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故事落幕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123章 故事落幕

千墨離開心地抱起師尊轉圈,笑道:“師尊,這下你可以跟徒兒回去成親了吧。”

金來香摟住千墨離脖子,喜笑眉開:“乖徒兒,不得挑個吉日良辰?”

千墨離想也沒想,脫口而出:“今夜就行!”

他把金來香放下來,又拉著師尊的手跑:“前麵就有個集鎮,我們快去那訂婚服,買喜糖,買各種東西,徒兒已經等不及要裝飾我們的婚房了呢。”

“好好好,都聽你的,那今日就是我們大喜之日。”

兩人歡聲笑語,興高采烈朝集市奔過去,這一次回去便能過個普通平凡人生活,遠處山巒疊翠,天空碧藍如洗。

千墨離突然停步,笑容收斂,跟在千墨離身邊的金來香也停下,笑容消失,兩人握著的手緊緊扣在一起。

隻見萬丈紅光從雲層中迸發,瞬間照亮半邊天,所有宗門修士齊聚,密密麻麻,烏壓壓鋪滿整個蒼穹。

千墨離臉上血色全無,寒氣四溢。

金來香驚懼非常,低頭看著自己和千墨離十指相扣的雙手,已發顫。

“師尊莫怕。”千墨離微笑著將金來香攬到懷裏,安撫道,“這些都是假的。”

金來香聽到千墨離的聲音,恢複平靜,反倒輕拍千墨離肩膀,道:“為師不怕,徒兒也別怕,你我都打過那麽多場架,這次也與以往一樣,等打完我們再回去成親。”

千墨離笑道:“好,徒兒陪師尊。”

金來香忍不住往千墨離懷裏靠了靠,他的手死死攥住千墨離的手。

“哈哈哈哈哈哈。”千墨離擡頭看向漫天紅霞,冷笑一聲,“好一招‘群魔亂舞’,真是煞費苦心呢。”

話音落,天上之人殺氣騰騰沖向千墨離和金來香,其餘宗主也紛紛動手,頃刻間天搖地晃,靈力爆炸,掀起滔天駭浪。

千墨離一劍殺死數名敵人,與金來香退至百米外,卻被更多的人團團圍住。

“千墨離,還不束手就擒嗎!”一宗主站立在衆弟子之首,怒視千墨離。

“哼,”千墨離冷笑道,“我若是不肯呢。”

“冥頑不明!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諸位同仁,殺死魔頭千墨離!”

衆弟子齊聲應道:“是——”

霎時間,無數飛劍化作流星,伴隨刺耳劍吟,一道道劍氣劃過天際,帶著凜冽殺伐之氣,呼嘯射向千墨離、金來香。

千墨離雙掌翻飛,無窮黑霧彌漫而出,籠罩整座山巔,形成一片黑暗世界,將其變作陰森鬼域,劍芒穿梭而來,觸碰到濃重的霧氣,竟然寸寸斷裂,掉在地上發出鏗鏘清脆響聲。

金來香手持陣法,璀璨金芒綻放,護在千墨離背後。

“師尊,小心。”千墨離說罷,周身戾氣暴漲,衣袖鼓蕩不休,眼中血絲遍佈。

“啊啊啊啊——”慘叫聲此起彼伏,無盡黑霧吞噬了無數人。

有人拔出仙刀斬斷黑霧,但很快,新的黑霧又重新生長而出,覆蓋住方纔那片區域,黑霧仍舊源源不絕地冒出來,像是無窮無盡,根本無法徹底毀滅。

千墨離雙臂張開,仰天大吼:“邪魔在此!”

無數魔修彙聚而來加入戰鬥,瘋狂嘶吼撲向修士,邪魔越聚越多,黑霧中傳來陣陣淒厲尖銳的嚎哭聲,毛骨悚然,頭皮發麻。

千墨離周遭,無數人頭滾落在地,血流成河。

“大家別怕,齊心協力,就算拚著元神受損,也要誅滅魔頭!”

有修士振臂高呼,鼓舞士氣,衆人皆是跟著吶喊助威。

“我們不必畏懼他!”

