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死亡倒計時

猶豫的拿起了自己的短刀,對準了巨型蜘蛛的腦袋就捅了進去,這個巨型蜘蛛的皮毛極其堅韌,哪怕林逸使勁吃奶的勁兒,也無法在蜘蛛的皮毛上麵造成絲毫的傷害,但是這並不代表林逸就殺不死這個蜘蛛。就算是鋼鐵也能刺穿,更彆提這個蜘蛛的防禦力並不算太強。林逸的匕首直接插進了巨型蜘蛛的腦門中央,鮮血立馬順著刀柄湧了出來,濺在了林逸的臉頰上。林逸的目光越加的冰冷:“畜牲,今日之辱,我林逸一定要討回來!”林逸怒吼一聲,手...“修仙苦,行路難,陳師弟,你還是趁早下山吧,修仙一道,並不適合你,不如回鄉去,子承父業,享世間榮華富貴半生。”

青雲宗比武擂台上,一位身著青衣長袍的青年修士手持銀劍,負手而立,語氣溫和,一副穩健高深的模樣,內心其實慌得一批:陳大哥,求求了,您就知難而退吧,下山去享受榮華富貴它不香嗎?

青年身後的少年跪倒在地,此子身體羸弱,修為極低,入門三年毫無進步,如今和同門師兄不過兩個回合的切磋,便已遍體鱗傷,毫無反手之力。

青年的勸誡聲迴盪在少年的耳畔,他用儘全力昂起頭顱,堅定的眼神中滿是不甘,少年笑了笑,喃喃道:“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

聞言,那青年修士突然眉頭一緊,臉色不太好,還不等少年說完,下意識地一腳踹出,將其踢出了擂台,“夠了。”

見少年昏迷過去,台上青年抬頭望去,見頭上倒計時從“6”

變為“7”

青年大喜過望,內心竊喜。

“冇想到及時阻止主角說出必要台詞,真能讓身為反派的我多活一天!”

林逸欲哭無淚道。

走下擂台,從現實世界穿書而來的林逸手捂著臉,心情複雜,一時間不知該心疼那少年還是自己,畢竟他可是很清楚,當自己頭上那個數字歸零,便是領盒飯的時候。

而那位叫做‘陳蕭然’的少年,正是本書的主角。

至於穿書而來的他,其實是這本書的作者……

不久前,因為他寫的玄幻小說《修羅武帝》完結爛尾,林逸被大量讀者集體詛咒,然後穿書到了自己的書中,併成為了書中最早領盒飯的反派角色。

他這個反派角色極其龍套,在原著中隻出現了一次,冇有詳細的描述,甚至連名字都是潦草的“林師兄”

完全就是為主角而存在的一塊踏腳石。

而如今來看,林逸作為主角陳蕭然的同門大師兄,不僅相貌英俊,而且天賦異稟,桃花運爆棚,總的來說,就是一整個活不久的人設。

原劇情裡之所以是反派角色,是因為林逸在三日後下山出任務過程中,因為自負害死了主角的妹妹,陳蕭然想討要個說法,孤傲的林逸卻不經意間詆譭了主角兄妹二人,由此惹怒了陳蕭然,並讓萬念俱灰的陳蕭然覺醒殺神領域,實力暴漲。

再然後,林師兄這個角色,便領了盒飯……

“穿哪本書不好,偏偏穿這本,這陳蕭然在覺醒之後就是一整個殺神,凡是得罪他的傢夥,非死即傷,後期為了自己的家人,這傢夥甚至連滅族滅宗的事都做得出來……”

想到此處,林逸再次抬頭看了一眼自己頭上的倒計時數字——7。

“好不容易穿越一次,卻隻有一個周的壽命,生命苦短啊……”

林逸皺著眉頭,臉色不太好,“距離這傢夥覺醒還有天,在此之前,必須得做點什

麼才行。”

林逸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一個周了,期間他也想過離開青雲宗,但遺憾的是,每當他要離開時,便被宗主安排去宗門各峰辦事,身為大師兄的他,想推辭都推不了。

而不管他如何改變自己對主角的態度,甚至是對其言語溫柔,關照有加,頭上的倒計時依舊不再發生改變。

一週後的那場生死局,很有可能是避不開了……

“既然趕不走,那就趁你病要你命,一不做二不休,今晚就把你小子給噶咯。”

說完,林逸扇了自己一巴掌,立馬打消了這個罪惡的念頭。

他自嘲地笑了笑,想也知道,主角怎麼可能會死在他這種小雜魚手上,先不說這麼做違背良心,真要現在下手,估計主角今晚就得覺醒。

“算了算了,還是先從他妹妹那邊下手,隻要能避免小師妹的死,應該就能解開我與陳蕭然的生死劫了。”

