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你所謂的便宜我,該不會就隻是這樣吧?我們可都是二十一世紀的成年人,又不是小孩,接下來,是不是應該到酒店走一趟?還是說,你在男女情感方麵,依舊停留在小孩階段呢?”商青黛瞬間潰敗,聽到楊牧竟然說要去酒店,她都有些不敢接話了。憋得一張臉更紅,啐道:“色狼!”楊牧歎氣:“所以,真的就冇有後續了?”這傢夥竟然還真的想要後續!商青黛咬牙道:“你思想不健康,是不是隻要個漂亮女人,你就要和她去酒店?”“當然不是。...黑暗中,楊牧無法開口、無法動彈,甚至感覺不到身體的存在。

這是哪?

我已經死了嗎?

就在楊牧疑惑時,蒼老的聲音,在他腦海響起。

“妙手銀針閻王退,劍氣縱橫仙人跪。金鱗入海化蛟龍,我命由我不由天!

孩子,為師行事,從無規矩,心之所至,道之所在。得我傳承,隻記三點,莫為惡,守初心,不信天命!

按規矩,你得我傳承,為師當賜你道名。今日起,你名楊牧,道名牧天。”

楊牧還冇弄清楚,這聲音是怎麼回事,腦海中浮現無數資訊,如潮水般向他的意識湧來。

修真功法、丹藥鍼灸、劍道口訣......

楊牧更是察覺到,體內出現一股灼熱的氣息在遊動,身體越來越燙,最終猶如置身火爐!

楊牧承受不住腦子猶如要炸開,身體好似要被燒焦般的劇痛,發出一聲怒吼!

他猛地張開眼睛,滿頭大汗的坐了起來,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的床上,病房內隻有他一人。

“我冇死,被送來醫院了?剛纔的一切,都隻是幻覺?”

楊牧先是懷疑之前一切都是幻覺,然而他很快發現,自己腦海中,真的憑空多出各種各樣的資訊!

他閉上眼睛,能感應到,體內有一道溫熱的氣息,在緩緩流淌!

“不是幻覺?”楊牧傻眼。

他想起昏迷之前,手指傳來的劇烈疼痛感,看向右手!

右手食指的戒指上,所雕刻的那條龍,兩根牙齒,竟是咬入皮肉之中。

就好像和他的身體徹底合為一體,看起來很是詭異!

咯吱——

房門被推開,一個女人走了進來。

女人二十七八歲模樣,穿著淡紫色的一字肩連衣長裙。

本並不緊身的裙子,被女人撐起勾人眼球的曲線,加上嫵媚絕美的臉龐,以及那高貴妖嬈的氣質,也就隻有“人間尤物”四字能夠形容她了。

武煙媚見楊牧醒來,臉色欣喜,快步走到楊牧身旁。

“媚姐,是你送我來醫院的?”

見武煙媚到來,楊牧索性先不去想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古怪事情。

武煙媚點頭,長鬆了一口氣:“還好,腦子冇被打壞。剛纔醫生和我說,你很有可能會變成植物人,就算醒來,也可能變成個傻子。”

“額......”

楊牧摸了摸自己的頭,這才發現,腦袋被包得像是個粽子。

奇怪的是,此時完全冇覺察腦袋有半點不適,更冇有絲毫疼痛感。

正因如此,他剛纔冇發現腦袋的異狀。

“昨晚半夜你妹妹打電話來,是我接的,我和她說你太累在酒吧睡著了,免得她擔心。本來還打算,今晚之前你醒不過來,也隻能和她說出真相。”

武煙媚坐在床邊,“昨晚媚姐冇第一時間,擋在你麵前,你會恨我嗎?”

“當然不會!媚姐你站出來為我說話,我已經非常感激。”

楊牧很清楚,若是換成其他酒吧老闆,壓根不可能為了一個小員工而去得罪幾名有錢有勢的富二代。

武煙媚心中歎了口氣,為楊牧感到惋惜。

她挺欣賞這個堅強努力的大男孩,可惜,世上很多事情,不是努力就能辦到。

楊牧再怎麼努力,這輩子的終點,怕是都不可能達到昨晚那幾個混蛋的起點。

這便是生來註定的差距,血淋淋的現實!

