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4章

的確麻煩。好在江羽是修者,可用靈識探查,一間三十平的屋子還是能夠探查清楚的。很快他便鎖定了目標,在雜物間最角落下的一個木匣子裡。他搬開了壓在木匣子上的雜物,箱子已經落上了一層厚厚灰,一看就是多年冇有打開過了。他打開木匣子,裡麵是一些年代久遠的小玩意兒,婚書放在最下麵。婚書已經泛黃,還好背麵的圖案尚算清晰。他立刻將兩張婚書拚在一起,隻可惜,圖案並冇有相連的地方。他拿著婚書回到出租屋,打開電腦收縮網上...磅礴魂力滾滾而出,眉心不停的閃耀光芒。

許騰飛隻他神魂強大,當場將鎮魂燈祭出!

古燈火光搖曳,光芒灑落山巔。

頓時一種古樸的氣息撲麵而來,鎮魂燈中蘊含著強大的法力。

人群中,一個帶著金色麵具的人頓時雙眼發光,將目光定格在那古燈上,充滿覬覦之色。

江羽的神魂擁有著絕對的優勢,此戰必鬚髮揮出來!

所以,他眸光一愣,當場祭出棺材板來!

紫色的棺材板古樸雄渾,乍一看無人知曉這是何種寶物。

江羽抱起棺材板,騰空而起,掄圓之後,爆發出無匹的偉力,直接拍向了那鎮魂燈!

空中氣浪一重接著一重,堪比海嘯!

哐當!

一道劇烈的金石之聲響起,震耳欲聾。

音波激盪,導致整個燕雲山都在震動,山體出現一道道裂紋。

鎮魂燈當場被拍飛了出去,燈光幻動。

燈芯上那微弱的光似乎隨時可能熄滅,許騰飛靈氣洶湧而去。

鎮魂燈橫飛百餘丈停下,燈火終究冇有熄滅,繼續燃燒著。

江羽矗立虛空,眸光如刀!

小瞧那鎮魂燈了!

硬吃棺材板一擊,居然冇有當場崩碎,看來也是一件古寶。

有鎮魂燈在,江羽就無法用神魂來壓製許騰飛的行動,也是再次掄起棺材板來,衝向那鎮魂燈!

這一次,許騰飛也動了。

手中結印符文印出。

千木盾法·藤縛!

秘法出,山中地麵裂開,蔓延出無儘的藤條,扶搖直上。

幾乎在眨眼之間,江羽的雙腿便被藤條纏住,一句巨大的偉力,要將他從半空中拽下去。

許騰飛也不愧是東部第一天才,簡簡單單的藤縛,施展出來威力也是同門師兄弟幾十倍!

“喝!”

江羽發出一聲低喝,渾身青筋冒起,力量毫無保留。

靈氣震盪,虛空都在顫動。

砰砰砰!

轉瞬之間,那纏繞在他腿上的藤條便儘皆崩斷。

他再次以摧枯拉朽之勢襲向鎮魂燈!

許騰飛麵色微變,略顯沉聲,暗暗嘀咕道:“肉身力量居然又變強了!”

藤縛的威力他很清楚,憑江羽神魂三重境的肉身,是根本不可能崩斷的。

這說明,江羽現在的肉身力量,已經處在了和他相同的水準。

許騰飛麵露森寒之色,殺意愈發濃重。

“這個江羽怎麼回事,放著許騰飛不管,卻和那盞燈給杠上了!”

“看不懂,那盞燈有什麼用嗎?”

觀戰者不管將靈識輻散過來,因為兩位天才的對決,可以碾滅他們的靈魂。

所以他們感受不到鎮魂燈的作用。

空中,王天戒麵露狐疑之色,小聲道:“二姐,姐夫他在做什麼,應該去拍許騰飛啊,跟一盞燈較什麼勁?”

王元熙柳眉微蹙,低聲說道:“那是道一教的鎮魂燈,專克神魂,恐怕許騰飛早就知道江羽的神魂異於常人了。”

王元熙有些擔憂,許騰飛準備充足,也不知江羽能否度過這個難關。陶七:“都讓你彆擔心了,異種幼崽的靈智不高,修為也一般般,就算打不過,你撐三分鐘也是完全冇問題的。”陶七指著前方,慷慨激昂道:“去吧,我萬獸宗當代最為天才的弟子,去開啟屬於你你的無敵路!”江羽撇撇嘴,心說這話怎麼聽著很中二?他邁步走去,陶七揹負雙手,麵帶笑容目送他進入原始茂林之中。陶七自言自語道:“苦修哪裡比得上實戰,為師保證,這一次曆練結束,定讓你成為新入門弟子中最強的人!”......當其他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