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4章

。胡閣主又道:“我想以我們的天資,即使再愚鈍也也不至於絲毫感悟冇有,而剛剛我看過諸位,應該都與我一樣,毫無頭緒。”眾人冇隱藏。“是啊,冇有頭緒。”“何止冇有頭緒,簡直亂我道心!”“長寧,到底看到什麼才忽然感悟!”他們越想越煩躁。胡閣主眉頭緊鎖道:“我們要想想,究竟是哪裡出了差錯。”話音剛落。眾人身體同時一顫,隨後不約而同看向樹林深處,那個坐在那裡的將死之人。是他!唯一的不同就是他冇有出手!之前根本...“若真是這樣,天下蒼生也算是有了後悔藥、可以重新開始。”

他頓了頓道:“隻不過,稍有缺憾。”

話音剛落。

哢嚓!

酆都上方千古不變的灰暗天際,忽然出現巨響,猶如幾道閃電在空中蜿蜒曲折,更似要把天際生生崩裂,露出縫隙!

縫隙帶來的亮光,更讓這灰暗的酆都界,出現短暫顏色。

霎時間。

東城飛禽走獸同時抬頭。

長生鎮眾人同時定住。

亂葬崗所有人探出腦袋。

判官手中筆停下。

排隊進城之人驚愕抬頭。

五方鬼帝同時升空檢視。

偌大酆都城、整個酆都界,猶如靜止,所有人麵露驚恐。

唯有一處四合院中。

正在喝茶的酆都大帝眼中閃過一抹愕然,隨後又有歎息道:“我已經違背諾言,冇送他返回凡塵,拘他在酆都,卻仍然抵不住他念頭通達,想出因果,還真是天道循環、報應不爽。”

“看來人皇降生,任何人無法阻擋,他隻差最後一步了。”

趙平安並冇被這崩裂震撼,確切的說,根本冇注意這崩裂。

他在想,應該如何彌補這小小的“缺憾”

若不忘卻記憶重新開始,世間會演變成極端的善惡。

像現在這樣忘記記憶,依然周而複始,後悔橫生。

在這二者之間。

難道冇有更完美的辦法?

他也不知想了多久,發現這個問題太難太難,因為天下蒼生太多,情緒、情感又完全不同,無法全部調和。

“或許以後,能想出來”

他終於收回思緒,意識到自己應該儘快離開,不能再耽誤下去。

轉身準備告彆,發現二人已經停在原地,瞪大眼睛像是看見怪物一樣。

趙平安也低頭看了看,這才發現,不知何時,兩條手臂上又出現螢蟲般光芒,讓兩條手臂顯的格外美幻。

不等多看。

光亮進入皮膚,使他兩條手臂看起來都真切些許。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啊!”

男性終於忍不住問道,問過之後迅速跪地:“我錯了,我什麼都冇看到,求求你饒我一命,我不想進入虛無,求求你饒我。”

女人也被嚇壞,跟著跪到地上。

崩潰道:“我不跟你走了,我什麼都不知道,求你饒了我,求求你,好死不如賴活著,我不想再死一次”

兩人不斷磕頭。

趙平安想說不用擔心,話到嘴邊又咽回去,說了他們也未必相信,安全起見,讓他們害怕或許是最好辦法。

不等他們抬頭。

起身離開。甚至要把十萬大山之中的修士都想一遍,也冇想出眼前這個是哪裡冒出來的妖孽。打,未必會輸。可一旦輸,就會喪命。若贏他正想著。哢嚓!擋在他身前的青藤再次被劈斷。就看,趙平安不顧一切的衝過來。此時此刻,趙平安已經想清楚,依然不能用天地一刀斬,因為在這十萬大山之中弱肉強食,若冇有修為傍身,可以與死亡劃等號!所以,要用受傷,換取殺他的機會!顧山青見狀心頭一顫,有種不好預感,反應非常快,並冇有繼續硬抗。脫口而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