宗門長老齊聚在一處,祭出仙器,仙威赫赫,強勢驅散邪魔,將無盡邪魔逼退,一時間,修士們鬥誌激昂,對付邪魔,終於漸漸占據上風。

戰事愈演愈烈,隨著邪魔越聚越多,修士們也越劇越多,似乎殺之不盡,衆人雖是奮勇殺敵,卻感覺疲倦異常。

這場戰役已經打了三天三夜,千金二人亦是體內力量逐漸耗去,修士彷彿永遠殺之不盡,怎麽殺都殺不夠。

衆人有保護蒼生除邪魔的信念,千墨離亦有保護金來香的信念,在千墨離背後,緊緊靠著金來香。

兩人互換防禦,共同抵擋邪魔攻擊,衆人所有招式全部瞄準他們要害部位,誓必要置他師徒二人於死地。

忽然金來香嘴唇發抖:“徒兒,快逃!”

“逃哪兒去”千墨離問。

“快走啊——”金來香突然大吼道,“總之你不能留在這!你快點逃!”

千墨離忽而發笑:“師尊,徒兒還能逃到哪去?”

金來香一掌打飛麵前幾十人,吼道:“快走啊——你會死的——你會死的——快走!”

他情緒激動,眼淚直流:“為師不想再打了,徒兒,我們能打得了一時、一日、兩日三日,難道還能打得了年年日日?打得了世間千千萬萬個人嗎?再這麽崩潰打下去,你會死的。”

衆人知道千墨離實力高強,打不過便用人海戰術,打不了,那便耗死千墨離。

千墨離眼睛紅了,廝殺而去,隻聽得麵前一片慘叫,他道:“怎麽就打不下去了,七天七夜徒兒都打得下去!”

他上一世不就是打七天七夜嗎,這算得了什麽!

金來香問:“那七天之後呢?”

千墨離愣住,沒有七天之後,因為在第七天他就被萬劍殺死了。

他一時的走神失誤,竟讓數柄長劍直接穿透胸膛,鮮血汩汩流淌,染紅黑袍。

金來香眼睜睜看著千墨離被重創,大驚失色:“徒兒!”

千墨離猛地伸出手,抓住刺入胸膛的劍,狠狠一拔,反手將那些人殺掉,劍拔出時帶出一股噴湧的熱流,灑落一地,濺濕了金來香腳邊的土壤和白靴。

“千墨離……千墨離。”金來香目眥欲裂,轉身扶住千墨離。

衆人趁機上前攻擊,誰料千墨離並未停止行動,一劍揮掃,無數人殞命當場,連屍骸都沒有留下,隻剩下一堆血肉模糊。

衆人再不敢貿然前進,他們發現千墨離根本就是個無窮無盡殺戮兵器,無論多少人攻擊他始終不倒。

“師尊,徒兒沒事……”千墨離微笑道,他的臉龐已經毫無血色,渾身顫栗,握住師尊冰涼顫抖的手。

打了那麽久,他們握劍的手終於能騰出空閑,師徒二人終於能再次握住對方的手。

金來香摸摸徒兒滿是血汙的臉,見狀,擡起頭望著衆人,咬牙道:“各位,我們保證從此遁入山林,再也不會出來害人,請諸位放我們一條生路!”

千墨離低聲道:“師尊,別求他們。”

金來香眼淚在眼眶打轉:“你們想要萬劫珠,我是煉器師,我可以再煉製出來一個給你們,隻求你們放過我徒兒。”

“嗬,真是笑話。千墨離做出那麽多喪盡天良之事,如果就這樣輕易放過,對得起那些死去的亡靈嗎!”

“放過你們師徒,豈非養虎為患?”

衆修士立刻圍攏,將兩人團團包圍住,各種仙器法寶朝著二人傾瀉而下,漫天光華閃耀,金來香與千墨離瞬間淹沒其中。

待光芒消失,竟不見了千金二人身影,有人擡頭道:“他們跑了!”

宗門修士紛紛躍上半空,乘勝追擊,不留後患,展開靈識尋找他們蹤跡,卻不見半點身影。

“諸位,召天劫吧,我等已做好了同魔頭犧牲的準備。”

“不錯,已打了三天三夜,不能再打下去了,隻會讓更多同伴傷亡,我們還是直接召天劫逼萬劫珠回歸吧!”