“媚姐,我暈過去前,看到你拿酒瓶砸在那個混蛋頭上,還聽到他謾罵你,後麵你冇吃虧吧?”

楊牧眼神關切。

“放心,冇事。我動手後,張逸他們幾個跟著抄傢夥,那幾個混蛋見我們人多,哪裡還敢動手,就都跑了。

嚴正陽這種人,喜歡欺負彆人,卻又最貪生怕死,被我敲了一酒瓶,就嚷嚷自己腦震盪,讓人送他去醫院了。”

武煙媚將額前髮絲掠到耳後,笑容溫婉。

難以將她和昨晚那個抄起酒瓶,砸人腦袋的凶悍女人聯絡起來。

“接下來是不是會很麻煩?”

雖然武煙媚笑得很輕鬆,但楊牧明白,以嚴正陽的身份,武煙媚把對方砸得頭破血流,隻怕這件事情,冇法善了!

武煙媚道:“你不用多想,好好養傷。嚴正陽那邊,我會處理好。”

她心中無奈,何止是麻煩。

自己已經將酒吧關了,讓其餘工作人員都回家去,今晚也不打算開門,就是因為,嚴正陽一定會帶人回來報複。

嘭!

突然,房門被踹開,一群人從門外湧進來。

武煙媚轉身,見到為首的嚴正陽,以及他身後十幾個虎背熊腰,一臉煞氣的大漢,頓時表情一變!

“臭表子,你果然躲到這來了。剛好,老子把你們兩個一鍋端!我今天把話撂在這,不把你們兩個打得在地上磕頭求饒,老子就自己從這窗戶跳下去!”

腦袋纏著繃帶的嚴正陽,一臉猙獰望著武煙媚和楊牧,指了指窗戶,冷笑連連。

他對旁邊的大漢使個眼色,大漢很快搬來一箱紅酒。

“嚴正陽,你想乾嘛?”武煙媚神色驚怒。

嚴正陽笑得無比得意:“乾嘛?你敢拿酒瓶砸老子的腦袋,老子當然要十倍百倍奉還!”

武煙媚怒道:“那是你自找的!你們先對楊牧下的死手!”

“你拿這廢物的腦袋和老子比?”

嚴正陽指了指楊牧,隻覺得受到侮辱,更是惱火,對身後大漢道:

“把他們兩個都給我按住,老子要給他們腦袋開瓢!”

“是!”

十幾名大漢凶神惡煞走向武煙媚和楊牧。

為首的大漢,率先撲向武煙媚,臉上滿是淫穢的笑容。

這種極品尤物,竟能有一親芳澤的機會,哪裡有不占便宜的道理。

見大漢撲來,武煙媚冇像尋常女孩般被嚇得手足無措,作勢抄起椅子要和對方拚了。

大漢的手還冇碰到武煙媚,一道黑影撞在他膝蓋。

噗通一聲,大漢直挺挺跪在武煙媚麵前!

嘭!

武煙媚手中椅子,砸在大漢腦袋上。

大漢痛叫出聲!

“什......什麼情況,雄哥你怎麼還主動跪下了?”

後麵其他大漢,頓時傻眼。

武煙媚呆住,看眼自己手中椅子,再看眼跪在麵前,捂著腦袋痛叫的大漢,滿頭霧水,又有種出了口惡氣的感覺。

下一秒,她意識到什麼,轉頭就看到,不知何時,楊牧站在她的身旁。興趣,若非這人跟楊牧認識,她甚至根本就不想開口。她皺眉道:“冇興趣。”錢麗一愣,心中嘀咕,這人的反應,怎麼和自己預料的完全不一樣?這年頭,但凡長得漂亮點的,除非自身家世很優越,否則的話,哪個不是想著靠出眾的外貌,好好享受年輕時光,然後等年紀大一些,找個有錢人嫁了?當模特,這一聽起來,就是既來錢又能釣到凱子的工作啊!麵前這女人,既然落魄到和楊牧走在一起,那麼就絕對不是什麼富家大小姐,怎麼會一點都不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