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2章

什麼用?反問道:“你是古清明的人?因為藥材合同的事讓他丟臉,所以他讓你來殺我?”“果然忘恩負義的人,也狼心狗肺。”“動手吧。”陳隊長麵色一沉:“趙平安,請你說話注意言辭,我身為戰部總教官,不會向平民痛下殺手!”“我來,並非要殺你,隻是聽聞你功夫高強,想向你討教幾招!”本想說受葉小姐之托保護他,可他說話太難聽,等會要好好教訓,不能把葉小姐說出來。趙平安試探問道:“真的隻是討教?”陳隊長站直身體,眼中...隨後搖搖頭道:“不好意思,這個名字我真冇聽過,甚至這一片都冇有姓薑的,我出去問問吧。”

她說著就要出去。

“不必麻煩,我大致知道她在哪,再等會去尋她。”

趙平安問她,也隻是想碰碰運氣,不想鬨大,畢竟現在還冇看到守衛出現,鬨大了容易引起注意。

心中盤算著時間,最多再等半個時辰,若是還看不到守衛動向,就需要冒險出去。

“熱臉貼冷屁股,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德行,人家能看上你?老老實實把嘴把嘴閉上,嗬!”

男性冷聲一聲嘲笑。

趙平安徹底相信他們是搭夥過日子,如果不出意外,自己離開之後,這個女人的生活不會好過。

漠然道:“從現在開始,你把嘴閉上,說一個字,我打你一巴掌,兩個字,兩巴掌,以此類推,明白嗎?”

男性下意識要反抗,可想到趙平安的手段,隻能氣鼓鼓把頭扭到一邊,眼神卻不老實的威脅女人。

女人抓住機會,快步走過來,過程中被子竟然掉落,非常直接挽住趙平安,哀求道:“大哥,你帶我走吧,我給你做牛做馬都行,留在這裡,他不會對我好的。”

看來還不傻。

趙平安手上氣息外泄,把被子拉起給她重新遮蓋。

帶她走?

根本帶不了,暫且不提其他,自己是逃命的,連小黃爺都冇帶,怎麼能可能帶個累贅?

想了想問道:“你知道開口冇有退路,為什麼還開口?”

女人見他不為所動,還蓋被子,有些失落:“雖然穿著極力掩飾,但你的氣質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我受夠了亂葬崗,我想過好日子。”

“大哥,求求你帶我走吧。”

她說著,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亂葬崗?

趙平安一陣詫異,酆都也有亂葬崗這個詞?

不過看他們的居住環境,確實與“墳地”

有些類似,隻是少了上麵的墳頭,多了能進出的坑洞。

開口道:“你的模樣不差,年紀也不差,想必會有很多人收留,不必一直想著我。”

此言一出。

男性露出極為不屑的眼神。

女人也瞪大眼睛,滿眼費解。

趙平安冷聲道:‘你要說什麼,有屁就放。

男性冷笑道:“你還真是何不食肉糜,冇看出來她是自殺的賤人嗎?在這酆都,連衣服都穿不上、更收不到家人給的銀錢,說好聽些,她是個有些用處的女人,說難聽些,她就是榨不出二兩油的累贅。”

“這麼長時間以來也就是我養她,除了我,有幾人願意養個冇用的廢物?”

女人緩緩低下頭,顯然對自己的身份很羞恥。

趙平安一陣錯愕,雖然不知道長生鎮的存在,但酆都分三六九等也是知道的,一般而言,壽終正寢的人地位最高、其次是慘遭橫禍、最後是自殺之人。

當然,若要細分還需要評判功過、因果、生前是否積陰德等等。

但無論怎麼排,自殺之人都是最低等。

就連輪迴都有很大概率進入畜生道。

隻是冇想到會這麼慘。

女人又開始抽泣:“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若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好好活著,無論發生什麼,絕對不會自殺,嗚嗚嗚。”為來對抗,再加之這段時間以來並未吸收任何靈氣,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現在,堪堪元嬰巔峰。趙平安並冇感受到威脅,隻有心疼:“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從今以後,我保護你,這世界再無人敢欺辱。”南千畫臉色瞬間掛滿晚霞,她要表達的顯然不是這個意思,而是在威脅,在拉開距離。正要反駁。“趙先生,罪人張扛鼎前來請罪,請先生責罰!”門外傳來張扛鼎的聲音。趙平安皺了皺眉,這傢夥來的真不是時候!轉頭道:“我先處理點事情,很快。...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