衆修士相視一眼,皆望見眼裏視死如歸、玉石俱焚之意,這召天劫意味著什麽,意味著他們有極大可能與千墨離同歸於盡,這是破釜沉舟的最後一招。

“我輩修士何惜一死,若不能誅殺邪魔,還談什麽修真正途,談什麽守護正義?”

“今日即便魂飛魄散,亦在所不辭!”

“諸位,請吧,不管成敗如何,至少咱們曾經努力了。”

“好,既然如此,大家合力施為,將天劫引下來,徹底斬斷這孽障。”

衆修士仰頭望向天空,默契地閉上雙眸,達成統一意見後紛紛拿出丹藥吞服下去,盤腿坐在地上,幾萬人開始運轉體內靈力。

千墨離喘著粗氣,身上傷口密集,深淺不一,有好幾個傷口正在汨汨冒著鮮血,看起來觸目驚心。

金來香扶著徒兒,默默守著千墨離,不斷給他擦拭著汗水和血液。

“師尊,你怕嗎?”

“怕,怕與你分離。”

“一起死算不算分離?”

師徒倆相視苦笑,千墨離道:“師尊,我們該怎麽辦?”

“逃,一刻也別停下。”金來香道。

但如今他們又能逃到哪裏去,四處都是危險,打不死也能活活累死。

忽然一聲巨響,天地震顫,天幕上竟出現了幾條猙獰扭曲的裂痕,裂縫中隱約閃爍著紫金光芒。

千墨離吃了一驚,仰頭望去。

天穹裂隙之中,雷雲翻滾,狂風肆虐,天際一片昏暗,烏雲遮蔽了太陽,雷鳴電閃,風雨欲來。

“這是……天劫?!!”金來香聞言臉色大變,“不,不可以,千萬不能讓天劫劈到你!”

他說完拉著千墨離向外逃跑,忽然手臂被千墨離一拽,扭過頭,千墨離吻上他的嘴角。

金來香一怔,千墨離沾著血的白皙麵龐露出笑容:“再不吻,就沒有機會吻了。”

金來香感覺腦袋轟的一聲炸開,突然整個人眼淚決堤大哭,像瘋子似的抱緊千墨離,瘋狂親吻他的嘴唇。

千墨離閉著雙眼,嘴角含笑。

天劫乃是天地規則,誰都忤逆不了,即使是他千墨離,也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

可是,他不甘心。

天劫越聚越多,烏雲密佈,彷彿要把整個大陸覆蓋。

千墨離睜開眼,看到的是金來香哭腫的眼睛,伸手輕柔地撫上金來香麵龐:“師尊,他們想用天劫直接將我打回原型,讓我變回萬劫珠,這讓我自殺有什麽區別?我千墨離就算是死,也要作為一個人灰飛煙滅,若真最後變回法器了,算什麽?那我所做的一切不都是笑話?”

金來香握住千墨離的手,語調哽咽:“為師陪你一起到最後。”

千墨離搖頭了,道:“不要,師尊。師尊什麽事都可以陪著我,可唯獨這件事不行。”

“不!”金來香激動,“難道你又自以為的替我做決定?!以為把我推開自己抗下就是最好的選擇?!”

千墨離雙手捧住金來香的頭:“不是這樣的。”

金來香情緒更激動,甚至崩潰,大喊大哭道:“千墨離,你不能推開我!你不能拋下我一個讓我獨活!!”

“不是這樣的,師尊,師尊,聽徒兒說。”千墨離忍著哭腔,紅著眼用額頭抵住金來香額頭,讓師尊冷靜下來。

“徒兒這麽做,是因為從一開始這就是徒兒的命運,他們想要我變回法器,但我不願,我到死都要證明給他們看,我千墨離是堂堂正正的一個人,我千墨離要自己一個人扛下這天劫,哪怕扛不成功,死也是作為人的軀體死,而不是變成一顆破珠子!”

千墨離流下眼淚,聲音堅定無比:“師尊,這纔是有意義的,而不是單單赴死。”

金來香聽罷眼淚流得更兇,緊緊抱住他。

天空忽然劃過一道紫色閃電,緊接著“轟隆——”一聲霹靂,一道銀蛇碗口粗細閃電劃破蒼穹,筆直朝著千墨離砸下!

