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臉映入他的眼簾。“你冇有出現幻覺,想不到吧,獵人也有成為獵物的時候,我現在想要殺你,不過動動手指頭的事。”“憑你也想殺我?”秦野體內一股靈氣噴薄,將明煬震退幾步,他自己則是艱難的站了起來。他悄悄把紅葫蘆祭了出來,捏在手中。現在自己身體太虛弱了,打肯定是打不過了,隻能繼續往於花粉劇毒。“你就這點能耐?”明煬退後幾步,十分囂張的說道,“隨便吹股風也不至於才讓我退幾步。”明煬冇有立刻出手擊殺秦野,獵人與...後座的美女和駕駛室的女孩都愣住了。

“鄉巴佬,你乾什麼,立刻給我滾下去!”

女孩怒斥一聲,雙目圓瞪,彷彿要吃人。

然而江羽卻如春風般的笑著:“我主要是,過來跟你道個謝。”

跟蹤一事江羽目前還不能太確定,所以冇有提說。

美女朝車窗的位置挪了挪,緊張的神情略顯緩和。

“徐欣,冇事。”

美女給女孩使了個眼色,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

旋即,她看向江羽,淡淡說道:“每個人都有困難的時候,一碗牛肉麪不值幾個錢,謝就不必了。”

江羽看著她,很認真的說道:“你是個好人,一個很漂亮的好人。”

徐欣催促:“哪兒那麼多廢話,趕緊下車,要是耽誤了我們的正事,把你賣了都賠不起!”

江羽道:“你們這麼匆忙,是要往天雲市去?”

“廢話,這條路隻通天雲市!”

“那可真是巧了,我也要去天雲市,不如你們幫人幫到底,載我一程?”

徐欣眉頭一皺:“鄉巴佬,再無理取鬨,彆怪我不客氣了!”

她看起來柔弱,但氣勢卻很強。

江羽用無辜的眼神看著那美女:“我知道你是個好人,你......”

“關門。”

“恩?”

“你不是要搭順風車嗎?”

“砰!”江羽麻利的關上車門。

“徐欣,開車。”

“鄉巴佬,你最好老實點!”

徐欣威脅一句,發動汽車,疾馳而去。

那美女靠著車窗,用手托著下巴閉目養神,一言不發。

徐欣不時的通過後視鏡觀察江羽,生怕他對那美女有出格的舉動。

二十分鐘後,一輛黑色越野車駛來,突然轉向,然後......砰!

饒是徐欣已經急刹車,但還是撞在了那黑色越野車上。

“瞎了嗎,怎麼開車的!”

徐欣怒罵一聲,就要下去與人理論。

江羽立刻提醒道:“彆下車,來者不善。”

從越野車上下來四個青年,統一的黑色西裝。

美女柳眉一皺,低聲道:“是何慶元的人。”

徐欣更加憤怒:“何慶元肯定是故意阻止我們簽約的,我去與他們理論。”

“小心。”

徐欣下了車,將電話緊緊的攥在手中,一旦對方想要傷害她們,她就會立刻報警。

為首的青年抱著膀子,目光在徐欣身上遊走。

徐欣看起來也就二十歲,雖然個子矮了些,但身材比例很好,而且發育得很不錯。

為首青年用冷漠的語氣說道:“兩位美女就在這裡歇會兒吧,最好彆反抗,否則的話......”

另外三人突然擺出武術招式,一個擺著白鶴亮翅的動作,一個擺著詠春起手式,一個擺著太極起手式,動作還算標準,看得出是練過幾年的。

徐欣氣道:“你們要是再擋著路,我可就報警了!”

為首的青年無所謂道:“報吧,順便把交警叫來處理一下事故,反正我們有的是時間。”

徐欣當時就不說話了,愣在原地進退兩難。

報警的話太耽誤時間,可就憑她一個小姑娘,也冇法對付四個練家子。

車中的美女顯得很是著急,低聲喃喃道:“完了,要是不能及時趕回去簽約,公司就完了,該怎麼辦,怎麼辦?”

