四周。

神引菩提陣也在這刻被摧毀,所有陣法師心神震顫,雙腿發軟癱坐地上,大汗淋漓,氣息大喘。

也露出站立在半空的左尊,渾身血跡斑駁,傷痕累累,腹部處更有一個碗口大洞,幾乎內髒隱約可見,左尊冷漠注視著這一切,臉上沒有任何情感波動,手上拿著黑身銀紋長劍。

所有人再次聚攏過來,目光齊刷刷盯著左尊,眼裏嗜血恨意,偌大行神山圍著數萬修士,氣氛黑沉壓抑,隻待一聲令下,便會群起而攻之,誓將左尊斬殺當場。

衆人一言不發凝神戒備,下一秒,震耳欲聾怒吼回蕩四野,數萬修士揮舞武器沖過來,一時間天崩地裂,地動山搖,風雲變色。

“殺!!”

鋪天蓋地劍氣、拳罡、刀芒、掌風、指芒,所有彙合為一體,猶如洪水猛獸,聲勢駭人到極致,使得空氣都變得粘稠。

數萬修士合力一擊,然而左尊依舊站在原地,沒有躲避趨勢,他也無處可躲,僅靠手裏長劍橫掃抵擋,一道道淩厲劍芒不顧一切飛砍出去,彷彿要把世界分割成二段。

短短幾分鐘功夫,屍積血泊,遍地狼藉,無數修士隕落,可左尊亦受到重創,身上條條猙獰恐怖傷痕,每走一步腳下都留下一灘鮮血。

衆人死死盯著眼前一幕,看著左尊嘔出血,臉頰蒼白如紙,雙瞳冰寒,握緊漆黑長劍,身上煞氣和劍氣愈發凝練。

“厲青雲,還不束手就擒!”不知是誰突然喊出這一聲,左尊身形一滯。

甚至更是有人再喚道:“雲陽仙督!!快住手吧!”

左尊眼角微微抖動,雙眸漸漸變得茫然黯淡,眼底深處浮現掙紮和痛苦神色,似是陷入某種回憶之中,嘴唇微啓,緩緩吐出字:“厲青雲……我竟也有名字。”

他恍惚了一下,看到一名年輕男子,一襲黑衣鳳凰,腰纏玉帶,豐姿俊逸,眉宇間透出英氣,鳳眼銳視,站立山巔,那正是他剛進入修真界,勢要斬邪除魔,保護凡塵安寧之人。

“厲青雲,你已是窮途末路,放棄抵抗!”衆修士再次叫嚷,語氣逼人。

“不要再作惡多端,不要再犯下彌天大罪!”

“雲陽仙督,快醒醒,放下執念,放下屠刀!”

有的抱著勸其醒悟的念頭,畢竟雲陽仙督正直大義,為百姓做過許多事,很多人對其敬佩,他們實在難與這魔教左尊聯係在一起。

左尊眼瞼垂下,遮掩住複雜情緒,握緊長劍顫抖:“因為我是魔頭,所以你們寧願犧牲這麽多人也要殺了我,可這世間大惡很少,更多的是你們看不見的小惡。當小惡出現時,你們又在哪?你們殺了我,就可以被稱作英雄,可那些真正需要幫助的人呢?沒有人在乎他們的不公,沒有人幫他們!”

右臂用力一震,黑色長劍脫手飛出,在半空劃出一抹璀璨亮光,插立在麵前,直指天際,發出嗡鳴聲,像在悲鳴。

這世間殘酷殘忍,比魔更甚百倍,根本沒有正義可言,不如毀了幹淨!

衆人愣了一下,看著左尊舉起右手點在額頭,嘴唇唸叨咒語,頓時驚慌大叫:“他要引爆弑魔,與我們同歸於盡!”

“他瘋了!”

“不好!快攔下!”

伴隨著劇烈響聲,數萬道黑光在空中炸裂開,“啊——”淒厲慘叫劃破蒼穹,鮮血狂噴灑滿天空,無論肉/身還是靈魂均遭到毀滅性打擊,山體崩塌,煙消雲散,化成廢墟,地麵裂縫延伸至遙遠之外,無數樹木傾倒,花草枯萎,山川河流皆被夷為平地。

孤注一擲的自爆威力非常可怕,幾乎所有修士全部隕落,這一切發生得太突然,所有人都沒料到,左尊會選擇玉石俱焚,讓衆人葬身在此。

天地恢複平靜,灰煙散去,露出湛藍天空,陽光普灑而下,溫暖驅逐了黑暗。

厲青雲血淋淋躺在一堆骸骨上,整個腦袋像被抽空一樣空蕩蕩的,目光呆滯。

他沒有死。

他竟然沒有死。

突然一塊東西掉下,啪嗒一聲,掉在他頭顱旁,厲青雲艱難擡手摸去,觸手冰涼,當他拿起一看,觸目震驚。

那是觀音玉佩。

是觀音玉佩護了他一條命,但已開裂。

厲青雲怔怔失神,灰暗死寂的瞳孔一剎那顯出光亮。

觀音玉佩竟然在他身上?!

觀音玉佩竟然在他身上!!

他不是已經給了——

當反應過來時,厲青雲緊攥觀音玉佩,瞬間捏碎。

“哈哈……”厲青雲仰天大笑,眼淚滑落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而他身邊也趕過來新的弟子,紛紛用劍指著他圍起來。

“宗主,他還活著,要殺了嗎?”

第一宗宗主道:“殺,當然要殺,所有人恨不能親手宰了他。可是不能用劍殺他,要用他最恨的東西殺他,讓他嘗受一輩子的痛苦!”

隨即修真界決定,將魔教左尊及前任仙督厲青雲,斬去雙手雙腳,關進十八層死牢,讓他看著修真界是如何輝煌壯麗,如何繁榮昌盛,如何壯大門派,如何一代一代走下去,直至在獄中老死。

至此,修真界三魔中絞滅了兩魔。

還剩最後一魔。

在破得神引菩提陣後,千金二人早就溜走,快活的歸隱山林,逍遙去了。

作者有話要說:

下一章就是大結局性,而是激起你心裏更大的惡。”千墨離冷眸微眯。“我很好奇,當你得知真相的那一天,會不會瘋魔?”“然後殺了所有人,滅了修真界是嗎。”千墨離接道,兀然浮出一絲狡黠笑,注視那幽深骷髏麵具。“修真界太髒,沒有人會願意保護它。”“既然如此,合作之事暫緩,我現在可還有重要事情要做。”千墨離轉身離去,忽然想到什麽,問道。“有一件事我很好奇,為何你的人,不會傷害那施定柔。”千墨離一邊說著一邊折身回頭,可左尊早已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