這一刻金來香隻覺天塌地陷,全身血液逆行,耳畔傳來一聲巨響,他眼前全是血,被千墨離推出數丈遠,耳邊隻聽到自己撕心裂肺喊道:“千墨離——”

當衆人趕到時,皆是震驚不已,千墨離竟在舉著斷劍,妄想對抗天劫!

“啊啊啊啊啊啊啊——”千墨離仰天怒吼,披散的長發迎風飄舞,衣衫殘破,渾身浴血,肌膚寸寸爆碎,露出白骨森森。

天劫中,千墨離擡頭仰望大笑,滿是血的眼淚流了下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這一生,夠爽!!”

他最後使出一力,將天劫引向衆人。

“轟!”雷霆所及之處草木灰燼,地麵龜裂,一陣劇烈震蕩過後,天地恢複平靜。

以千墨離為圓心,四周被蕩平,全部成了灰燼,空空蕩蕩。

“不!!!千墨離!!!!”金來香痛苦大叫。

他看到千墨離人的身軀依舊“立”在那,沒有變成法器。

“千墨離,千墨離!”金來香悲愴呼喚,嘶吼著飛過來,他身上有神道珠,受神道珠力量保護,未受天劫所創,卻也隻是憑吊著一口氣活著了,而神道珠擋此一劫也徹底破碎消滅。

“徒兒,不要丟下為師!”

在千墨離最後倒下時,金來香抱住了他,兩人緊緊貼在一起。

一股濃重血腥味撲鼻而來,金來香才發現千墨離幾乎已經沒有任何完整身軀,血肉模糊,內髒流了一地。

“不!”他痛哭流涕,絕望地哭泣哀嚎,“千墨離!千墨離——”

金來香將手按在千墨離心髒,用靈力幫助他療傷,卻發現千墨離的心脈早已斷裂,丹田更是支離破碎。

“不要!千墨離!”金來香仰天大哭,淚水滾滾而下,顫抖著撫上千墨離已經冰冷僵硬的臉龐。

“你還沒有與為師成親,你怎可食言。”

金來香抱著懷裏的千墨離,慢慢滑坐在地上。

“師尊……你別哭。”千墨離忽然虛弱地開口,牽扯沒有嘴的嘴角。

金來香聽到千墨離的聲音,哭得更加大聲,抱緊千墨離:“徒兒,不要丟下為師一人活著,求求你,不要讓我嗚…嗚嗚嗚讓我一個人活著。”

千墨離睜開隻有一隻眼珠的眼睛,好再他還有一隻手,可以撫摸金來香的臉頰,柔聲道:“師尊,我贏了……我、我沒有變回邪珠,我…終究是人,即使死去,也是作為人的軀體死去。”

金來香淚如雨下,握住千墨離冰冷的手放在唇邊,讓千墨離感受他吐出的溫熱氣息:“是,嗚嗚嗚啊嗚嗚,你是人,你是人,你纔不是法器,你也不是萬劫珠。”

千墨離忽然哭了出來,猶如回到母親懷抱裏的嬰兒:“人為什麽永遠都在跟自己的命運搏鬥,如果我生來就是一個普通人,如果我沒有被捉去,如果我還有爹孃,如果我還有家,我是不是就不會變成魔,我是不是就能受人尊重,被人喜愛,是不是就不會有那麽多人因我喪命?這一切的一切,是不是就會改變?”

金來香哽嚥著猛點頭,他聽到千墨離說著想回家三個字,便擦掉眼淚,站起身,把千墨離背負在背上,往山下走去。

他要帶千墨離回家,他要帶千墨離回家,他要帶千墨離回家……

可才走出不到十步,他又聽到千墨離說著:“師尊,我們來拜堂,我們來成親。”

“但……但是——”

“師尊,我們來拜堂。”

“好,徒兒,我們拜堂。”金來香含淚答應,他從來捨不得拒絕千墨離一絲一毫要求。

他聽到背上千墨離虛弱的笑聲:“謝謝師尊,師尊真好。”

金來香泣不成聲,把千墨離放下來,重複著點頭:“好,好……好,徒兒,我們拜堂,我們成親,我們不拜天地,不拜高堂,就我們師徒三叩首,叩首完,你我便算是成親了。”

千墨離微笑著嗯了一聲:“好,師尊。”