決定好後,林逸數著時間,艱難度日。

閒暇之餘,他甚至嘗試過與陳蕭然交好,但遺憾的是,對方警惕性很高,對他一直極為防備。

就這樣,六天過去了。

倒計時,隻剩最後一天。

這段時間,望著頭上那個倒計時不斷減少,林逸每日都過得極為煎熬,冇人能夠平靜地接受自己死期將至,更何況是剛剛穿越到修仙世界還冇有體驗世間萬般美好的林逸。

站在宗門大殿前,林逸眉頭緊鎖,有些緊張。

“林逸,本座命你帶上殿中這二

十位新晉核心弟子下山除妖,所去之處名為‘藏龍山’,出宗往南一百二十裡,看到一處斷橋便是了,此次任務並不難,僅需降伏幾隻山野猴妖,多讓你這些師弟師妹觀摩學習些實戰技巧。”

宗主向林逸說道。

林逸俯首作揖,麵露難色,“宗主,猴妖生性頑劣,**放縱,依我之見,此番帶上不經世事的年輕女弟子,怕是不妥。”

聞言,宗主挑了挑眉,對於林逸的態度有些意外,“猴妖之患,你一人便可解決,這次外出,也正好給你這些師妹們一個成長的機會。”

林逸聞言,內心暗歎不妙,單膝跪地,嚴肅道:“宗主,此次絕非是林某矯情,藏龍山多險地,若猴妖過多,淫性大發,又有其他威脅存在,屆時師妹們的安危,或許無法顧及,若因為我的自負讓大家遇險,我林逸,難辭其咎!”

聞言,見林逸難得如此認真,宗主一時間陷入了思考,女弟子們顯得有些不安,而在殿上的男弟子們卻一個個躍躍欲試,紛紛放出豪言。

“放心吧大師兄,還有我們在呢,師妹們的安全,放心交給我們!”

“如今我等修士都已練氣巔峰,區區猴妖,不足為懼!”

聞言,林逸苦笑著,一時間隻覺得頭大。

我是作者,你們接下來要麵臨的是什麼我不知道嗎?

練氣巔峰?不是我潑冷水,有築基巔峰再來逞威風吧兄弟們。

如今林逸的修為正是築

基巔峰,若是猴妖不失控,此番降妖,應該是問題不大,但若是帶上幾個年輕女弟子,那就麻煩了。

在他的小說劇情中,原本的林師兄比眼前這些男弟子還要自負,出任務後,因為女弟子的陪同,讓猴妖淫性大發,群體失控,林逸為了保住更多人命,果斷放棄了營救被猴妖抓走的女弟子,最終導致陳蕭然的妹妹慘死於猴妖手中。

“不行!

此次任務危險係數恐比想象中高得多,不可輕敵!”

林逸不滿道。

見林逸堅持的態度,宗主也不再堅持,同意了林逸的提議。

“那好吧,此次任務,女弟子們不用參加,換五個築基期的男弟子陪你前去。”

聞言,林逸大喜,作揖謝過宗主後,立馬抬頭望了一眼頭頂的倒計時。

但出人意料的是,倒計時數字冇有消失,而是發生了變化。

1→68。

林逸怔怔地望著頭上的數字,雖然死期推遲了整整兩個月,但林逸此刻的臉色很不好。

自己明明已經篡改劇情,消除了自己與主角產生仇怨的可能,為什麼頭上的死亡倒計時還冇有結束?!

看著頭上的倒計時,突然,林逸想到了一種可能。

如果這個世界的故事發展嚴格按照小說文字中的記述進行,那當一個配角擁有既定的死期時,就說明瞭一件事,他的死,必然與主角相關!

道理很簡單,寫小說的人,至少對於林逸自己而言,不會大費周章去講述一

個龍套角色毫無意義的死,除非他的死對推動劇情或者襯托主角起到了重要作用。

結合著林逸他如今這個角色的初始定位,那麼最有可能的原因就是,他是一個生來就必定會被主角所殺的反派,即使逃過了這一次的事件,世界線發生了變動,可該來的劇情殺,還是會來……的力量比人魚族女王更強大!”林逸感受一下身體內磅礴的力量,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他從納戒內拿出一張人魚族女王的畫像,仔細端詳起來。“嗯?”忽然,林逸皺起眉頭。這張畫像上,有著一滴鮮血,在畫像的右下角,有一行小字寫著”人魚女王之血”“人魚族女王的血液怎麼會出現在這幅畫像上呢?”林逸疑惑道,隨即將這幅畫像收了起來。這個時候,一艘巨大的戰艦出現在湖岸,停在岸邊。船上下來一位女性人魚族,正是當初追擊林逸的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