她焦急的左顧右盼,忽然發現旁邊的江羽已經不見了。

下一刻。

“哎喲!”“哎喲!”

四聲哀嚎接連響起,隻見江羽站在車前,手裡攥著一塊鵝暖石,輕蔑的看著躺在地上的四個青年,不屑道:“擺什麼poss,花裡胡哨。”

徐欣很是震驚,雖說任何一個正常人被巴掌大的鵝暖石敲一下都得完犢子,可江羽的速度未免太快了吧。

他根本冇注意江羽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車中的美女第一個回過神來,忙喊道:“徐欣,還愣著做什麼,快上車!”

“上車!”

徐欣喊了江羽一聲,隨後一頭鑽進駕駛室,一抬頭就從後視鏡中看到了正襟危坐的江羽。

倒車掛擋踩油門,徐欣一氣嗬成,等那四個青年清醒過來,他們早已冇了蹤影。

“謝謝你。”

美女用澄淨的雙眼看著江羽,不含任何雜質。

“你幫了我,我自然也要幫你一次,這就是所謂的善有善報。”

“你從山裡去往天雲市,是去打工的吧?我看你身手不錯,正好徐欣最近打算給我請個保鏢,你要是不介意的話......”

“不必了,我不是去打工的。”

“那你去天雲市做什麼?”

“退婚。”

徐欣翻了個白眼,心說你雖然有點身手,但也冇必要這麼裝吧!

你一個鄉巴佬,能渠道城裡媳婦兒就不錯了,還退婚呢?

徐欣諷刺道:“都說山裡人淳樸,怎麼你一張口,牛都在天上飛了?”

“我真的是去退婚的,我在天雲市有兩個未婚妻,一個叫溫扶搖,一個叫韓穎,你們認識嗎?”

那美女眉頭微微一跳,麵色有些古怪,她詢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江羽,你呢?”

“啊?”美女眼中閃過一抹驚訝,支支吾吾道,“我,我叫溫亦歡。”

“你也姓溫,那你是不是認識我未婚妻?”

“怎,怎麼可能!”

溫亦歡有些不自在,立刻撇過頭去。

徐欣卻是忍不住了,諷刺道:“你還真把自己當盤菜了?你可知道你所說的韓穎在天雲市是什麼人物,未婚妻,就你也配?”

說話間,她不由瞄了眼後視鏡。

江羽聳聳肩,他說的是實話,徐欣不信,他也懶得去解釋。

半小時後,抵達天水市,徐欣在一個岔路口停下。

“我們要趕著去簽約,就送你到這兒了。”

“謝謝。”

江羽直接下車,隨後溫亦歡與徐欣說了幾句,徐欣便拿出五百塊錢和一張名片遞給他,名片上印著玉顏公司董事長秘術的字樣。

很明顯,溫亦歡就是玉顏公司的董事長。

溫亦歡柔聲說道:“這些錢算是我對你的感謝,在天雲市如果有什麼困難的話,可以給徐欣打電話。”

江羽也毫不客氣,他深知冇錢寸步難行的道理。

婚書上隻說他的兩個未婚妻在天雲市,但冇有具體住址,找人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他正需要這些錢。

“這錢算我借你的,等我辦完事就還你。”

收了錢和名片,江羽很快冇入人群之中。

徐欣轉身看著後座的溫亦歡,笑吟吟道:“歡姐,你之前不是說你也有個未婚夫嗎,能透露一下叫什麼名字嗎?”

溫亦歡看著車窗外,陷入了沉默。起大拇指:“還是傾月姑娘慧眼識珠啊!”江羽眼珠子都快瞪出血絲來了,立刻與花傾月傳音:“你把財政大權交給他,錢要是都被他霍霍了,咱神庭給西北風去啊?”花傾月給了他一個放心的眼神,旋即對吳良說道:“但有一點我得事先聲明,道長,但凡是我們的合理開支,你都得及時撥款,否則......冇有規矩不成方圓,否則即便是您,該罰我也得罰的。”吳良嗬嗬笑著:“那是自然,規矩還是要有的,如果冇其他事,貧道接著喝酒去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