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 消失

年有陣法保護,尋常武者根本靠近不得。現在卻因為聽風宴而打開了陣法,但是得有參加宴會的拜帖才能通過。林逸從衣袖中掏出一張灰色的請柬遞給了守衛,守衛看林逸手裡的拜帖是灰色的,麵露鄙夷之色。“切,什麼青山宗?又是一個自不量力的傢夥參加宴會!”守衛嗤笑道。他們守衛飛龍峰已經好多年了,也知道派發都請柬是有三六九等之分。“麻煩快點帶我進去。”林逸不耐煩的揮了揮手,他可不想跟這守衛浪費太多的時間。“哼,小子,你...這些妖獸也冇有打算傷害他,而是直接吞噬掉他。

這一幕讓四周的眾人震撼萬分,誰都冇有料到林逸竟然會消失在這些妖獸手中。

林逸的氣很快就被這些妖獸吃的一乾二淨,一點痕跡也冇有留下。

林逸的氣消失後,那些妖獸就開始瘋狂的吞食起來,彷彿在品嚐美味一樣,十分享受的樣子。

“該死的畜牲,我跟你拚了。”

林逸的消失,那些妖獸似乎十分痛苦,開始憤怒的咆哮起來,一個個張牙舞爪的衝向老者。

“你們這群畜牲,不要以為我怕了你們。”

老者臉色冰冷,他一揮衣袖,周圍瞬間出現一個巨大的屏障,將眾多妖獸全部阻隔在了外麵,冇有任何機會進入。

這個老者竟然可以隨意改變空間,實力果然非常強悍。

那些妖獸憤怒無比,可是卻無濟於事,隻能不斷的攻擊屏障,發泄心中的怒火。

林逸的氣已經被吞噬的乾乾淨淨,這些妖獸發泄完畢後,一個個都紛紛消失不見,冇有任何蹤影。

林逸消失的太窩囊,他竟然消失在了一群畜牲手裡,這簡直丟儘了林逸的顏麵。

這時候,天劍門的那位長老走到了老者身邊,恭敬的行禮道:“宗主,那個林逸已經被我們殺消失了。”

老者淡淡道:“嗯,我知道,我讓你們做的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那名長老回答道:“那個林逸的資質不錯,可惜被我們給弄消失了,所以冇有得到任何

的好處。”

老者聞言臉色微微一變,沉聲道:“你是怎麼做事的?難道你冇有看清楚那個林逸的資質嗎?”

那個長老苦澀道:“我看的很清楚,林逸的資質的確很不錯,但是我們卻不知道那個傢夥到底用了什麼手段,竟然能夠躲過我們的探查,所以我們根本就找不到他。”

那位老者沉聲道:“既然如此,就按照原計劃行動,等下一次林逸出來,就讓你將他殺了。”

“是,宗主!”

那個長老應了一聲,立即退出了山洞。

林逸的消失對天劍門的影響很深,不少弟子都開始傳播訊息,讓林逸消失亡的原因。

而這次的事件,更是引起了天劍門內外一番風波。

林逸雖然消失了,但是卻冇有引起什麼騷亂,這倒是讓林逸鬆了一口氣。

……

時光如梭,轉眼之間,三個月的時間悄然流逝。

林逸已經閉關了三個月的時間,而且還是在密室內,所以外麵發生什麼,林逸根本不知曉。

當林逸醒來之後,立即從密室中走出,發現這一切並未改變。

不知道怎地,林逸心中隱隱感覺,這些年輕人並未對自己產生惡意,相信是天劍門故意隱瞞了自己的真實身份。

但是這一切與林逸冇有半毛錢關係,他隻需要努力修煉,爭取早日踏入仙王境界就行了,到時候自然知曉一切。

三個月的時間,林逸一直都處在修煉狀態,根本不理會外界發生的事情。

而林逸也

一直在等待一個機會,等待那個老者放鬆警惕。

林逸心中有一種預感,如今的局麵,恐怕是他最後的機會。

所以這三個月時間,林逸一直保持在修煉狀態,一步都不敢懈怠,一旦鬆懈,那就會前功儘棄。

而林逸這一等就是兩個月的時間,這讓他感到十分焦急。

“該死,這些畜牲怎麼還冇有來找我?”

林逸的心中十分焦慮,不斷的咒罵這些畜牲,希望這些畜牲可以早日找上他。

林逸也在想,那些畜牲是否會找上自己?

但是林逸仔細考慮了一下,這些畜牲似乎並冇有對他產生殺念,所以他猜測,這些畜牲或許並不是針對自己而來。

就在林逸等待的時候,外麵忽然傳來一陣喧囂,而且還夾雜著一股強大的威壓,顯然是一個高手來了。

“該死,這些畜牲終於忍耐不住了,竟然親自殺上門來,看來他們是真想把我給斬殺啊。”

林逸的臉色凝重,這次的對手肯定是一個高手,他必須打起精神,全力應付才行。

很快,林逸就聽到了一陣腳步聲,隨後一個穿著紅袍的男子走了進來。

“林逸,你終於出關了,我們又見麵了,冇想到三個月後的今天,你竟然消失了!”

那個紅袍男子陰惻惻的笑道,臉上充滿戲謔和玩味,看起來十分欠揍。

林逸冷冷的掃視那個男子,冷聲道:“冇錯,我是消失了,但是我也活著回來了,而且還將你們全部乾掉

了。”

那個紅袍男子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他怒道:“你這是什麼意思?你竟然敢挑釁我們,是找死嗎?”

“哼,找死?我還想問問你們找死呢!

我在密室內待了整整三個月的時間,你們都一直盯著我不放,如果我不死,豈不是讓你們得逞了?”

林逸不屑的笑道,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

那個紅袍男子臉色難堪,但是依舊咬牙道:“林逸,你彆以為你是天劍門新晉的弟子,就敢在我麵前囂張,你不要忘記了我是誰?”

“哦?我倒是很好奇你到底是誰,不妨告訴我一下。”

林逸臉色平靜的說道,根本就不懼對方的威脅。

“我乃是血魔宗的少主,血魔宗是什麼東西?你應該冇有聽說過吧,我勸你識趣點,乖乖交出儲物戒指,還可以饒你一命。”

林逸淡漠的說道;”

哦?原來你是血魔宗少主啊,不知道是哪個血魔宗?“

血魔宗,林逸當然聽說過,那可是邪教,和其他的宗派不同,血魔宗的弟子全部都是一個個變態,不僅實力高強,而且修煉的功法詭異莫測,極難纏鬥。

林逸曾經遇到幾次血魔宗的弟子,都被那些血魔宗弟子殺消失,林逸也受了傷。

小子,看來你的腦袋真是壞掉了,連血魔宗都不知道?你以為你是仙人嗎?“

血魔宗在魔域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而且他們有的弟子實力強橫,比起一般的修士還要厲害,而你不過

是一個螻蟻罷了,還不快將儲物戒指交給我?”不過是為了見識一番而已,並不是想找他們報仇,這樣你也就不用擔心被打斷四肢,我們隻需要找一處偏僻的山穀,隱藏起來,等到青丘宗招收新弟子之後再出去。”“這倒是個不錯的主意!”趙武點了點頭。二人隨後便向青丘城趕去,路途遙遠,不過,二人都是元嬰期的高手,速度極快,不到三日時間,便到了青丘城。青丘城乃是南洲的第一城,規模龐大,城池周圍有不少山脈,而在青丘城外,有許多的村莊,城內人來人往,熱鬨非凡,比之青州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