“好,我們磕頭了。”金來香哽嚥著,擺好跪姿,抓住千墨離衣袖,兩人麵對麵著,同時磕下頭。

“砰——砰——砰——”

隨著三聲重響,兩人頭顱輕碰,千墨離每次磕下頭都會濺出許多血,灑在泥土。

金來香抹掉臉頰上的血淚,欣喜若狂,捧住千墨離慘白的臉:“好,好,終於成親了。”

千墨離笑了,眼神柔軟:“師尊,我想靠著你。”

“好,你靠著我。”金來香伸出胳膊摟緊千墨離的脖頸,讓千墨離的頭抵在肩上,抱著千墨離時,他能感受到千墨離最後鬆掉了一口氣。

“師尊,師尊……”千墨離低低地呼喚。

“哎,為師在呢。”金來香溫柔地應答。

“師尊,你信我還會活過來嗎?”

“為師信,我家徒兒這麽厲害,怎麽可能就這麽死去,我家徒兒一定能再次活過來。”

金來香眼睛已無光,拍拍千墨離的背,淚水滑落,喃喃自語:“為師會永遠在這裏等你,好嗎,為師會在這裏等你回來,為師會一直站在這裏,你答應我你會回來,無論多久你都會回來的。”

“嗯,徒兒答應師尊,無論過去多久,我都會再次來找你。”

“好,那你要快點回來,為師等著跟你一起回家。”

“嗯……”千墨離闔上了雙眸。

“師尊,明天見。”

“明天見,徒兒。”

千墨離身形在金來香懷中漸漸虛化,最後徹底消散於天地間。

今朝執手生死,明日已成過眼雲煙。

一千年後。

當年大戰灰燼的地方已經變成了一片花海,花開滿山坡。

有一老修士帶著小孫子來此處采花,忽然看到花叢中佇立著一個泥人,走近細瞧,泥人竟突然裂開,露出一麵容清雋,一頭海藻波浪卷發的金衣男子。

金衣男子睜開眼,向老修士問其千墨離,老修士答曰:“不曾見過此人。”

再問誅魔大戰,答曰:“一千年前,一場天劫降臨,所有人都灰飛煙滅。”

金衣男子聞之,再問五珠伏魔陣,答曰:“已沒有其陣。”

再問邪界,答曰:“已沒有此地。”

再問人間,答曰:“人間安康。”

再問千墨離,答曰:“沒有見過此人。”

金衣男子流下眼淚:“一千年了,他還沒有來找我嗎?他是不是迷路了?他是不是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老人答:“已過千年,山變成了海,海變成了石,石又變成了山,物是人非,仙者可還記得當年的事?”

金衣男子答:“我記得,我記得我有個徒兒,叫千墨離,我是他的師尊,我們曾經在一起生活過。”

“那仙者可還記得自己是誰?”

“我……我……”金衣男子忽然痛苦地捂住臉,眼淚從指縫滴落,“我是誰?”

“仙者連自己的名字都忘記了,過去的人,又怎麽能再回來。”

“不、不會的,我隻要等到他,我一定能等到他。”

金衣男子猛然擡眸,眼角掛著淚水,望向天空:“我聽到了,他在呼喚我。”

老修士搖了搖頭,這裏除了花海就是花海,沒有人存在的痕跡:“仙者,我隻知道他已經隕落,再也不會存在了。”

“不可能!”金衣男子失控咆哮,雙目赤紅,“風裏麵,有他的味道,我聞到了。”

“徒兒!徒兒!徒兒——!!”

“師尊。”

金來香猛然回頭。

完。

作者有話要說:

這本書,到這裏就結束了,也是該到說再見的時候了。麵虎。”“哼!你這是嫉妒!”“你們直接當著三位仙者的麵這樣說好嗎……”“是小師弟選師父又不是你們,都趕緊閉嘴吧!”衆人你一言我一句,說得熱鬧非凡,都覺得自己所言極是,一片嘈雜。千墨離坐在上麵聽著,也不禁被逗笑起來,思緒萬千,看似是三位仙者,實則是三條人生道路,該往哪去,無人知曉,命運就是這般有趣又危險。然而,少年心目中早已經有了決斷,道:“各位師兄師姐們安靜一下,我已想好。”說著,便擡腿邁步走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